顯示具有 台灣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台灣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24/02/01

【台北】日本時代的台灣美術展的地方色

20240201

感謝今天蘭亭會選用水瓶子走讀的路線:從中山堂經北門走往大稻埕,主要是講日本時代的台灣美術展的地方色,除了談台灣的畫家作品,也談日本的畫家山田東洋的台北城。

從台北的都市紋理來看歷史,這樣的方式跟我們小時候用背誦去理解其實有天壤之別,好像去歐洲旅行,以前書上讀的西洋藝術史在博物館、教堂看到畫作十分的感動,再進一步理解畫家所處的環境,尤其是到了巴黎的紅磨坊,那正是落選沙龍畫家在酒館咖啡館結黨營派,最後變成了印象畫派。

那當我們看公會堂(中山堂)周邊,是否日本的畫家與台灣的畫家有不同的詮釋方式呢?的確,跨出北門後的大稻埕後街,從永樂市場到大稻埕碼頭是台灣畫家的表演場域與日本畫家有各自的表演空間!有無交集呢?

其實是有的,在大稻埕碼頭就有台灣、日本畫家1930年代共譜了此地的現代化特色。

從台展得得獎作品,這些畫家在戰後的美術展歷經了二二八的衝擊,繼續的用畫布創作,文化的改變,對於不同政權,他們默默不語的持續記錄,留下了眾多的資產讓我們重新詮釋。

最後,到了波麗路吃著老派的排餐,有好多話想要繼續說,但一切的體會就用身體體驗,是最好的答案。

2024/01/15

【台北】士林慢步,圓山、劍潭山到芝山岩,從神界看台灣史,一年五十次第二次

路線:圓山捷運站→臨濟護國禪寺→太古巢遺址→劍潭→台灣神社遺址→圓山水神社→士林市場→郭琇琮故居→慈諴宮→潘宅→紙廠圍牆→士林公會堂→基督長老教會士林教會→芝山岩文化遺址→芝山神社遺址→惠濟宮

內容:為什麼日本來統治會選擇芝山岩上的惠濟宮做為國語學校的起點,走一趟這一條路程,經過山也經過溪,日治初期都市改正初期的小鎮,繼承台北三市街的成功經驗,又是淡水線鐵路的沿線,士林的開發行走在此歷歷在目,希望這樣的紋理都可以被理解的保存下來。

園山水神社,可以看做是現代化的自來水與水力發電的過程,芝山神社,也可以看做現代教育的發源,而慈諴宮與潘宅也都可以看出士林發展與潘家的關係,由石碑、宮燈與擴建的痕跡,都可以說明1935年台灣博覽會的影響力,全部習習相關的連結在一起。

甚至是郭琇琮故居,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後來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小小的一段路,可以跨越三個政權的統治時代,看到一切的改變。

2023/12/25

【台北】人間條件八--凡人歌

人間條件大部分的故事主人翁在於終戰後面臨的巨變,多半女主角要獨立承擔男性的過錯,甚至養女還要照顧非親生父母或是公婆這樣的責任,幾乎所有故事中的男人都是渣男。

吳念真以女性的角度詮釋的系列作品,每一幕都是一個痛點一個角度,整齣戲下來像個死結難以解開,處處是無可奈何,或許早已經習慣這樣的節奏與劇情發展,經常聽到啜泣的聲音,很多觀眾準備好了整包衛生紙。

這次吳念真的兒子執導,前兩幕還搞不清楚到底這些男人是碎念甚麼?只覺得卸下工作的男人彷彿失去了權力,雖然仍有人脈,但是應該很難再度使用,男性也因為攝護腺肥大失去了往日雄風,只剩下在醫院候診室分析事情頭頭是道,但並沒有人搭理,在家庭的地位一落千丈,只剩下一隻嘴砲了。

這是齣後座力極強的戲劇,當然若你回家不加思索,可能就此忘了你的爸爸、阿公退休後的生活方式,吳念真在很多場合都說了我們這個年代可能是奉養父母的最後一代,那些羈絆與牽掛可能我們都無法理解,如今退休後的男人們,可能也不理解這個社會,甚至平日的言語與行為也都不被理解。

表面上每一幕的是笑點滿滿毫無冷場,但所有的笑料背後都是小人物自我的戲謔,若我們站在男主角的立場,每一句話都是共鳴,而且每一句的不被理解反而是大悲劇,一場沒有哭聲,而所有男人都會步上的無奈劇情。

人間條件系列好像是用男性的觀點敘述女性的無奈,由於男女平權,這些悲劇故事可能越來越少,可說是台灣在時代變遷中,不同政權不同政策下的產物。這次人間條件八中的男主角,是用女性角度觀點來看退休男性不被理解的無奈,而且目前無解,未來還不知道會不會有減少的趨勢呢?

第一次覺得"肚子"可以代表這個退休男主角。

2023/12/23

【北埔】徒步到大地農場

本以為徒步台灣的行程會是又冷又濕,加上到了大地農場聽無簡報的露天演講、音樂會,會因為天候改到室內。

沒想到一切都非常意外地順利,天氣宜人適合徒步走在北埔路上,有台灣黑犬隨時會來打招呼陪伴,旁邊正在整地,機具聲音迴盪在山間,有點擔心未來這邊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子?

一路徒步進入大地農場,這是大地農場網站的說明:「大地農場」位於新竹縣峨眉鄉七星村,四十年來,保護原始林相的豐饒是我們的使命,同時孕育著有機天然作物,供給重視食材源頭的朋友。

鄰近北埔老街15分鐘的世外桃源,園區有數條森林步道供健行。每日限100人入園,敬請於入園前3日預約。

***

進入這個虛幻的農場,一切都好像不是那麼真實, 黃盛璘老師開始分享踏入園藝治療的經驗,我想一切都是從實踐中開始體會與經歷大地給我們神奇的療癒力量,我相信任何場域任何時間地點碰到的人事物都會對我們心靈有所啟發,而這一些相遇都可能有其寓意,尤其在台灣豐富的山林之間。

我試圖用大地給我力量,讓身體有更多平衡感!

很感謝發起同學 Erin Wu ,還有參與的同學,本來還在煩惱活動結束後的交通問題,馬上就有小天使 SA SA Tsai 跑出來說可以支援,還來煮了好喝的紅豆湯,人生中有太多說不出的巧合,好好地活在當下就是幸福吧?

PS. 很棒的森林音樂會

2023/12/01

【台北】走讀龍瑛宗的青年時代

帶一女中走讀龍瑛宗的青年時代,印象中每次都下雨,很感謝雖然如此老師都還是找我來帶。

這小小的區域是龍瑛宗的工作場域:台灣銀行、台灣日日新報、合作金庫,下班立讀的書店區:文明堂、新高堂、太陽堂、衫田書店等,以及總督府圖書館。另外還有一些咖啡館,明治喫茶店的位置。

用勁風與野草這一篇文章,在新公園內繞行,有許多的銅像的原址說明出來,把1905日俄戰爭的歷史,並且與 1911年的大颱風淹水到都市改正計畫連結,然後再把終戰後台灣神社的獻納物搬到這邊的許多文物與縱貫線鐵路恰似種植木瓜樹的這條界線,也是統治與被統治階級的界線。

今天沒有提到了戰爭大轟炸與被閹割,一個報社員工日本人因為割包皮疼痛沒有躲到防空壕而逃過一劫的隱喻,歷史一再重演,到底是人類不夠聰明,還是人性的必然呢?

龍瑛宗的短篇小說並沒有說明自我觀點,但透過這些人這些場景的安排,答案都在我們的心中。

2023/11/30

《北投行進曲》

從大學時代出野外千里迢迢搭乘公車到北投,看到白煙嬝嬝,又聞到刺鼻硫磺味,長大後又冬天千里迢迢飛到北海道去泡湯,才知道北投溫泉鄉才是寶。

北投小小的地方除了溫泉,不同的政權有不童的政策,從清代的旅行網紅郁永河來台開採火藥,到了日本商人開發溫泉旅館,意外的那卡西,美援時期大兵放鬆的所在,小小的北投,還有北投燒、限時專送等。

甚至,足立仁的住宅青田七六,還存有北投公園的水彩畫!

這樣多樣的歷史地理,裕仁皇太子行啟觀賞北投石,台北帝國大學的總長幣原坦在此都有溫泉會館。

在部落格時代楊燁的北投文史工作讓大家受益匪淺,對於北投第一家溫泉旅館到底是哪一家,對於我們對於在地傳說有了更正確的答案,由於錯誤的資料一再的被複製貼上,所以這本誠意十足的在地文史,有了眾多楊燁多年收藏的照片資料,看到許多石碑埋沒在荒煙漫草之中,至今許多老房子也還荒廢在北投,更提醒我們應該看得到北投之美與北投之寶貴。

2023/11/29

【台北】攝影文化中心的展:比喻.隱喻:逐光追影及它義

雖然這個展目前只剩下三樓的展區,但是看到這幅熟悉的作品,是致敬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從巴黎繪畫圈的落選沙龍,到印象派興起,這幅畫重新再詮釋,可以說出藝術史所有的事情。

剛好上週在文房帶走讀,也帶大家到周邊請藝術家來創作的牆面,我從塗鴉來分享,原本在牆面與廢置的廠房藝術家藉由創作來凸顯反社會活動,這種搖滾、革命、反政府的社會運動,一直以來一直存在,但是最近在拍賣會上自毀的作品《氣球女孩》塗鴉藝術家班克斯也造成了一些話題。

究竟,藝術是給人反思,還是只是仕紳化有錢人的玩意呢?

還好,我們隨時可以踏入攝影文化中心,可以用很便宜的門票進入博物館,在其中獲得藝術家的思考,有些可能不容易理解,但人與人之間有同理心,互相了解才是藝術創作的本意。

人類從穴居時代就開始創作了,我想每人都會有這樣的能力。

2023/11/15

陳明章紀錄片《撼山河 撼向世界》

從 1989年的「黑名單工作室」的臺語抗議歌曲,抓狂歌、台北帝國等是我接觸陳明章的第一張專輯。

看過《再會吧!北投》的音樂劇後,才發現這一連串的歌曲在吳念真的神手之下化身一個吟遊詩人來說唱,到了KTV忍不住一直點《追追追》,看紀錄片後一直想到唐吉軻德這個人。

看了紀錄片的陳達這一段,一個人的成功不只是當下,而是了解過去,學習過往的台灣民謠,但看完紀錄片最佩服的卻是陳明章的活在當下。從台灣頭到台灣尾,陳明章說他不知道繞了幾圈,到底甚麼代表台灣,各國電影的配樂,也只有陳明章能夠表達出那樣自在、迴響、惆悵與當下!

未來台灣還會有一個陳明章嗎? 2023.11.17 上院線

2023/11/12

【台北】他們在島嶼寫作Ⅲ 新寶島曼波

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已經搞不清楚是作家們的紀錄片,還是是一種創作,雖然一幕幕有如翻書一頁頁過去,但資訊含量之大,覺得要不要再多看幾次,還是就像是"人生"就讓他逝去吧!

看到電影中這一幕,立馬想到了歐菲莉亞(英語:Ophelia),在《哈姆雷特》中陷入瘋狂而溺死。這部片中的駱以軍好像就是飾演因為在自己人生中產出的大量文字而陷入其中。

片末有人詢問了導演楊澤到底駱以軍在片中是演戲還是真實,楊澤說至少拍攝了這部片,有跳脫以往生病時每日要去旅館生產文字要好得多。

整部電影大部分是位於我所熟悉的昭和町街區,我也遇過楊澤、駱以軍等人在這街區行走,但把日常行走串門子作為對於寶島土地喜愛的起點,這部分若不經過這樣的人生歷練,恐怕不容易理解,不過好像也沒必要理解,人生似夢也如戲。

流暢平穩緩緩的朗讀,生命宛如一條悠長的河,眾多的高潮在靜靜地朗讀中滑過眼前,而曼波到底是一種多元綜合性的音樂舞蹈,還是巨大的翻車魚,在海中並不會對人產生任何干擾與危害呢?

或許片中的一段文字,或是某位作家的一句話,對我們人生有所啟發,那應該也就足夠了吧!

感謝 Nicole Chan 學姊的包場,現場來了很多台文所教授,很感謝可以很專心在電影院看,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我通常是在家裡看,可以暫停快轉或倒回去重讀細節,作家的細膩文字,有時候要慢慢咀嚼。

照片來源:目宿媒體 Fisfisa Media

【台北】米道 X 鐵道 X 水圳道與城市發展

20231112

路線:華山車站 → 華山大草原 →華山文化園區 → 齊東街米道與水圳 → 台灣文學基地 → 李國鼎故居 → 文房

雖然是走這個路線,剛開始介紹了一下華山車站與特殊的月台設計,目前司法院要在這邊蓋大樓,所以月台的未來我有點擔心,不過剛好有朋友有參與,跟大家報告了一下,未來可能會復原在大廳。

今天在室內我特別準備的是日本茶屋的設計理念,也幫大家 OpenHouse 了「望北茶亭」與「森文茶庵Sun Moon Cha」,相關新聞大家可以自行搜尋。

途中進入了文學基地,很感謝雖然是假日,但似乎參觀的人並不多,可以讓我進去做解說。

下一場次走的路線與內容有點改變,我想要整理藝術史的某一段的發展脈絡在室內分享給大家,正在傷腦筋要講哪一段呢?

報名表連結:

2023/11/07

【台北】1930年代大稻埕地景,陳君玉的大稻埕行進曲

這首歌是林太崴兄在2007年三重跳蚤市場發掘出土,證實了陳君玉1955年在台北文物刊中提到他的作詞:

1. 春の夜更けて 江山樓の
 心をえぐる 胡弓の音に
 獨りゾ思ふ 獨りゾなやむ

2. 夏の夜更けて 太平町の
 なつかしカフヱ 青い灯ほのか
 ジャズが響く ジャズが響く

3. 秋の夜更けて 大橋の上
 月影あびて きくやくすがた
 影はながれる 影はながれる

4. 冬の夜更けて 裏町通り
 人影うすく 星チラホラト
 アンマの笛も その音寒し

看了歌詞,不但符合春夏秋冬深夜的地景,也加入了自此生活的人們的心情,而且帶有音樂,加上不同的顏色,歌詞實在是太厲害了。搭配這個年代的大稻埕,太平町以東是熱鬧繁華的,而港町的茶葉出口已經沒落,春夏在東而秋冬在西,也說明了這樣的情況。

夏夜、太平町、咖啡館、青燈、爵士樂,光看這些字整個畫面就出來了。有人可以幫忙翻譯出來嗎?

這王佐榮老師翻譯的,好有意境

鄭曉峰:〔胡弓〕(kokyuu, 胡琴)蠻常出現在戰前描寫中國的歌曲

2023/10/31

【台北】Y字路日本觀光團

這是日本來的觀光團,客人雖然沒有很多,可是三日的行程大家應該想不到是行走在Y字路口,關注舊有的水圳道,導覽解說以大漢溪、新店溪交織出來的地景地貌。

我們來猜猜這張照片的水圳道是哪一條呢?

行程去了北埔的姜阿新洋樓、龍瑛宗文學館、藍鵲書店、北埔國小,也去了大溪的新南老街、鳳飛飛故居(真的是故居,不是紀念館),然後來了 Fireweeds 野草居食屋 紀州庵等處,有沒有覺得都是我們平常不太會去的地方呢?居然有人千里迢迢來三日,都走這些冷門處呢?

河川溪流與水圳道,鐵道與道路的都市發展,從自然形成到人為介入的生活空間,到底帶給我們甚麼的情感,每次在野草居食屋我總會提到陳玉麟教授(1921)屬雞,喜歡收集有關雞的物品,他從神戶異人館買來了一個裝飾品,而這棟他曾經住過的家屋,何嘗不也是一個異人館呢?— 與栖來光。

2023/10/20

【花蓮】薄薄社的饗宴

龍瑛宗,薄薄社的饗宴——原載《民俗台灣》第二卷第三期,一九四二年三月五日;後收入《孤獨的蠹魚》

這篇文章是龍瑛宗被調到台灣銀行花蓮分行所寫,1941年,被調至臺灣銀行花蓮支店,隔年1942年辭去銀行工作,回台北的台灣日日新報工作,雖然短短的幾個月在花蓮,但龍瑛宗書寫很多短文,投稿在各雜誌,這篇〈薄薄社的饗宴〉可說明花東一帶族群融合的景象。

因為是載在《民俗台灣》雜誌,對於阿美族的結婚習俗有了具體的描述,我們知道日本時代的台灣有原住民的強迫遷徙與與客家族群的大量東遷,而花蓮港西邊的吉野村(今吉安鄉)也是官營第一個從內地遷來的移民村。

***

敬啟者 時值冬寒,恭賀閣下益發康泰,此次乃因藏前那帕奈烏拉多的長子松本信夫儀同藏前七十七番戶吉屋拉烏羅給的養女松田節子,憑栗原基二夫婦的媒妁之言,訂於一月九日午後四時起,在花蓮港神社的大前舉行結婚儀式,然後當天典禮結束後,於藏前九十三番戶自宅,敬備粗酒淡飯宴客,百忙之中懇請尊駕撥冗參加,實乃光榮之至。

***

這一段請帖上的說明文字,指出了結婚典禮辦在花蓮港神社,然後在自宅宴客,藏前大約在今舊田浦車站附近,也就是說從神社到宴客地點大約只有兩公里,與台灣銀行花蓮支店也很近,走路或騎自行車都非常方便,而日本姓名與原住民姓名是共存的情況,甚至是長子與養女都用日本名。

***

這間小屋不是純粹的高砂族式樣,而是具有現代風格。中央是泥土房間,兩側是用本地籐蔓編成低矮的襯墊。   新娘很不自然地正襟危坐在地鋪上。新娘服是約粹內地的婚禮服。新娘梳起島田髻,頭上戴著白色頭紗,特地細心將臉畫得粉白。

***

這段說明連住宅都現代化建材非傳統住宅,而新娘還穿白紗臉化妝非常白。該篇文章還描述阿美族的試婚的習俗,但是頭目帶著黑框眼鏡卻說著原住民語,最後還有各族群的人一起喝酒跳舞同樂。

這樣的移民政策不只是島內移民而已,加上花蓮港花了九年的時間開發,終於在1939年開港,這樣的現代化成形,在龍瑛宗的短文中隨處可見,今日要看這樣多元族群文化交織的結婚典禮都不太容易了,而這場婚禮在1941年,反而是龍瑛宗害羞的提前離開。

在花蓮市區旅行,花蓮港神社(今忠烈祠),薄薄社的位置(舊田浦車站文化園區),還有台灣銀行的花蓮分行,甚至是到了吉野村(吉安鄉),1930-40年代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照片來源:
1. 國家文化記憶庫:薄薄社
2. 中研院花蓮市百年歷史地圖

2023/09/09

《本日公休》類似是枝裕和小品電影

我們到底還有沒有甚麼商店是老客人的概念呢?去傳統市場你會加LINE 嗎?

父母與子女、客戶與老闆的關係,到底多深刻,還是非常一般呢?淡淡的關係中,後座力還蠻強的,每一段的遇見,都非常深刻而令人反思。

我們現在還有這樣的關係嗎?

Yawen Sung:想了一下,好像有吔! 媽媽一星期會固定去二次美容院,家中的魚貨都是美容院老客戶請老闆娘統一團購! 我跟我的髮型設計師也合作了十五年以上,在國外遇到剪髮問題,他也會跨洋相助!在此順道一謝 🙏 黃煜琅 這些情誼早已超過每二三月一遇的主顧關係 😊 PS 我也有看 #本日公休 😁

2023/08/27

【北埔】龍瑛宗〈午前的懸崖〉 ,太宰治與太平洋戰爭

首先,先說這本書的出版是台灣文學全集,但是只出版了這一本,第一篇就是午前的懸崖,剛開始就是紀錄一對殉情的男女,讓我想到了太宰治的四次自殺,有三次都找女性一起殉情。

有別於《人間失格》,這篇小說的主人翁張石濤上了火車,到了一個小鎮長野縣的上諏訪,本來想要吞下自殺的藥丸,看到一群軍人努力保家衛國而自覺,即使念醫並不是他的志願,他也願意活下來繼續努力念書。

有趣的是在翻閱這本二手書的時候,看到夾著一張台鐵的車票,但這一張是敬老票,不太可能是要搭車去鄉下為情自殺的,車票後面還有兩隻手機的電話號碼,當下我有點想要打電話去問是否有看過龍瑛宗的這一篇短篇小說呢?

長野縣上諏訪,是知名的日本電影《你的名字》取景的地點!

而原本規劃一系列的台灣文學全集,竟然就在這樣的懸崖嘎然而止,因為戰爭而爆紅的龍瑛宗,也在終戰後的白色恐怖下失語,如同台灣文學的短命嗎?如今,回頭閱讀這樣的作品,在那個時代背景下,許許多多創作下有趣的比對,都讓我驚訝的覺得寓意深遠。

2023/08/23

【台北】走讀大稻埕文化啟蒙地

很感謝捷運有這個布置讓我們的走讀有個比較好的開場,烈日當下,地下街相對是比較舒服的環境,而且這個地方連結了市民大道地下街與桃園機場捷運的地方。

(謝謝51幫我拍了這張照片)

幫旗美社大的同事走讀大稻埕,我把重點與關鍵字紀錄如下:

1. 縱貫線鐵路的歷史與火車站的變遷:台北工場、鐵道部、劉銘傳、長谷川謹介、鐵道旅館、北門、三重
2. 太平町通(延平北路)1923年迎接裕仁皇太子的本島式奉迎門、台灣民眾黨本部、真人廟、陳植棋(被退學事件)、蔣渭水、石川欽一郎、倪蔣懷
3. 賓王時尚旅館:蓬萊閣、東薈芳、文化協會分裂、臺灣工友總聯盟、台灣洋畫研究所(倪蔣懷)
4. 天馬茶房:萬里紅公共食堂、法主公廟、黑美人、維特咖啡館、大千百貨(亞細亞、彭瑞麟、楊麗花)、菊元商行(布)
5. 大安醫院:文化書局、雅堂書局、國際書局、日光堂書局、三民書局、蔣謂川
6. 永樂市場:乾元蔘藥、霞海城隍廟、郭雪湖、南街殷賑
7. 小巷子散步:新加坡舞廳、馬來亞餐廳 — 與張正揚。

2023/08/22

【台北】手比七七,剛好今天是七夕《夕暮大稻埕》

很有心的同學,帶同事出來員工旅遊,今天上午由我負責帶同事們走讀大稻埕咖啡館、酒樓、書店,融合大稻埕畫家們的畫作來說明這些畫家的老師的老師崇拜的作品,繞了一圈回來,居然是浮世繪。

經過天馬茶房舊址,特別提了詹天馬這位辯士,想到了鍾肇政的小說《夕暮大稻埕》,把陳天來河邊的豪宅,與李春生家族所屬範圍描寫得極為真實,很可惜今天前面講太多台北車站與縱貫線鐵路的歷史,後面沒時間走到貴德街與大稻埕碼頭,希望未來還有機會。

正揚的同事實在很耐操,也可能南部天氣原本就很熱,我走到最後是揮汗如雨,結束的時候帶走小巷弄與清代就存在路,現在雖已經變成防火巷,走在其間有遮蔭,有種走入任意門的感覺,不但穿越時間,也可以瞬間移動到停車場。

PS. 正揚的社大這趟旅程,好像是一種另類的同學會啊!很感謝同學給我這個機會為大家服務。— 與張正揚。

2023/07/29

【台北】南下北上的邂逅


張貼時間是 2023/7/21
時刻表:2023/07/29 19:00-20:30
主講:水瓶子
與談者:劉抒苑
繪本分享:施明儀
地點:華山青鳥
報名:https://www.accupass.com/event/2307210901143928639890
每次都要接受考驗,這回要講龍瑛宗的〈邂逅〉,是 1941年的作品。頗為難理解在火車上的交談,談論的內容是文學,但其實這篇文章剛好在軍國主義的最高點,當年日本去偷襲了珍珠港,也大量的指定了古蹟來宣揚日本皇族的事蹟。由這樣的背景來了解這篇文章還不夠全面,還要了解橫光利一。

還要繼續讀橫光利一的〈拿破崙與白癬〉〈頭與腹〉。

當你搭電車、高鐵或搭乘巴士,會想到這些嗎?1941年這個時代的交錯與交會,這些短篇小說到底要說甚麼?

紀元二六〇一年元旦,台北車站的月台,旅客排成數列,正在等上午九時三十分的南下快車。這是配合 「旅客請依序排隊」的主旨,爲了因應新體制,公平而嶄新的交通道德的情景。

看了前五六段,像是看俳句,一下用日本天皇的"紀元",一下火車又化身成猛獸,像是日本卡通,萬物擬人化,前一句要排隊,下一段就美德就丟掉,諷刺的比喻。

整篇文章五千多字,來來回回看了好多回,我想兩位主角劉石虎與楊名聲,同是一個人的內心交戰,1941年這個對於戰爭中的台灣人,我想內心也是交戰不已,日本民族主義興起,在龍瑛宗的文章中暗藏並敘述了這樣認同的矛盾。

表面上《邂逅》是一個有錢肥胖的仕紳與貧窮瘦弱的作家相遇的故事,劉石虎與楊名聲的對話,是衝突的開始:「至少,我是看不起台灣的文化,台灣是不會產生文化的,要不,你看,偶爾寫了二、三篇東西,就以爲對台灣文化有了貢獻。有那樣的傢伙,才使我感到討厭。」

楊名聲:「我對那個女人玉英,覺得很抱歉,可是,結婚不是只靠感情啊。結婚畢竟要遵從理性。」,所以理性與感性,麵包與愛情是不能並存的。

整篇文章透漏許多價值觀,有種"作家"就是非常會談感性的戀愛的刻板印象,但我覺得龍瑛宗文章的結構,簡直就是理性的不得了。

對於其中的水果密碼:椪柑、木瓜與鳳梨,或許還有甚麼隱喻呢?各階級的文化價值觀、男女平權隱隱地可以從文章讀出端倪,但對於用"旅行"來觀察並刺激書寫內容,這點倒是許多千古作家就是使用這樣的模式把異國文化介紹到各地去。

2023/07/27

《檸檬》

這檸檬到底有甚麼魅力,時間回到 1924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的英文系就讀,後來肺結核休學,到京都去養病。

本來以為只是私小說,說明心境,說明自己的"病",但真的只是這樣嗎?有些評論者說明是一種小確幸,但,真的只是這樣嗎?

這種只是病態的幻想,把檸檬想像成一個好朋友,也可以治病,最後變身成為一顆手榴彈,作家幻想把這個他非常喜歡的書店,一念之間變成厭惡,他用書本蓋起他的城堡,然後把他最喜歡的檸檬放在城堡上,想一起把書店給炸掉。

第一次翻閱,只覺得這病人真的有病,後來覺得他的想像力很豐富,但後來對於這種憂鬱病態,每一個人都會有的想法,他居然可以描繪出來,放大到整個社會來形容每一個個體都不為過,從西方的意識流到了梶井短命的人生,的確創造出一種風格,也成為日本所獨有,可以發現現在日本的漫畫與連續劇、電影,都擁有這種風格。

來參加星期六晚上的講座吧!或許你也可以多認識一點龍瑛宗

主題:南下北上的『邂逅』-客籍作家龍瑛宗的生活在他方
2023/07/29 19:00-20:30
主講:水瓶子
與談者:劉抒苑
繪本分享:施明儀
地點:華山青鳥
https://www.accupass.com/event/2307210901143928639890

【台北】明治喫茶店舊址

《台灣咖啡誌》文可璽 p.42 大概1930年代
臺北市區改築記念/台灣日日新報/1915年出版(右邊第二棟立面改做)
上:臺北市區改築記念/台灣日日新報/1915年出版
下:google 街景
前川國男設計的東京銀座明治製菓
龍瑛宗與宮田彌太郎

作家呂赫若經常出入明治喫茶店,也邀請龍瑛宗一起去。 1944年龍瑛宗計畫發行小說集《蓮霧的庭院》,找了版畫家宮田彌太郎繪製封面,曾留下一張兩人笑開懷坐在喫茶店的照片,不過不確定是否在明治喫茶店。

但,很悲哀的是因為軍政府審查不過而沒有出版,後來 1985年才完成他的心願!

查了許多地圖只知道大概的位置,但這張照片對出來正確的位置,一直覺得這麼漂亮的立面怎麼可能打掉,這兩張照片核對下來,還真的整個窗戶都打掉了,但兩側的房子維持著原來的立面裝飾,這樣對出了位置,是今日的衡陽路46號(大三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