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大同區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大同區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20/04/29

《大稻埕查某人地圖》



婦女的活動空間,在日本時代的大稻埕有快速的改變,其中蓬萊小學與第三女中讓台灣女性從小有了受教權,大稻埕有許多女醫生,地位不比男性要低,那麼結婚對象會選擇甚麼樣職業的男人呢?

答案很簡單,也是醫生就好了。

2020/04/22

林文月《連雅堂傳》,有關雅堂書局的位置



由於想要找雅堂書局的地點,仔細了翻找書中P.222開始,描述了在太平町三丁目227番地,大概在今日延平北路二段功學社對面(書中誤植為延平北路三段)。

書中有描述當年連雅堂開書店時(約1927-1929年)與黃得時、楊雲萍交往的過程,還有上午十點從大橋頭住處走過來,中午回家吃飯後,晚上十點才關店回家,他一直在書店看書而不是顧店的過往。

林文月試圖把連雅堂的思考方式透過他寫的文字解釋清楚,但我只翻閱到他與林香蟬的對詩,還有到台南固園(黃家)做 cosplay 那幾段軼事,連雅堂抹了髮油,把頭髮中分,並且上半身穿著女性的衣服。

相關新聞在此:
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585329

不過我又要來挑毛病,這張照片並不算台灣最早的 cosplay,日本人在台灣的 cosplay 應該更早。

2020/03/22

【台北】大稻埕導覽



這是前幾天導覽的結束點,寬廣的西寧北路,是遊覽車可以停靠的地方。

當天下雨,我又走得比較遠,來參加的客人真是辛苦了!

以下是今日導覽關鍵字:

大稻埕公學校、永樂國小原是"育成"小學校、賣麵炎仔、十連棟好玩的店、即將成為偶戲館的爛尾樓展覽、慈聖宮、李春生、基督長老大稻埕教會、第一劇場、第一唱片行、謝唐山與順天外科醫院、葉金塗宅與星巴克、家樂福與蔣渭水、大同分局的前世今生、蔣渭水紀念館、靜修女中、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前世與今生、江山樓舊址、春風得意樓舊址、波麗路、蔣渭川的三民書局、日光堂、台灣堂、文化書店、行冊、連雅堂的雅堂書局、謝雪紅的國際書局、維特咖啡、萬里(紅)公共食堂、黑美人大酒家(All Beauty)、霞海城隍廟、乾元、大稻埕的第一棟街屋舊址、石川欽一郎寫生處、山田東洋、倪蔣懷、陳天來的錦記茶行後面

看來,好多全部是"舊址",就是都消失了,只能看老照片。

2020/02/16

【台北】黑露咖啡



看到門把上寫著禁止喧嘩,我立馬開門衝進來。

通常進入一家咖啡館,我會觀察到底是女客人多,或是男客人多,沒想到這家咖啡館,沒有明顯的分別,星期日下午可能女客多,但後來男客又多了起來。

大部分人會帶著筆電或是書本,很少有聊天的聲音,聽著咖啡館的音樂,大家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喝了耶嘉日曬,配上高級瓷杯,大理石貼皮的桌子,黃色的燈光,非常統一的調性。

難得看到半夜的安靜咖啡館

2020/02/14

【台北】孵咖啡洋行,吧檯小妹的福袋



去咖啡館還有福袋抽,刮開蒸蒸日上,原來祂會讓我日子增多,也就是我可以活很久的意思嗎?

於是也買了一包比較貴的咖啡豆。

PS. 老鼠是"遞"福,還是遞禍呢?口罩趕快戴緊緊。

2019/11/11

【台北】賣麵炎仔



得到米其林之後第一次踏入,從小學一年級被爸爸帶來後,至今已經過了四十幾年了,已經無法記得兒時舌尖的滋味,但是從庶民美食變成觀光客排隊名店,店家使用台語的傳統仍然不變。— 在賣麵炎仔 金泉小吃店。

2019/07/28

【台北】太和堂藥房



日本時代的藥種房,戰後重建時因物資缺乏,大量使用洗石子的模式,二樓前面這個仿造公廟的六角磚的磨石子,原本應該是設置公媽廳,但後來覺得公媽廳在主臥房旁邊不太妥當,而將公媽廳上移到三樓。

二樓這有個洞,與迪化街傳統街屋夜晚看騎樓的客人是否為盜匪有同樣的功能,當然在收銀台上方一樣也有這樣的洞,預防內賊。

太和堂的樓梯與門非常多,接待客人,區分佣人、家人、客人人等,甚至是下游廠商都可以來此用餐,每一個空間都非常的舒適,互不干擾。

日本紙門的窗櫺樣式,搭配南洋裝飾品,漢式的生活空間,有洋式的軀殼,這時代的台灣人,其實非常有生活品味。

比對日本東京同時代的前川國男故居,有種異曲同工之妙的物資缺乏,卻蓋出了當代的名宅。

2019/07/16

【台北】孵珈琲洋館



日本從明治維新後,洋式風格的咖啡館從洋式的飲食開始,一直到終戰後,另一波的洋食館為何稱為喫茶店呢?

原因是太多掛羊頭賣狗肉的咖啡館,其實是有摸摸女僕小手談小戀愛的遊戲,所以不少的咖啡館就已喫茶店為名,單純的提供飲料、點心服務,現在的喫茶店為何還是要供應餐,我想還是為了生計,服務老客人。

復古的咖啡館其實是以洋式風格為主,裝飾品透露出彩繪玻璃,還有當時開始流行先進的電器產品,例如:冷氣、電扇、黑膠唱片、華麗的檯燈、立燈、木家具、皮椅、鏡子、西洋畫,以印象派、野獸派,還有畫家的素描,高檔的瓷器等等。

這種外加的裝飾,內裝充滿了深咖啡色木頭裝潢,昏暗的燈光與音樂,如今來看變成了一種復古風,在日本似乎是阿公阿嬤每日打發時間的去處。

今天來這邊,有聞到一絲的復古風,老闆也是日本老喫茶店的愛好者,踏查的店家不少,我想都是喜歡這樣的空間吧?— 在孵咖啡-孵珈琲洋館。


20190820

小時候大部分人家裡都會有這種櫃子,放置一些裝飾品:酒杯、娃娃、高級飾品等。

我覺得這是日式建築中座敷會有床之間,床之間的旁邊是床脇的變形,床脇由天袋、地袋、棚架構成,這個被稱為「違棚(ちがいだな)」的棚架就是這些櫃子常見的樣式。可能怕灰塵,還是怕小朋友去拿取,所以大部分有玻璃罩住,小時候經常被玻璃夾到。

家裡還有這樣嵌在牆面的展示櫃,可以拍出來給大家看看嗎?— 在孵咖啡-孵珈琲洋館。

2019/04/12

【台北】孵咖啡



天氣熱起來,大家開始喝冰咖啡,但是冰咖啡除了慢慢水滴之外,還有人放在冰箱裡面慢慢滴,或者是手沖時瞬間用冰塊冰鎮,也有人用咖啡製作冰塊,各式各樣的創意都出籠了。

手沖濾杯先用熱水燜,然後再用冰水萃取,其實製作這杯咖啡,非常花時間。

利用不同溫度的萃取模式,咖啡的風味就可以更有多樣性,而冰咖啡因為溫度的關係,味蕾比較不敏感,有人加倍咖啡量,有人加壓,有人把咖啡豆磨細一點,你還有甚麼創意呢?— 和 Joey Wang 。

2019/04/09

【台北】桃花源緣,延平北路二段79號,歷史建築清水百貨店



踏入這家茶館,有台式的午餐,台式的茶,台式的點心,除了在這邊吃,也可以買回家當禮品送給外國朋友,很開心也有賣一些書。

圖說:送一本我的絕版書給(像)明星的老闆,恰巧適合這裡屋內裝潢的色系。我來想想是否可以寫一本《台北茶館時光》呢?

《彩繪李火增》拍攝年代,大抵是同一年代興建的房子,是台灣總督府規定防火建築本島人居住的第一批,目前桃花源緣是1923年興建好的房子。

以前旁邊鄰居(83號)是蔣渭水經營的春風得意樓,1922年倒閉,如今春風得意樓已經消失,蓋了一棟很大很高的高樓,勞動部已經搬走,現在是 KTV店,似乎有點回復當年酒樓歲月之感。

延平北路,有著與迪化街一樣繁華的歷史,許多台灣文人開設的書局在此落腳,可惜許多樓已經改建,完全不留下任何足跡。— 和王佐榮。

2019/03/29

【台北】陳天來故居,錦記茶行後院


某古蹟後院,我覺得跟前面看到的大不相同,每次看到都要頭腦轉一下,才想起原來是這裡。

後院有假山造景,一想當年位於河岸與水圳道中間,一年四季、日出日落光景變幻之景。

2019/03/15

【台北】大稻埕女性主題導覽,感謝幸如老師的巨細靡遺的說明,還有《隱身慢步》



20190315 #參加活動 No.05


大稻埕發展的年代,剛好是台灣進入現代化的時期,第一個女性外科醫師,第一個女性革命家,第一個藝旦中的藝旦,黑貓女給,還有蔣渭水的運動知己後來出家,接生婆,撿茶葉......。

這一些女性都在大稻埕!

大稻埕主要有三條南北的道路,從港邊的貴德街、迪化街到延平北路,從女性切入特別有感,而來聽得客人,全部都是女性,應該更為有感。

大稻埕至少可以規劃出十幾條不同主題的導覽方式:女性、書局、漢醫藥、茶葉、布市、酒家菜、企業家起家厝、劇場、咖啡館、百貨店、二二八、醫生街、寺廟、小吃......。隨便一列就很多了,歡迎來糾團來報名青田七六的街區導覽,網址貼在留言區。— 和Joy Hung 和鄧欣韻。


大稻埕踩街,到底可以遇到多少朋友?

只不過是當三個小時的導覽小幫手,數一數遇到的朋友大概有十個人吧!還不包含刻意去人家家裡打招呼的人。在大安區散步非常不容易遇上里長,但在這邊就經常遇到。

老街區有種特殊的氛圍,長長的老街道不若棋盤式的社區,線性的街道只要出出入入,就很容易遇見,這或許是老街道具有人情味的獨特魅力所在。

如果這樣推論正確的話,那麼我這十年來在迪化街走來走去,應該是被一覽無遺,真希望發明隱形斗篷,穿起來大家就看不到我。

下次應該來寫《隱身慢步》,副標我都想好了:隱身異次元結界,你所不知道的祕密街道,找到街道的秘密!

最後,遇上了 豐舍 B.B.R 的老闆 孟鼎,越來越像沒有禿頭的劉文正,聊天風趣餐廳定位清楚,言談之間就是孩子王,下次有小朋友導覽活動應該可以找他協助,除了認識老街區也認識台灣食物的味道。

2019/03/08

【台北】浮光書店



店長本來說好不要入鏡,可是因為一個快手攝影師在旁邊,於是就留下了這個紀錄。

停了一陣子去探索的文青店,也停了更久沒送地址牌,有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很害怕送了地址牌店家撐不到一年,或者做得不錯馬上擴大營業要搬家,所以就謹慎些等待觀察一陣子再送地址牌。

之所以很喜歡浮光,除了有啤酒之外,是與一樓的店有著天壤之別,進入浮光就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有很大的衝突對比,晚上也開的夠晚。

PS. 送地址牌另一個原因,是以前送的地址牌的許多店家歇業了,希望浮光撐久一點。

2019/03/04

【台北】永樂春風春風茶館



在茶館吃滷(魯)肉飯,看霞海城隍廟拜拜的人潮,一個酷似K書中心的咖啡館,非常適合來此工作。— 在永樂春風茶館 Ing Lok Tshun Hong Formosa Tea 。

2019/02/21

【台北】浮光書店,啤酒



今日遇見店長,看到她為自己手沖了一杯咖啡,端到長桌前居然燙到,本來覺得這應該是咖啡館的日常,只要清理乾淨就好,但想想這裏是書店,果然還是要小心一點。

不一會兒黃湯姆現身,坐在長桌另一側,店長才說了最近許多衰事,湯姆一直大笑,頓時我覺得這個長桌好像一個蹺蹺板,上下擺盪的節奏很棒!而我或許是酒喝多了,要隨著湯姆大笑也不是,要附和店長的衰運也不是,只能拿著新活水猛啃"給明日的書店",不過也不好意思再捅一刀了,我在今日的書店,雜誌中沒有紀錄。

結帳的時候,一閃一閃亮晶晶的雜誌封面,刷不出條碼。


拆到一半的新婚洞房

2019/02/19

【台北】孵珈啡洋行


標榜珈啡因為西洋貿易進入大稻埕這港口,也凸顯上海洋風,孵珈啡的名字,加了洋行兩個字,小小的店面,吧檯手有著兩個方向,要照顧裡外的客人。

台灣的老街,在日本時代規定了一定要有騎樓(亭仔腳)的設置,有圓拱走道,在多雨潮濕的氣候下,也不用撐傘就可以逛街購物買菜,在騎樓也可以喝茶喝咖啡,甚至台灣小吃,都在騎樓內就可以解決。

但,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變成停放汽機車,人們被趕到大街上與汽車一起行走,甚至廚房料理都是在騎樓,那麼吃飯桌椅都擺到街道上去了,每次到各地廟口老街,我都直搖頭。

最近幾年迪化街開始熱門起來,希望這些騎樓可以重新還給人們,孵珈啡老闆本著"孵"的特性,鼓勵其他咖啡人來這裡駐台,所以每天都會有不同的咖啡人帶著自己烘焙的咖啡豆提供給客人,算是另類的咖啡館育成所吧?

2019/02/15

《新聞大解讀》建成町圓環從埤塘、鐵支路,到了公園、小吃攤、蓄水池與戰後攤商的長環、玻璃屋這段歷史


李火增的照片上色後,還原 1930 年代台灣熱鬧繁榮的景況。


我主要談建成町圓環從埤塘、鐵支路,到了公園、小吃攤、蓄水池與戰後攤商的長環、玻璃屋這段歷史。

今晚民視台灣台152,歡迎收看!— 和王佐榮和胡忠信。

2018/05/13

【台北】大稻埕太平町建築的對話

感謝網路上許多能人,找出並標示老照片的位置,可以看到台北百年前的繁榮景況,今日南京西路與延平北路交叉口



1 2
3 4
5 6

1. 1945 年美軍航照圖,主要看立面的太陽陰影,由南到北有張東榮商行、太和堂、光食堂支店(有圓頂)、太平齒科(二樓是維特咖啡)、亞細亞旅館(二樓是彭瑞麟的阿波羅寫真館)

2. 1935年職業明細圖

3. 寶藏興商行,鄧南光攝影

4. 東北角,以前是太平齒科,今天是森高砂咖啡館

5. 在太平町的菊元商行,不是榮町的,重田榮治把自己的名字放在立面上。出自台大圖書館。

6. 光食堂支店,有賣冰淇淋,往右一點看到很華麗的張東隆商行頂樓,比美榮町的菊元百貨。李火增攝影

2018/02/01

2018.02《Taipei Walker》No.250,水瓶子城市漫步16:維特咖啡廳,到萬里紅公共食堂、黑美人大酒家




照片:推測為1942年台灣神社祭,騎樓有 CAFE WERTHER招牌,來源:《看見李火增》王佐榮編

延平北路與南京西路口的兩層樓建築,上面打著『萬里紅公共食堂』的字樣,該棟樓大約興建於 1930年代,二樓本來是『維特咖啡廳』。

在日本時代,咖啡廳為文人雅士的文化沙龍場所,討論美術、時事、生意等,咖啡廳內歐式的裝潢、留聲機等音響設備,牆上掛有西洋畫作,擺設石膏像等,並且舉辦許多藝術展覽活動。

單純的文化沙龍咖啡廳很難經營,因此還提供和洋食餐點、咖啡、茶等飲料,甚至提供酒類飲料,有些咖啡館女服務生(女給)穿上西式圍裙,還可以摸摸小手,給男性客人有談戀愛曖昧的遐想。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食物的配給限制很多,咖啡館也只能往情色發展。

戰後,這些場所逐漸變質為風化場所,政府明令禁止陪酒,並且將所有的酒樓、酒館、咖啡廳改名為『公共食堂』,這也是為何台灣的餐廳、旅館,都不稱為『酒館』的重要原因。後來『公共食堂』這個詞也廢止。

萬里紅公共食堂,因為『紅』字與中國共產黨的『紅』衛兵相呼應,於是只好改英文名『All Beauty』,『All』取其台語諧音為『黑』,變成了黑美人大酒家。這個有紅轉黑的過程,在早年反共的政治正確,是很常見的改名。

我小時候(1980年代)經過那個熱鬧的地方,印象中是大千百貨公司與銀座服飾店,一氣呵成的建築外觀,而且是三層樓高度,沒想到歷史建築重新整修後,外面的貼皮剝除,把三樓增建的部分拆除,還原到當時維特咖啡廳的模樣,在兩條馬路的轉角非場搶眼。

目前一樓為森高砂咖啡館,主要提供台灣產咖啡、茶類飲品與禮品包裝,坐在咖啡館內看著窗外的人車走動,就好像走入時光機。原本隔壁的大千百貨在日本時代是亞細亞旅館,我會想像穿著和服、西裝、藍衫各式服裝的人在此往來,路上還有人力車、腳踏車、黑頭車、凸頭巴士,夜晚霓虹燈閃爍燈紅酒綠,甚至二二八事件的引爆,都在附近的天馬茶房。期待咖啡館的經營不只是相關的產品,若能增加一些文化沙龍的展覽,這樣距離楊三郎的哥哥楊承基當年開設維特咖啡的理想更接近了一些。

從日本時代與歐洲一樣的文化沙龍咖啡廳,演變為風化場所,各類的用詞,因為特有的禁令,從單純的少年『維特』的煩惱,非常文青的咖啡館,歷經萬里紅公共食堂,演變為黑美人大酒家,應該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荒謬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