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11/30

【巴黎】夏侯宮前裸女



總是忘了她在那兒坐多久了
隨時到夏侯宮,她永不爽約的坐在那
溫柔敞開每一吋雪白的肌膚
親炙天空四億八千萬種變化

我坐在她的身後,望著她很久了
忍不住用相機框住她的輪廓
2000年世紀之末,任憑世界紛擾頹敗
她端坐默然,依是宣告人世貞定靜好

1 則留言:

  1. 瞧!這就是男人與女人的不同。

    達公的眼睛,被這美麗的背影給黏住了;
    而我的視線,卻停留在那隻靜靜地凝視著鐵塔的鴿子上,彷彿在等待,下一次展翅高的契機。

    回覆刪除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