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7

《京都》與源氏物語

隨從人等酣睡之後,源氏公子覺得百無聊賴,心中回腸百轉,胡思亂想道:「此等無情女子,實是可惡。但我對她戀情依舊難消,以至情火中燒。而且她愈是寡情難近,愈是引我牽腸。」這樣想著,又念此人冷艷無常,難以接近,心想也可就此罷休吧!

--源氏物語,第二章帚木,末



去京都多次,嚴格算起來算是第一次的自助旅行,就跑到了京都去,之後每次的自助旅行,京都給我不同的感覺,每次都沒有重複的景點,只要想找甚麼主題的地方,都可以找的到,不枉為千年古都。

桂離宮、修學院離宮,進入這樣的庭園造景,小景大景互相托襯,小到一顆石頭都要進入深山尋找,大到一座山的山景都要想辦法映入眼簾。水中月光倒影,只有在對的季節可以盜取到,無奈的文學皇帝,也只能隱身寄情於小小的京都,沒有實權,就連虛名也那麼不自在。

大大小小的寺廟,一家家收門票比貴,看的是千年百年的造景,有名氣、傳說,也有當年的流行時尚,如今細細品味,一樣不退流行。京都,很早很早就商業化經營,就連講究心靈的寺廟也一樣。而且每一家寺廟的庭院,竟然遵循著行銷學的原則,每家都可以作為教材。

若你說台南人是生意人,他們一定不同意,而且會舉出十個例子來反駁你,而千年京都,每一個人都是天生的生意人,不用經過學習就是這樣,京都人的笑容與不計較,表面上是天衣無縫的,但是熟知的人知道京都人心裡想的跟外表是兩個樣子。甚至,大京都人跟京都市區的人,還是有分彼此的。

因為,京都人以自己的歷史為榮。

經過一條條用一個漢字或兩個字來表達的街道名,說明了這座城市的龜毛個性,即使現在看不出當年的榮景,但是周邊的石碑、店家名稱、甚至是老照片,會讓你回到那個過往。無論是坂本龍馬被新選組追殺,或是織田信長被燒死的本能寺,無論是不是真實的發生地點,甚至是小說羅生門場景的羅城門。京都一再提起歷史事件,而這些事件背後都是痛苦不堪的,京都人並不忌諱。

我看過京都的慶典,有些人迷惑在楓葉的紅色,但我只要看到一張綠苔的照片,一扇小小寺院的木門,這樣的古樸自在,就想讓我一在地前往。

我喜歡京都的古書店甚過東京的神保町,因為很容易親近。我喜歡京都的鴨川,因為可以看到常民與學生的生活。我喜歡京都周邊的山,因為可以看到這座城市的晨昏夜色,還有四季的變化。我喜歡京都的高塔城門,因為可以看到愛物惜物與天人合一。我喜歡看到職人的專注,因為可以嘗到千年的味道。

時光,在京都不算甚麼,老人在此一個個都像小孩一樣,而我們也只能謙卑。


1 則留言:

  1. 流水潺潺的樣子
    總是給人很幽靜的感覺

    回覆刪除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