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有村架純的攝影休日》



才看第一集就有強烈的"是枝裕和"風格,緩慢的平移鏡頭,緩慢的散步,緩慢平淡的對話,甚麼都是緩慢的。

可是,居然可以很專心的看完,每一個心情的轉變都隱藏在上上個鏡頭的某一句話或是某一個動作,看習慣直線式因果關係的電影,大概很不習慣看"是枝裕和"這種風格的片子。

但,我們的人生,應該在活在"是枝裕和"的世界裡才對,沒有壞人,也沒有真正的好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交互關係,第一集用這樣的模式來呈現外遇關係,我想應該很多人不太能接受吧?小三不就是勾引人家的大壞蛋嗎?為什麼那麼溫柔賢淑呢?

我喜歡有村架純在《咖啡冷掉之前》的表現,難得有這樣的劇,可以聚焦在那麼年輕演員的真實故事。

2020/03/30

【台北】紀錄一下小二學生的校外教學,老師還要隨時變身為領隊小姐。



紀錄一下小二學生的校外教學,老師還要隨時變身為領隊小姐。



青田街的九巷底,一山還有一山高

【宜蘭】鳴草咖啡



前一陣子坐捷運聽 podcast,聽到一個"咖啡簡單說"的節目,節目的主人翁叫做草闆,於是,我就跑到了鳴草咖啡。

宜蘭的碧霞街,以前熟悉的"Stay旅人書店",還有"小房子有書"與進士楊士芳紀念公園等,看起來這幾年整條街有些變化,但變化不大。

鳴草咖啡裡面有扭蛋機,用雷射雕刻機打印在厚紙上,打開扭蛋後可以像樂高一樣組合起來,把宜蘭的古蹟組出來,的確蠻有創意的。幾年前世傑說明過這樣的構想,不知執行成效如何呢?

鳴草咖啡對面有點綠蔭的紀念公園,陽光照射過來時光馬上變成了緩慢時光。

2020/03/29

【台北】大安社大的導覽:北門到南門散步,暴雨



我本來思索雨天的備案是在地下街走來走去,但是現在這個時間在密閉空間集會,大家還是會害怕。還好集合的時候雨已經停了,走到台北車站舊址前開始開始暴雨,我們一路走的都是騎樓底下。

今天走了幾個軸線,就是北門往東的忠孝西路、館前路、重慶南路、衡陽街,本來規劃要走到台博館的南門院區,但實在天氣因素,無法走讀那麼遠,我在台博館就解散了。

台北城的前世今生,短短一百多年的歷史,大家都留下了各自的回憶。

感謝社大主任的攝影,每一張的角度真的都有故事性

【台北】幫小學生與高中生導覽



這次小學生規定要在戶外導覽半小時,要讓小朋友專注的移動,還要抄寫在學習單,真是大工程。不過我發現要吸引小朋友注意比較容易,高中生就比較困難了。

進到屋內要量體溫喔!

2020/03/26

《台南街屋》



我們小時候看到房子,因為城市的空氣汙染嚴重,大家又裝了冷氣,所以所有的住宅都開始把窗戶包起來,連帶著房子都開始包上一層皮,過幾年換了一家公司進駐,再重新換皮就好了。

導致小時候對於街區周邊的房子都沒有甚麼印象,現在重新看這一類的書,畫家可以去蕪存菁,把一棟房子原始的樣貌重現在我們眼前。

看到一棟老房子,你會看到甚麼?

我會想要知道屋主在原來這個街區想要給大家呈現的容貌,在這個屋主內又發生了甚麼故事,對周邊有了甚麼影響?最後,我會想要知道這些建築、語彙、元素在建築史上的脈絡。

12
34

圖三是我從google 街景抓下來的,時間是 2009年,本書描述了一個街區的發展,還有一棟房子經歷甚麼行業,不是長期的觀察者這本書不太可能生得出來。

《咖啡人生》



上次去福岡時,無意中踏入了一棟舊公寓的咖啡館,翻閱書架上的書,找到了森光先生開設的咖啡美美的書,看到書中美麗的照片,咖啡館好像位於森林的光線之中,無論如何都想要到訪,沒想到位於博多市區。

在咖啡館看到了一張許多咖啡人的悼念文,森光先生去韓國做咖啡交流,回程不幸過世於仁川機場,後來咖啡館由妻子充子女士繼承營運。

原來,我在2017年的那個暑假,參與了森光先生的學生們對於咖啡大師的熱愛。

這是我的兩篇記錄:
http://trip.writers.idv.tw/2017/07/jazz.html
http://trip.writers.idv.tw/2017/07/blog-post_30.html

本書的另一位主人翁是大坊先生,與森光先生同年出生,咖啡館所在的大樓要都更,索性結束了咖啡館,大坊先生同時也有很多學生,我在山口的原口咖啡遇到了原口小姐就是其中之一,在她咖啡館看到了大坊咖啡館的紀念攝影書。

這是我的紀錄:
http://trip.writers.idv.tw/2016/07/blog-post_8.html

最近,重看了這本書,勾起了在日本探訪咖啡館的過往,想在台灣也開始有這樣的感覺了,透過咖啡,人與人的連結更加溫暖。

【宜蘭】頭城小花徑



原先以為觀光客減少的關係,可能台鐵的電車班次會少一點,沒想到中午在店中聽到非常療癒的鐵軌聲音,轟隆轟隆地來來回回,有時是貨車、有時是普通車,快速的普悠瑪,讓緩慢的時光,有了一點速度感!

不知道台鐵、捷運會不會有這樣的網站呢?在螢幕前就可以感受電車時光。

https://zh-tw.flightaware.com/live/

不知道為何每回到了這裡,身心就慵懶了起來,發呆看著窗外的汽車往來,好像時間停滯下來,可是一起身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卻好像快轉一樣過了幾個小時,急急忙忙的趕回台北。

有時路邊停著名牌車或是大車,今天停了三台跑車,台灣各交通要道,都可以開發這樣的咖啡館吧!公路與鐵道的交會,也是時光變慢的地點。

2020/03/25

【台北】甘心咖啡



房東來喝了一杯咖啡,提點老闆只要有正念,傳播正向能量,自然店可以開的久,離開前寄了一些錢,來喝咖啡可以從裡面扣。

兩個外送平台的外送員來取貨!不時的有一些客人外帶。

我看房東離開一陣子,坐上很氣派的白大理石吧檯跟跟老闆聊了一下,給了一點淺見,但是自己想想好像都沒有用,簡直是傳遞了現在生意難做的負面能量,想想剛剛房東的話,我的心態真的差太多了,好像不太應該跟老闆聊天的。

老闆拿出一些人團購的陶瓷咖啡豆,來自日本岡山備前市的備前燒,具有把咖啡變得比較溫潤的能力,我想了萬華有甚麼在地產品可以讓咖啡變好喝呢?甘草或是青草嗎?

https://www.japwind.com/article/80227

以前甘心咖啡還有賣一些甜點,很可惜現在沒有了。窗明几淨,桌上小花,牆上畫作,老闆很有美感,非常內斂也知道自己的目標,希望未來可以繼續提供甜點,或者可以更有萬華在地特色。

20200402


提拉米蘇

第一次吃到甘心咖啡的甜點,目前的咖啡館,除了咖啡要好喝之外,已經到甜點也要有特色的階段。

老闆說:很多客人看到這個大理石吧檯,都不敢踏入。

2020/03/24

《誰偷走蒙娜麗莎》畢卡索那幫人



若要看這部片來了解1911年發生在羅浮宮的竊盜案,那麼就要失望了,原來這部片主要是描述畢卡索與他朋友
畢卡索那幫人結黨炒作藝術品價值的電影。

看原文片名,比較貼切!

對於不熟知巴黎當代藝術家的名字的人,恐怕會看不懂片中的彩蛋,不過重點是畢卡索與紀堯姆·阿波利奈爾的情誼,看懂這兩人即可,片中加入了馬諾洛、馬克斯、費爾蘭迪、瑪麗‧羅蘭珊、立體派的布拉克、野獸派的馬諦斯、作家史坦等人,喜歡1920年代的巴黎,應該會很喜歡這部片,畢竟巴黎是流動的饗宴。

這部片藉由蒙娜麗莎的失蹤,暗暗的把藝術品的價值做了一個大嘲諷,到底在藝術品的價值是因為藝術家的名氣,還是因為真的藝術家的功力,畢卡索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他刻意的讓布拉克作為立體派的頭頭去對抗野獸派,成功了之後他卻賣出最多的畫作。

1911年的羅浮宮搶案,兩年後在佛羅倫斯找到了原畫,竟然只是一個油漆工,而後又有一個贗品商說是他指使的,原畫失蹤後他可以賣出複製的蒙娜麗莎。

那麼,這部電影透過這樣的對照,讓大家了解畢卡索這個人,他自己說:好藝術家抄襲,偉大藝術家竊取!

後來有人美化與引申畢卡索的話,我覺得根本曲解了他原始的想法,大家可以google 看看,或許也有自己的解讀。

【台北】呆待咖啡



去年臉書上經常跳出 萬華老城咖啡香這個粉絲頁,每次找時間探訪,每家店都是客滿,不然就是剛好沒有開,最近來自中國武漢的新冠肺炎,全世界的人頓時都被禁足,百業開始蕭條。

很奇怪的是咖啡館不是滿座,就是一個客人都沒有。

既然導覽、演講很多都被取消了,我就來逛沒有客人的咖啡館好了。踏入呆待咖啡,其實客人不少,有點猶豫是否要進到裡面,可是我看到了難得的景象,該店的客人好像都是男士,那麼老闆必定有迷人之處吧?

之前看到 freddy 選舉期間有來店沖咖啡,老闆口條之好直逼主持人,整部影片剪接點不多,而且牆上的老城咖啡香海報,我想應該是發起人吧!

在萬華車站旁服飾街的咖啡館,店雖小志氣大。— 在呆待咖啡 DD coffee 。

【台北】小朋友導覽



很感謝龍安國小願意帶小小朋友來參訪,每次小朋友出動,要配備三位以上的志工家長,疫情期間,不時的要叮嚀小朋友這邊不能碰,口罩要戴好,隨時用酒精消毒。

老師真的是無敵女超人,除了教學、醫護之外,還要當導遊小姐幫小朋友拍照。

可能責任太過重大,現在的老師很不喜歡帶小朋友出來,寧願在教室內上課就好。

*

我長期的觀察,現代小朋友過動、想引發別人注意、喜歡計較比較要求公平,偏偏這些都是學習過程中的障礙,老師真的非常難為啊!

【台北】師大的某選修課



師大的學生有一個特點,就是都很專心很乖,我講甚麼大家就聽甚麼,今天帶隊的老師說學校只要是百人選修的課程,已經開始遠距教學了,她這種六十人的課,大概是下一波。

一次來五六十個同學,對我也是極大的考驗,於是我請同事來幫忙,又因為上課時間與我們中午餐飲服務的時間衝突,也剛好我想至少讓師大的同學可以了解一下我們周邊的文化資產,希望有空來這邊參訪,並了解這個街區細微的異同,所以帶大家出去走一圈。

最後,在昭和町文物市集結束,隨手講了一下永康街店家麵食館的歷史,這邊的咖啡館的群聚,意外的居然與霧裡薛圳有些關係。

丟了一個問題給學生,師大路、金山南路形成的原因,希望真的有同學上網去查詢答案。

【台北】日常野草



在雜誌上看到黃金樺開設的店,以前有買他的書品牌城市,也看過他用帆布創造出一個有質感的包,

在內江街上,日常野草的帆布招牌不是很顯眼,可是仔細看整個街區的招牌,還有對於房子外觀的顏色,日常野草卻是最特別突出的,我很期待整條街的招牌都可以重新設計一下,並不是那種一模一樣的招牌,而是可以凸顯台北特色的招牌。

進入日常野草的二樓,老舊的紅磚牆漆上了純白色的油漆,三樓輕鋼架做為辦公室空間,讓我想到了赤峰街的浮光書店,我想應該是同時期的建築,得到2019年台北市老屋新生大獎的日常野草,室內眾多的乾燥草,看似容易的裝飾方式,但在白大理石的桌子配上金邊的金屬,燈光打在白牆上,不用偽裝,呈現老屋之美,沒有陳舊卻有歷史的沉積,也沒有頹圮卻有廢置的變質感,企望老城區再生並不是拆除重建,而是保留更多老屋。

今天喝了杯現場煮的青草藥材,同樣的飲料分兩杯,另一杯更多的甘草,看似普通的傳統青草茶,調和出了更多的可能。— 在日常經典 TAGather Goods 。

2020/03/23

《鄉間小路》2020.03



突然看到雜誌背面的一隻手,很面熟!原來是我的手。

很感恩還有雜誌做"散步"的主題,這一回帶大家到城南,不同政權對於都市的想像,真的大不相同啊!

2020/03/22

【台北】大稻埕導覽



這是前幾天導覽的結束點,寬廣的西寧北路,是遊覽車可以停靠的地方。

當天下雨,我又走得比較遠,來參加的客人真是辛苦了!

以下是今日導覽關鍵字:

大稻埕公學校、永樂國小原是"育成"小學校、賣麵炎仔、十連棟好玩的店、即將成為偶戲館的爛尾樓展覽、慈聖宮、李春生、基督長老大稻埕教會、第一劇場、第一唱片行、謝唐山與順天外科醫院、葉金塗宅與星巴克、家樂福與蔣渭水、大同分局的前世今生、蔣渭水紀念館、靜修女中、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前世與今生、江山樓舊址、春風得意樓舊址、波麗路、蔣渭川的三民書局、日光堂、台灣堂、文化書店、行冊、連雅堂的雅堂書局、謝雪紅的國際書局、維特咖啡、萬里(紅)公共食堂、黑美人大酒家(All Beauty)、霞海城隍廟、乾元、大稻埕的第一棟街屋舊址、石川欽一郎寫生處、山田東洋、倪蔣懷、陳天來的錦記茶行後面

看來,好多全部是"舊址",就是都消失了,只能看老照片。

2020/03/21

《叛逆的麥田捕手》



一部作家的傳記電影,是《麥田捕手》的作者沙林傑的故事,原先以為像這本書一樣,但其中有許多異同之處,有人說是文學中反英雄的先驅。

但我覺得,是1960年代反文化運動的先驅!

後來開槍射殺雷根、在大街上打死約翰藍儂的兇手在法庭上都用《麥田捕手》這本書來答辯。而作者在二次大戰中,面臨女友兵變嫁給了卓別林,這本書的手稿隨著諾曼第登陸帶給了作者莫大的心靈力量。

諷刺的是,第一段婚姻卻是納粹黨員,沙林傑到底是想接住戰後的敵軍女軍官,還是要讓自己得到救贖?

歌德的《少年維特的煩惱》,曾經引發了自殺潮。《麥田捕手》厭惡虛假的成人世界,但被兇手拿來做為一個藉口。

看了電影中主人翁對於他老師的無情,是他的"真誠"嗎?還是他小說中的"虛偽",這是我最不解的一段。

2020/03/18

【台北】人人可以烘咖啡豆



隨著小型烘豆機越來越普及,許多咖啡愛好者自己烘生豆分享給朋友,這位朋友在我的命令下,寄給我一些咖啡豆,用虹吸壺煮一杯來喝,豆子已經具有開店水平,只是我沖煮技術不太OK。

我想至今還有很多人家裡沒有磨豆機,買豆的時候請咖啡館磨好,然後一放就是一個月,台灣氣候潮濕存放不容易,這樣沖出來還有滋味嗎?真是暴殄天物!

感恩!未來科技發展,農產品會不會小型化,都種植在社區內,反正都由機器人採收,這樣是不是永遠都是最新鮮的呢?

Michael JF Chen:
我只是用 amd 袋子裝
豆子是“大雪山14K莊園” 水洗
amd老闆說我那豆子有點烘太過
我隔天多磨了幾克豆子
(或是你可以少加一點水 160-180ml?)
我沖完之後裝在保溫瓶
到了辦公室再喝就覺得還不錯
剩下的一包試試看

【台北】小學生導覽



又來到了小學生來訪的日子,由於疫情之故,我們都在戶外導覽,這個難度頗高,今天是第一次體驗。

小朋友比較難一邊移動一邊導覽,只能定點才能專心,但是定點站著心很快就漂走了,一定要舒服的坐著學習效果比較好,今天最後十分鐘站太久了,居然有小朋友躺在地上。

這,真是極大的考驗!還好,

很辛苦的老師與家長,帶著口罩的小朋友,要如何才能定下心呢?

【台北】故里山花此時開@市長官邸藝文沙龍


大概快兩年沒跟 mina 碰面,特地來看她的特展順便敘舊,每次在她的臉書看到在大樓頂樓盡情的做自己的創作,都很好奇到底在哪裡?

原來,這幾年 mina 在 pinkoi 上活動,看似表面上是課程、賣畫,但實際上是教授一種生活方式,傳授自己觀看世界的模式,只是這個媒介是"畫",非常佩服幾年前創立"微光藝術空間",具體把一個空間經營的有聲有色,雖然搬過幾次家,我感覺這次 mina 把這個藝術空間完全移植到網路上了。

https://www.pinkoi.com/store/art-shimmering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 mina 的展,可以在這個好像地球儀的圓窗旁,喝杯咖啡聊聊她的生活,只到月底喔!— 和高素寬。

2020/03/16

【台北】夢仙咖啡館



由於導覽的因素,經常是咖啡館開門的第一個客人,今天提早到咖啡館開門前,在這棟台北市非常早期的國宅四周繞了一圈,一樓市場外圍十分熱鬧,但一樓室內早已經荒廢,雖有一些老店家經營著,但到處可以看到破舊、髒亂、堆放的痕跡。

最近公視拍攝"天橋上的魔術師",在汐止搭了一個中華商場的大布景,每一個去參觀的人嘖嘖稱奇,我想少了是這一味陳年的灰塵吧?

咖啡館還沒有開門前,住在隔壁的一位阿嬤,穿著非常居家的內衣,愉快的柱著拐杖到附近住家打招呼、話家常。我開始懷疑在這樣髒亂的市場,會有像樣的咖啡館嗎?

其實門口乾淨的環境,幾盆漂亮的綠色植栽,已經跟周邊環境大不相同,鐵門一開,還沒有踏入咖啡館的燈光,已經非常吸引我了,進入後感覺牆壁的顏色,還有各式家具的擺飾,雖然座位只有五個,但可以看到主人非常用心。不知道閣樓有沒有用來當作秘密基地呢?

聽了 Carmen Maki 日美裔的歌手,音樂搭配著門外的上班族向左走或向右走,有時機車呼嘯而過,這一片風景在陽光下顯得特別耀眼,我想十年後的風景應該會大大的改變,我應該永遠會記得每個人都戴著口罩的眼神,可以阻擋病毒,我們卻阻擋不了開發。

到底這樣的老國宅市場,是否可以永遠存在,其實是可以的,但我們放任髒亂叢生,不太管理裡面的使用品質,所以很多人覺得拆掉蓋新的或許比較好,但是裡頭居住者,賴以生存的族群,又該何去何從呢?

不知道夢仙會在這裡停留多久,感謝她,讓我對老國宅市場有了更新的想像。



在夢仙咖啡館工作的時候,突然從裡面發出男生的聲音,嚇了一大跳,以為店長有變裝癖,明明是女生卻發出男生的聲音。

原來是 古一小舍的老闆一休先生!

運氣很好,之前他答應要示範如何用虹吸賽鳳壺煮出一杯比手沖還要乾淨的咖啡。

主要的原理是減少咖啡粉與其他會吸附的物質接觸,例如:濾布、木杓等,並且阻止咖啡粉的翻攪擾動,千萬不能有沸騰的氣泡,會讓口感有些雜味,利用高溫萃取,然後在熱水被吸回下壺的同時去轉動,利用旋轉的離心力加速往下流,細粉會被離心力甩在外減少萃取度。

很玄吧!聽我上述簡單的描述應該很難體會,這就保持些神秘感,不過這樣的操作有點危險,搖動時可能讓上壺會掉出來摔破,而溫度差也有可能導致玻璃破裂,操作的時候還是要小心點,我有空也來試試!

PS. 這個國宅的走廊很寬廣,可是為何都要在走廊堆放自家物品啊?

2020/03/15

【桃園】社區書店之必要,新星巷弄書店



雖然同樣是那個時代的大理石地板,新星書店在這巷弄非常突兀,家家戶戶都是不同材質不同時代不同圖案的鐵窗,而且是密不通風的鐵皮建材。

有了書店,或許可以讓小朋友有去處,經常舉辦說故事活動,讓父母知道如何跟小朋友相處,留下快樂的記憶。

每次想到一家店就可以把一個人綁在這邊,就覺得十分不敷成本,但是若是老闆日日做喜歡做的事情,那就大不相同了。今日來又覺得跟上一次來有些不同。

熟悉木作的師傅盯著木書櫃說:這邊這樣施工不對喔!老闆也只能笑笑說沒辦法,這是老公的傑作。

社區書店之必要,台灣小巷弄內的風景,有了美的駐足。

【台北】貓與咖啡館展,還有七六聚樂部活動


渡邊老師的展覽撤走後,我想要放一點生活味的書,於是放了吳毅平、川口葉子、Hally、松浦彌太郎等人的書,應該夠經典吧?

照片左下市我們下午的聚樂部活動做和果子,大家都好專心。

https://www.qingtian76.tw/七六聚樂部/— 和 Teena Chen 。


【防疫工作人人有責 保護他人也保護自己】

貓與咖啡館,小書房小書展 青田七六

自從渡邊老師的手稿複製展後,小書房的書全部都放置手繪、攝影、圖鑑、字很少等生活風格類型的書,當然還是要有一些自然科學與青田街溫州街教授相關的書籍。

想說一季利用這面牆做一些書展,四月份開始的第二季,就放一些貓與咖啡館的書,除了有我崇拜的 @川口葉子 的書,還有 Hally Chen Wu Yi-Ping 的書,都是容易閱讀,照片豐富。兩位的工作都是一生懸命,而且都是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

特別請兩位作家寫了幾句話,希望對喜歡貓、攝影、設計、出版、咖啡館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朝聖一番。

PS. 對吳毅平很抱歉,自拍照上面的貓被犧牲掉了。

《點亮迪化299三角窗》


地址:迪化街一段299號

這幾年經過這邊總是看到蓋一半的鋼筋水泥外露,未來台原偶戲館會搬到這邊來,先利用亭仔腳牆面做在地展覽。

左下角是老友 達爾文 (Darwin Lin)的作品,也正是在迪化街亭仔腳的攝影作品,圓拱無限延伸的紅磚,不同時代在此交會,古早中北街有些碾米場,大橋頭打工仔與性工作者的租住處,如今煙消雲散,能夠重生,還是要靠大家的努力。

從藝術展切入,或許是一個起點。

【台北】Modern Mode & Modern Mode Café



每次經過這家咖啡館,都不知道叫甚麼名字,每次都想進來,但是已經都喝過咖啡了,於是作罷!

特地來一進門就覺得到了 1930年代的歐洲咖啡館,看菜單也很便宜,而且我坐在沙發非常舒服,就不想起來了。

我點了羅馬式咖啡(或稱羅馬諾咖啡),在濃縮咖啡加入檸檬皮、糖,讓濃縮咖啡不會那麼苦。

現在看似骨董的裝飾,其實是很毛斷的,那麼我就叫做毛斷毛咖啡館。

2020/03/14

【台北】萬華女性地標導覽



自從十幾年前開始辦導覽,潛意識都會避開龍山寺周邊,今天我還是有點擔心,太多街友大哥會臨時加入討論,而且口才還比導覽老師還要好。

在萬華區大街小巷走來走去這幾年,的確變化非常大,走到青雲閣發現建商把立面蓋回來了,但大樓繼續在假日趕工,我想很快就會落成,住戶搬進來的時候,到底會如何使用這樣的立面呢?

萬華的負面文化或許比較多,但是凸顯出多元的一面,以前站壁的年紀可以當我阿姨、大姊,但現在的工作者的年紀像是女兒,到底是我變老了,還是工作者已經換了一大批了呢?

艋舺十分包容的文化,讓各行各業的人可以在此生活,以前拿著相機在小巷內取材,經常會被大哥喝斥,現在的大哥比較和善一些,還是我變得比較兇呢?

觀看與被觀看,這裡是最好的舞台。

【南投】921大地震,大地地理雜誌 19991001



台灣發生921 那年,雜誌馬上出刊了大地震主題,還有衛星圖、地圖,相關分析圖。

如今已經沒有這類的雜誌了,未來會轉移到 Youtub 上嗎?

2020/03/13

【台北】鵲咖啡,一期一會



去這個地下室的神祕空間,是需要預約的,本來以為客人人數會比較少,但到了咖啡館感覺比一般獨立咖啡館客人要多,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一種成功呢!

老闆金萬說這是他夢想中的吧檯,我們坐在咖啡館吧檯,看著老闆很優雅也很忙碌的與客人交流,吧檯內有各式的咖啡器具,我發現都有圓形旋鈕,設計美感實用性兼具,感覺來到了日本昭和時代洋風珈琲屋,但與日本咖啡館大不相同的是這邊新穎的多。

有點類似幾年前台南巷弄的"雲雀號 Hibari",現在還在開業的"神奇製造",鵲咖啡沒有那麼浮誇,而更為細緻。從九十年前台灣人開設的波麗路西餐廳,把室內裝潢導入營業場所,受到洋風的影響,如今雖然在台灣大街小巷的咖啡館新開設的時候都非常講究,但我覺得經營時間一久,有些細節就不注重了,就像家中有些角落生灰塵一般。

除了咖啡豆,還有不同的沖煮法,賽鳳與光爐,同時手沖兩壺,還有兩個烤箱,吧檯上方還有許多調酒,吃了布丁、烤土司,包含自己製作的果醬、自己調煮的糖漿,這一類的細節其實非常多,若只是興趣招待親朋好友,我想大家都這樣講究,但是每天開業經營,挑選食材與製作,要長期維持品質,是一大考驗。

一旁是烘豆室,金萬自己烘豆,雖說也是一種展示,但他表示若烘豆時間其他活動衝突,其實互相也是干擾。

期待這類的咖啡館可以多一點,來此的客人也可以尊重老闆對於空間的期待,每一個細節與品味,其實要靠大家互相支持。— 在鵲Kasasagi Coffee Roasters 。

2020/03/12

【桃園】曹家洋樓文化基地與陳良偉


一直很好奇這五年來曹丁波洋樓是如何成為一個再生基地,隱藏在市場旁與檳榔店後方的華麗洋樓,如何讓大家重新認識不被我們重視的一棟老房子,以及曹丁波後代重要的人物。

對於洋樓的未來,幾次與陳良偉先生長談,曹家洋樓文化基地有著清楚的藍圖,但對於老屋整個空間的活化,到底政府、老屋擁有者、文史工作者、建築愛好者,更或者只是路人的我們,到底可以做哪些事情?

我想台灣多元文化與網路同溫層行動力的興起,讓原本不可能保留,讓後代只有賣給建商一途的頹廢老屋,有了一絲生機,而目前背後的主力,有許多在地社團一起努力。陳良偉說:目前只有慢慢來,讓大眾(包含屋主們)了解這棟洋樓的價值,自然而然就可以水到渠成,成為龜山的文化地標。

陳良偉打算用這一年的時間,用自己的木工專長與大家一起努力慢慢的修復洋樓,拍攝更多紀錄片,大眾能夠使用這個空間,讓人停留更久的時間,留下記憶,了解這個空間的美好。

這幾年在地人的努力,加上許多大學學生加入志工服務,讓原本後院滿是市場的垃圾堆,雜草叢生的景象一百八十度的改善。

陳良偉指著芒果樹旁,搭上木頭地板希望作為市集,那邊建一個大緩坡讓老人家可以進入洋樓的二樓,有個表演平台,成為藝文表演空間,利用一些空間設計,讓屋內與屋外空間充分的利用,我從他發光的眼中看到了文化地標的夢想,這個夢看來不用花費太多金錢,只要大家了解、參與,種種的難關非常容易迎刃而解,所需要的只是『時間』。

上次來,二樓還是水鄉澤國,如今二樓已經變成咖啡館的樣貌,柔和的燈光與自然風,雨戶做成的桌子,可以安心的在此閱讀。每遇到下雨,天花板就會漏水,目前已經架上pvc 塑膠屋頂浪板,許多簡單的做為,就可以慢慢的讓老屋銳變重生。

一棟繁華的洋樓得以保存,以往的作法不外乎是捐給政府,或者有錢的後代,甚至是要依賴政商良好的關係,中間指定為古蹟的過程,也是多方的角力戰。

我們是否有新的方法?我期待曹丁波洋樓可以創造另一個模式,老屋新生應該靠更多人參與,一棟老屋的保存,不只是屋主們(後代)、政府公務人員的責任,透過一棟房子了解我們的歷史,才會產生更多的榮譽感。

1920年代後,台灣紅磚樓房的洋樓慢慢的隨著RC水泥流行而退出主流,或許傳統的紅磚洋樓,也只有百年前那個時代的流行,洋式迴廊、殖民風格的陽台、日本建築元素的混搭,土法煉鋼的工法,台灣人自有一套對於繁華的解釋,三樓兩側對稱的衛塔,頗有在室內看風景的風雅。

熱情,這個力量可以發揮到多大的效果,在不斷的滾動溝通中,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我期待這裡成為文化地標。

更多關鍵字:紅磚洋樓、洋和、曹欽源、白色恐怖 曹家洋樓文化基地— 和陳良偉。

2020/03/10

【台北】回地質系分享我的書寫人生



地質系畢業的學生,到底工作職涯如何選擇?我是在當兵的時候大致上就決定未來的方向,可是工作實在不容易找,這部分我很老實的跟同學報告,但是我覺得同學應該看得出我逆來順受甘願做,甚麼都做得個性,還有廣泛的興趣,到了今日有了斜槓的能力。

感謝學弟願意找我這個比較離經叛系的學長,希望給同學對未來更有自信心。

2020/03/08

【台北】登陸土星土耳其咖啡館,新店與舊店回顧



永康街75巷又來了一家咖啡館,該巷公寓有前院,土耳其咖啡館得天獨厚又有後院。

有新的咖啡館進駐當然就有舊的店陣亡離開,原本是孫大偉書房,剛開幕的時候到底是咖啡館還是餐廳,或是展覽館的定位不是很清楚,經營幾年陣亡後改為 MyHaus,2018年七月開始經營到2019年十二月,看這個字眼是德語,想必老闆與德國有關,不過沒跟老闆深談,印象留在書架上的繪本與家常菜餐。如今土耳其咖啡進駐了,未來與中東文化可以讓大家體驗。

先來介紹該巷,巷口是家香港茶餐廳,從巷口走過來,非常顯眼的雜貨店,還有小吃店, George House 咖啡館,原本在金華街上,因為拆夥而搬到這個巷子裡,品墨良行巷內的工作室與展覽室,過條小巷子再往前走,這條巷子的右手邊(雙數號),就有三家咖啡館:登陸土星、Matcha One、515 Cafe。

不過,我想要先說一下單數號,消失的青康藏書店與火金姑工作室,每次經過,我總想要探頭再看看裡面漂亮的牛奶燈飾,火金姑老闆雖然已經離世,但我走到這個巷子,就會想到他騎著腳踏車的身影。

永康街75巷,聽藏書店老闆說,原來瓊瑤阿姨也曾經居住在這條巷子,往門牌號碼越來越大的號碼走,再過一個巷口,路名居然變成了青田街1巷,也讓我想起了一部電影《青田街一號》,同一條巷子,路名居然會改變,原來以前這個巷子與青田街並不相通。

青田街1巷,學校咖啡館門口,也有一個旋轉木馬落難於此,變成裝飾品,旁邊的漢堡店原本是歐洲二手家具店,在過去還有4F COOKING HOME料理教室,為什麼 4F 不在四樓呢?

短短的巷子,非常精彩的台北生活,在往下走的右手邊可以進入聖家堂的後面,地址突然又變成新生南路二段46巷,這就是台北市門牌的奧妙。

回頭來看看登陸土星土耳其咖啡館的裝潢,座位安排雖然跟之前咖啡館差不多,把書架移除,裝上了招牌霓虹燈,成為室內的亮點,有前後院,可以讓咖啡館主人導入更多想要表達土耳其文化的圖騰,或是藝術品,整體用湛藍色系加上金色也很有一致性。

Steven Wu 煮土耳其咖啡非常純熟,吧檯是讓大家更了解土耳其咖啡文化的橋樑。或許未來可以透過哥吉拉,達成登陸土星的大業。— 和 Steven Wu 。

《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



在 Friday 選了這部電影,看了一下就覺得好像看過,但是為什麼男女主角不太相同,原來之前看的是連續劇版本,看到最後感覺電影版比較美,太多很痛苦的時間流並沒有很強烈的呈現出來,若可以的話,或許原著會呈現比較多細節。

男主角可以透過強烈的意志力穿越,回到小時候的身體裡改變了未來,身體是小朋友,思想卻是大人,這樣超齡的表現讓母親、母親的朋友,最重要的是兇手也都察覺了。

我覺得最悲哀的是第三次穿越,男主角昏迷了十幾年,都是他小時候救出來的女同學照顧他,電影中並沒有強調這一事件,最後他在橋下與女主角交會。

電影雖不像連續劇那麼強烈,但人與人的交會卻讓我想了很久。

2020/03/07

《在時間停止的世界相遇》



雖然該劇的設定與演出的矛盾很多,不過就"多出來的時間"與"真命天子"的概念,的確賺人熱淚。

電影玩了一個小詭計,讓人會有以為竹內涼真與板垣瑞生同一個人,一個是學生時代,一個是長大成為醫生。

兩個的確是對照組,竹內涼真收到了離婚證書,而板垣瑞生簽署了結婚證書,這樣的對照在電影中並不強烈,但我覺得小說中要討論的"人生",其實並沒有太多著墨。

【台北】小路上藝文空間



不知道多久沒來?因為想到有庭院的咖啡館看看,所以從市場的小巷子走進來,依然看到老公寓溫暖的陽光,點了熟悉的水餃,遇到了老闆一樣對於藝術展覽的熱誠,踏上三樓去看這個展。

****************
【棍 Gùn】展覽資訊
時間:2020/2/14(五)至3/14(六)12:00~19:00
地點:小路上藝文空間(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二段77巷7號)
參展藝術家:小雞(李迪權TekKhean Lee)、葛尹風(Ivan Gros)
******************

看到了白色恐怖的版畫,是法國的藝術家去香港看到的紀錄,讓我想到了黃榮燦的《恐怖的檢查》,至於"白色恐怖"這個名詞其實也是從法國大革命而來的。

看著當下是有點難過的。— 在小路上。

2020/03/02

《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



現代全球運輸便利,大家都想吃新鮮的食物,使用罐頭日漸減少。但是最近武漢肺炎疫情高溫,很多人家裡開始囤積食品,罐頭好像是最容易保存的模式。

人類科技進步大部分是因為戰爭,保存食物的方法在拿破崙時代有了創新方法。罐頭的大量使用,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戰爭,也是人與病毒之間的戰爭,把食物煮沸殺菌後密封,是基本原理。

去里斯本旅行,都一定去逛過沙丁魚罐頭專賣店。那麼,台灣有名的應該就是鳳梨罐頭了,再度翻開書複習,發現若能夠回復一些鳳梨工廠與以前的辦公室,我想比里斯本還有看頭的。

回頭一想,可否在葉金塗宅賣鳳梨罐頭,或是賣咖啡罐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