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7

1986年,楊三郎的浮世繪與瓶花


圖片
123
4
圖片1:卡拉瓦喬,《一籃水果》,1597年
圖片2:喜多川歌麿,歌撰戀之部,物思戀,1804左右
圖片3:梵谷,《向日葵》或《花瓶裡的十二朵向日葵》是系列作品之一 ,1888年
圖片4:楊三郎,浮世繪與瓶花,1986年


解說這幅畫,一般人多用色彩表現來說明,但我想從美術史的發展脈絡來看。

快八十歲的楊三郎已經跑遍世界各地,也在各地寫生,以風景畫為主,大概七十歲的時候耳朵聽不到,但色彩的運用也已經出神入化,我想他大概會想到梵谷這個人的作品,梵谷喜歡浮世繪的構圖,多幅畫中也有描繪浮世繪,成為畫中畫。浮世繪版畫在印刷時可以改變多樣的色彩,這也是印象派畫家喜歡的原因之一吧?

卡拉瓦喬的《一籃水果》據說是美術史上的第一幅靜物畫,卡拉瓦喬的一生猶如日本浮世繪中所描述的內容,尤其是卡拉瓦喬人物畫中人與人之間的張力,與浮世繪不某而和,好像在觀看一部劇場表演。

把這三張畫畫在同一個畫布,也說明了美術史這樣的脈絡。

楊三郎的老師的老師,應該算是印象派的畫家們,而印象派的畫家們受到浮世繪的影響很深。但,這些浮世繪的畫師應該也不是無中生有,他們是受到誰的啟發呢?

PS. 我找了超多浮世繪的畫作,但是要完全類似楊三郎畫的這幅,好像不是那麼容易啊!有誰知道他牆上的浮世繪是哪一幅呢?

2018/06/15

【台北】榭花文庫,《華麗島軼聞:鍵》



按時計費的閱讀空間,可能是看到從日本時代以來的文學作品,加上台灣文學的混搭,其實,這些作品都是發生在台灣的故事,打開看了幾頁,偏偏都十分陌生。一半日語一半漢字的圖書,希望無論是日語或漢字,都能夠有翻譯本啊!

翻閱了《華麗島軼聞:鍵》,我想這樣的背景,很多都要查一下網路才知道故事的發生點在哪裡?帶一點謎團的結構,歷史文學家的串接,有種今之古人感,1930年代的華麗島台灣,這些文青過著是怎樣的生活呢?

是否跟我一樣拍照打卡呢?

【台北】gLog Cafe,愛情的背後是玫瑰花刺!



會知道這家咖啡館,是大學社團學妹介紹的,從大學時代,學妹的追求者眾多,每天都會收到情書,經常都會收到情花,因此她跟朋友好奇的開了花店。

愛情的背後是玫瑰花刺!

畢業後不久,她快速的宣布男朋友與婚期,一堆男同學心碎,甚至還有人決定終身不娶,想要等到學妹再度單身為止。

在住宅區的一樓,挑高的一樓有家咖啡館,對面是小公園,雖接近台北科技大學,但又有一點距離,有時會有上班族利用這裡開會討論,但以我判斷大部分是大學生來念書,尤其又是期末考時節。

每次都覺得這是佛系咖啡館,下次可以找類似這樣的咖啡館分享給大家,應該會有類似的背景,看著櫃子上的乾燥花,原來愛情也可以長期保存,也希望這家咖啡館長長久久。

2018/06/14

【台北】微貳獨冊,台南巷框



東區延吉街的巷弄內,大部分是餐廳、咖啡館,座位數多,這樣小巧的咖啡書店,標榜著獨自座位,應該算是異類吧?

主人選書偏好日本與台灣的文學、散步、文史類型為主,以真正的文青來比喻一點都不為過,我對其中一本《台南巷框》特別有好感,因為他透過實地寫生畫畫的模式,很快的了解了台南巷弄內的人事物,台南這座深沉穩重的城市,其實如何熟背歷史都覺得蝦子摸象,但透過這樣的踏查,也別有一番情感。

我聽著合適的音樂,翻閱了好多本書,再喝上一杯咖啡加鹹派,希望時光永遠停滯在此。

台灣電力之父紀念日:松木幹一郎(まつき かんいちろう,1871年-1939年6月14日)


日月潭台電社長松木幹一郎胸像,2010年奇美許文龍先生捐贈重塑,照片取自維基百科,感謝林炳炎阿伯努力還原台電史,並且促成重塑松木幹一郎社長胸像。

以下取自維基百科:

松木幹一郎(まつき かんいちろう,1871年-1939年6月14日),日本愛媛縣人,台灣日治時期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社長,被尊為「台灣電力之父」

1930年1月12日松木幹一郎就任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社長,1934年10月完成日月潭第一發電所,1937年8月陸續完成日月潭第二發電所,並著手於北部火力發電所、霧社水力發電計劃,提出十年開發水力發電三十萬瓩計劃。日月潭水庫總發電量14萬3500瓩,是當時亞洲第一、世界第七大發電所。

1939年(昭和14年)6月14日,松木去世。

2018/06/13

【台北】 515 Cafe&Book,有關中山堂的書


515 Cafe&Book 好陣子沒有來,書櫃增加很多櫃,名副其實的咖啡書店

下午兩點前人客不多,是很舒服的工作空間,進來的也是常客熟客,很多人喝一樣的飲料,跟店員點個頭坐下來,比在自己家裡還要自在。

我隨意翻開了一本講中山堂的書,只講民國後之事情,但我想這座建築的前世今生還有更多可提,就像一家咖啡館,我也忍不住想要知道為何要叫 515 呢?

答案是以前開在5弄15號。

【台北】故事從哪裡來?



經常逛書店的我,看到滿滿的書,會很興奮的把書拿起來翻這個翻那個,然後這邊看看幾頁,那邊翻翻幾頁,看看作者是誰,甚麼時候出版......。

人們喜歡聽故事,卻不知道自己就生活在故事裡!台灣這塊土地的歷史,本身就是一個大平台。

所以,我特地挑了日本時代灣生的書寫,或是相關人物的資訊。對我來說,這是十分陌生的異國故事,但,確實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

1945年,好像一條界線,在這塊土地開發的人離開了,來了另一批人,後來,台灣像是得了帕金斯症,遺忘了這五十年的記憶,只留下了各式各樣的歐式日式建築。目前,這些建築的歷史緣由,已經有很多前輩挖掘史料,但在這塊土地打拼的人,像是空氣一樣消失在世界上,藉由重新認識這些人,找回我們的自信,拼湊這塊土地完整的歷史。— 在青田七六

2018/06/12

【台北】夢到一O一



昨晚睡很久
夢到一零一從裙樓高度大約十樓高度倒榻
我在三興國小的教室內(教室還出租商業使用)
前公司聚會舉辦彩排(RD工程師居然出演音樂劇)
親眼目睹後很擔心壓到老家
很著急馬上想要跑回家
想說電信一定不通沒有帶手機
可是怎麼跑都跑不到家裡
最後借手機聯繫到爸爸
他說是往北邊倒榻所以沒有壓到我們家(我還跟他爭論明明我親眼看到是往南方向倒)
我姊的兒子很平安

想說來看看整個101從一樓倒下來的話,
會壓到哪裡?
還好,只會壓到豪宅,壓不到我們家

2018/06/11

【台北】與川本先生、《東京人》姊妹們一起台北Y字路散步



當天被找去一起散步,其實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想說是不是要帶導覽,一見面就開始劈里啪啦的說明日本時代東門町的規劃,是1920年代的文化村,居住著總督府的官員們,因為戰爭疏開計畫,導致後來金山南路的形成,然後那邊是戲院,那邊是甚麼甚麼......

我看到負責翻譯的黃小姐實在太辛苦了,我講一句話她需要翻譯三句話,所以就停嘴,不然還有從清國末年的台北城到今日的信義路彎曲的達文西密碼可以講。

走到臨沂街這一側的東門市場路邊攤,川本先生問我戰後台灣人是否缺糧這個問題,我想了一下,的確戰後有短暫的時間缺糧,也應該是二二八事件的因素之一,不過,台北人應該沒有東京人辛苦,他們缺糧很久,我想這也是川本先生的童年記憶,在市場人來人往,總會想到小時候。

看了路邊大叔再賣淡水鰻,讓我想到了鱸鰻、竹雞仔的台語,食物形容流氓真是傳神,也都是市場內看的到的景象。回過頭來川本先生問說現在市場這邊還有流氓來收保護費嗎?

中場,帶大家進去野草居食屋晃晃,日本時代原是台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院的石井稔家族所有,後來居住者是他的同事陳玉麟教授。

紀州庵,大致上說明了一下這邊與戰後文學家的地緣關係,還有這個文學展的小小八卦,大家去書店,意外的逛了很久很久,小小的書店有甚麼值得好逛的呢?

我喜歡川本先生的《遇見老東京》,每一短篇散記都是十分龐大的資料庫所構建的,舉凡電影的情節、拍攝地,小說的故事細節與作家們的想法,加上了每段都會出現的昭和某某年的說明,之前才看一頁我就決定買下來,但是這麼龐大的資料庫,實在難以全部下嚥,雖然閱讀下來十分流暢,但是若要深入了解,每一個關鍵字都要去查詢了解,我想除了蠹魚頭難有人出其右啊!

趕快在紀州庵書店買了川本先生的書給他簽名!

後來想想,這些人一輩子的工作就是閱讀、書寫、編輯、出版,生活就是散步、散步、散步,也難怪在大中午熱天走了兩個小時都還不累啊!

在這個Y字路的房子,雖是日本時代的雨淋板,排水道已經蓋上在地下流動著,這樣街景的成形,帶有許多跨時空的魔幻氛圍,這就是台北的巷弄風情吧?

中午,台電的酸菜白肉鍋,原本戰爭時期是水力發電的辦公室,現在是核能發電辦公室,時空的交錯,政策的轉變不勝唏噓,但人們的印象永遠記得好吃的料理。

照片上左到右:水瓶子、東京人編輯田中紀子小姐、川本三郎先生、在台灣尋找Y字路作者栖來光小姐、譯者黃碧君,還有一位總編輯楠瀨啟之先生幫我們拍的。— 和栖來光、 Ellie Huang和太台本屋 tai-tai books。

【台北】從屈臣氏到紅樓夢


照片上:台北市區改築紀念寫真帖
照片下:google 街景

這排街屋位於武昌街與重慶南路口,地址是重慶南路一段44號到56號。實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拉皮,加蓋,打牆,開窗,招牌,顏色整個大崩壞。

(花了不少時間拼圖,還是有誤差,為何這些修圖軟體都不能用鍵盤操作?)

配合《台北市區改築紀念寫真帖》對照,雖然表面看起來只有中間那間阿桂的店還在,但是這排是最有機會還原百年前的樣貌,不過在恢復立面之外,轉角的鐘樓、高聳的馬薩式斜屋頂,那才是經典!

右下角那一棟後現代主義,學習巴黎龐畢度中心外露的水管,加上中國小說紅樓夢混搭的東西合璧,兩相比對真是如同一場夢。


照片左是迪化街的屈臣氏,為何以前仿冒商標所建的立面,會比正牌企業還要漂亮?

《愛情重跑》



非常台式的日劇,但是拍的很有日本味。

像台劇的原因是來來回回一直不斷的重複出現的劇情,好像剝玫瑰花瓣:他愛我,他不愛我...無限循環;還有情敵可以惡意的把簡訊刪除從中作梗等等,真的像極了台劇。

像日劇的原因是找出真正的"心意",然後勇往直前有自信的去表達。

2018/06/10

【台北】中藥材與蟑螂腿,我也有這一天



大概在我中學時代,家裡經常瀰漫著中藥的味道,從小時候的衣櫃上放置的鐵盒子裡面養著吃中藥材的小蟲子,假日父親到山上去摘的夏枯草,還有針灸的器材等等。

父親那幾年學習中醫,書櫃還留有當時的講義。

可能到了同樣的年紀,看了中醫,去信賴的中藥店開了一些藥方給我,食道逆流這個長年的毛病居然改善了。

只是,從小到大打開中藥材那一剎挪都會很驚嚇,到底蟑螂會不會跑出來呢?而蟑螂是不是吃了中藥,所以生命力那麼旺盛呢?

其實照片中那是甘草,不是蟑螂腿

2018/06/09

【台北】昭和町會的展覽,看到顏滄波、石崎和彥的照片與其他...


照片
12
34

照片1:取自地質力學研究室,顏滄波教授夫婦
http://geomech.ncu.edu.tw/07_Memorial/DrYen.html

照片2:青田七六小書房,目前展示與灣生相關的文學作品與日治時期的文青生活

照片3:目前青田茶館展出的顏滄波與石崎和彥在念台北帝國大學期間一起出野外的照片

照片4:台北昭和町會記者會

今日台北昭和町會舉辦活動,邀請原家屋的主人、後代回來,在青田茶館有一些展覽品,讓我看到了以前老師的老師日常生活樣貌。

看到了顏滄波教授與同學石崎和彥的照片,就讀台北帝國大學的地質學古生物學講座,但之前本來是修習農化系有關蔗糖的研究,後來因為顏家有礦業才轉學古生物,這樣陰錯陽差,若繼續修習甘蔗農業研究,搞不好就會住在青田街七巷六號也說不定。

歷史總是令人讚嘆!

日本知名的醫生作家與歌手:一青妙、一青窈,就是顏家的後代,一青妙書寫了許多作品,紀錄了小時候在台灣的生活記憶,還有母親對於台灣菜的留戀。我必須要佩服日本人,對於那一個"曾經",可以記憶的如此清晰,多少補足了我們對於台灣這塊土地過去的想像。

對於日本時代的台北,或是台北帝國大學當時的樣貌,這些黑白照片好像還不足以說明,但是這些老先生老太太回到小時候的環境,眼睛亮起來,說也說不完的回憶,那眼神就好像到了小時候一般。

台北市的街區樣貌,為何會變成今日的模樣,我想大部分人是完全搞不清楚的,通常知道的就是從農田突然變成了蓋滿大樓的城市,飲水思源,曾經住在這個街區的內地人,與戰後的教授們,留下來的家屋,後續要如何再生呢?




論文作者出現眼前,原來是貌美俊帥的學者們

這幾年閱讀最多最仔細的,應該是博碩論文,有關日治時期、建築、台灣藝術史等論文,幾乎都被我爬過了。

昨日晚上,由台北昭和町會舉辦的研討會在殷海光故居舉行,題目是日本家屋聚落群的文史價值。

*邱雅雯,談台北市昭和町日式住宅建築與灣生的居住文化,她花了很多年的時間調查這些建築當年的景況,與昭和町會的灣生鉅細靡遺的還原當時的生活場景。

*蕭文杰,從溫州街談文資守護,聽到老師哽咽奮力的熱情,我眼淚幾乎流出來,實在太崇拜了。

*顏杏如,在台日人的故鄉意識與記憶場域,從日本當年擴張的官方言論:所到之處皆故鄉,實乃遠征精神之發現。來分析故鄉的認知,戰後有了很大的改變,並從記憶來分析這個族群的形成。聽完了只是覺得只要是歷史系的人,就是美。

天江喜久,引言,髮型好帥。

黃智慧,主持

幾年前因為想要搞懂眾多台灣畫家的作品,閱讀了立石鐵臣,認識了邱函妮老師,沒想到這一切是無底洞,當時的歷史背景與族群認同,加上官方藝術展、私人協會等等組織,這些畫家如何在作品中呈現台灣的樣貌,這點其實我們的研究還是不足的。

擴大來看,這些在台灣出生的灣生,戰後回到內地,在日本往前看的政策,認為在殖民地的歷史是負面的,不敢描述在台灣富裕的童年,也只有靠著同鄉會的聚會,一起唱著三民主義的國歌,才能一解鄉愁。

回到正題,因為讀了很多這些老師的作品,總覺得應該是論文中那個年代的人,今天出現,居然每個貌美俊帥,實在讓我太驚訝了。— 和蕭文杰。


很感謝欒樹下前面的看板,很適合導覽路過的時候解說!最近還有相關書展喔!


這是在暖時光的展覽

吃香蕉的心意



這篇不是討論目前台灣香蕉盛產的事情:多餘的香蕉是否可以做成果乾,或者控制上游的產量,這些就交給專業的去處理。

大家有個總有一個錯誤的印象:我們總是把好東西賣到日本去?這對香蕉來說,好像有一點不公平,其實香蕉進入我們的口中,還有一個催熟的過程,在日本的水果店,總會有一個自然催熟的空間,或許是環境溫度濕度控制的比較好,香蕉就比較好吃。

父親到水果行,總是買還未催熟的香蕉,很有實驗精神的使用電石,或者用蘋果、奇異果,各種水果包在一起催熟,嘗試吃到不同的滋味。

如果催熟可以更有在地特色的話,如同咖啡生豆經過不同的烘焙師,或者咖哩融入在地食材的烹調下,也會產生不同的氣味,能夠吃到好吃的香蕉,心意是最重要的,如何呈現心意的文化,也是我們應該多多學習的。

我經常吃到的香蕉,是無可取代的父親的心意。

【基隆】郵便局106年紀念日



上圖:
原址:三重県伊勢市豊川町
現址:明治村
明治42年(1909)完工

下圖:
原址:基隆石牌街
大正元年(1912.6.9)完工
民國51年(1962)拆除

2018/06/08

《新聞大解讀》臺北百年三城記





與八面玲瓏高老師去上新聞大解讀,遇到上一段節目的周育如小姐,一見面就拿出日本的中學教課書,簡單易懂又十分深入的圖表數字,我們的課本可以做到這樣嗎?

要製作這樣的書籍,要花不少的資源,我們其實是可以做到的,這兩位艋舺人,展現了十分強韌的決心,讓我想想艋舺精神是甚麼?為何會呈現今日的模樣,有一定的脈絡,艋舺出了很多名人,為何我們都不熟悉,跟高老師在車上談了很久,他分析了眾多原因,但我們有辦法改善嗎?

我想花點時間來研究看看。— 和Agua Chou 和高傳棋。

2018/06/07

【台北】山田東洋的作品

山田東洋,所畫的是現代化高樓建築之外,以金融業、百貨大廈、廣場、公會堂、椰子樹、電線桿,呈現西方都市規劃外,也有些許日式傳統木屋。


圖片
12
34
56

圖片1:google 街景:帝國生命會社舊廈初建於1910年代,原為日本帝國生命保險,朝日生命保險前身,初建時有尖塔,1930年代改建,捨去尖塔。

圖片2:1930年代,菊元百貨

圖片3:山田東洋,台銀裏風景,油畫,1938年,第一回府展西洋畫,應該是黑白出版品翻印

圖片4:1945年航照圖,北邊框為菊元百貨,南邊為帝國生命會社

圖片5:山田東洋,公會堂前,油畫,1936年,第十回台展西洋畫,應該是黑白出版品翻印

圖片6:1945年航照圖,南邊框為菊元百貨


照片下圖取自台展資料庫

這樣的比對,一眼看出畫家俯瞰的企圖,除了拉高的建築之外,許多變形的構圖法,可以凸顯這些房子的屋頂的特色,去拍一樣角度的照片,會感慨天際線雖然長高了,但是十分不協調。

2018/06/06

【台北】昔日鳳梨王葉金塗豪宅,今日飯店、星巴克


照片
12
34

照片1:1955年,來源
https://get.google.com/albumarchive/104204347980012673710/album/AF1QipN8Go6kw2hRrWKpStG6catfauv9ACcpHa6nDKY6

照片2:1957年,中研院台北市歷史百年地圖,框起來的地方北邊是葉金塗宅,南邊是今日的新啟順蔘藥行,目前那個兩開間還在。

照片3:google 街景圖

照片4:今日的葉金塗宅

網路搜尋:1955 美國大兵,大部分都出現不好的新聞,但是這位美國軍人來台灣出任務期間,拍了不少照片,背後這些建築物,留下來的少之又少。

拍攝的地點,應該是大約在今日重慶北路二段107號,與民生西路交叉口往北拍,遠方的葉金塗宅的圓頂拍攝非常清楚,左邊的那棟建築今天還在,是新啟順蔘藥行。

路上都是人力車的時代,左方路邊停了很多美國車,甚至是從航照圖來看,也看得很清楚,原來是租車公司,那麼誰會來租車呢?就是美國來的觀光客囉?!

2018/06/05

【台北】養氣@回留



最近剛好有同學在研究養氣,所以在觀察自己的身體的情況下,嘗試了些許,大自然萬物真是奇妙。

從茶葉入門,然後接觸這些事物,從國中認識的同學,就有徵兆可循,雖然我們都從事過IT工作,最後還是回歸自己的興趣。

有人說人生是跑馬燈,我卻覺得是像一個螺旋梯,回留取得名字真好,很喜歡目前的素食餐。

PS. 近日的回留,台灣當地的客人多了,觀光客少了,聽到客人討論到青田街老屋,台北的特色,真的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2018/06/04

【台北】一一書店 labo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都挑星期四想來逛書店,剛好都是休息日,於是今天特地來看書。

一進門的大桌子,具有香港特色,並且與電影相關,一一書店名字取自楊德昌的電影名字,不過第一次來訪,不太好意思跟店長攀談,兩隻活潑可愛的貓四處奔跑,我坐在後面的書桌閱讀,看出去小庭院,陽光灑下來充滿了綠意,翻閱了許多港版的書店、農業、歷史建築再生的書籍,雖然字數很多,但香港的書比台灣的書還要口語化,一下子就閱讀完,雖感覺又了解了一些香港人的無奈,或許下次去香港就住在改造的青年旅館(美荷樓)!

坐在書桌看了太多本書,買了一本序言書室十年的紀錄,雖然不便宜,銅鑼灣書店事件後序言書室停止紀錄客人的資料,因為我曾去坐在裡面看了很久的書,這一本書的內容,親切的像是老朋友的日記。

書店外這幾條很長很窄的巷子,是我念中學的時候下課經常路過的巷子,記得有個同學休學一年,他跟我說他生病非常痛苦,曾經去闖平交道撞火車,這樣的風景,如今已經少有學生路過,這樣恬靜的午後讀著香港時光,一種時空交錯的魔幻感。

一一,1980年代解嚴後的台灣社會,在這裡短暫的讓我回到那個時空。

2018/06/03

1934.6.3【南投】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完工84年


照片:維基百科

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完工84年,這個水力發電廠的計畫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日本關東大地震而延宕,也促成了集集鐵路支線。

台灣大學林鐘雄教授:「如果沒有日月潭水力,臺灣沒有現在」

《華麗島民話集》與《華麗島顯風錄》



這是西川滿的作品集,雖然在福島出生,但三歲就來台灣,人生三十幾年都在台灣度過,過世後將兩萬餘冊藏書捐贈給真理大學。

西川滿與楊逵對寫實主義,看法是對立的。

不過,西川滿的創作沒有因為戰爭結束而終止,對於從年少到青年時光在台灣生活,一種華麗的輝煌的描述,在別人眼中是殖民者的優越想像,但我覺得或許對於歷史、在地的認識,才是重要的。

2018/06/01

2018.06《TaipeiWalker》No.254,水瓶子城市漫步20:重慶南路一段 NOTCH 咖啡館,原來是島津製作所、峰圃茶莊




台灣於日本時代有眾多的都市改正計畫,筆直的道路,兩側二、三樓高的街屋非常有特色,不但騎樓連貫,建築立面也有當代風格,經常會有連續重複的立面樣式。

位於今日重慶南路一段,開封街與漢口街中間這三棟街屋(圖示黃框區域),現存的老建築只剩一個開間,其他的建築不是拆除改建,就是重新拉皮。圖示紅線的區域為小巷道,日本時代規劃為『樂天地』商店街區。

1931年,島津製作所來台北開設支店,招牌上有島津家紋,原以為是薩摩藩島津家所開設的企業,沒想到創辦人與島津家並沒有血緣關係,而是在十六世紀末薩摩領主島津義弘從京都返鄉,路上受到井上惣兵衛的幫忙,島津義弘賞賜其後代可使用島津姓氏與家紋,這說明了日本企業在明治維新後從傳統藩主領地分封的概念而來,也跳脫了血緣傳承,或許這是日本企業可長可久的原因之一。

1946年,員林人張氏兄弟在樂天地內開設『美觀食堂』,覺得西門町那一頭人潮熱鬧,以攤車型態在西門圓環的鐵路旁營業,並改名美觀園,後來才搬到峨嵋街現址。

1947年2月28日,前一日在大稻埕天馬茶館前查緝私菸引發傷亡事件,引發更多人來公賣局前抗議,聚集的人群與焚燒事件應該是目前網路流傳最多的照片,觀察這些老照片,清楚的看到這三棟街屋的身影。

這三棟黃框內的街屋,在日本時代有辰馬商會、龜甲萬醬油、古倫美亞唱片銷售部、大石蓄音器、島津製作所、台灣物產、太陽號書店等這些日本企業至今依然都還存在。戰後,原本在大稻埕江山樓食堂的峰圃茶莊,搬到重慶南路一段35號,漢口街、重慶南路交叉口,由王雲五的商務印書館進駐。

如今,重慶南路書街沒落,商務印書館已經變身為旅館。峰圃茶莊搬離35號,目前是 NOTCH 咖啡館,2012年被指定為歷史建築,文化部網站說明:


立面裝飾材料以磚及水泥為主,柱子尚有精美的石雕紋路,窗楣線與窗台線中間有以洗石子為主要材料的橫帶型水泥裝飾為特色,設計為一樓店鋪裝置招牌使用,另一特色為開口成長條形窗,刻有精美線腳,木製窗框。

不同棟建築卻是相同的立面,今日的建築不太可能發生這樣的美學,每棟建築都想要成為最漂亮的地標,以使用最多的樓面積為設計方向,而忽略了與周遭環境的對話,我期待未來重蓋大樓的時候,把立面重做回來。永續經營的企業與長久使用的建築,是我們認同並建設這塊土地最重要的基石。

圖說:
1945 年美軍航照圖(來源:中研院)
1937年島津製作所台北支店(來源:島津製作所官網)與今日NOTCH咖啡館

2018/05/31

水瓶子上媒體的紀錄



【台北】九年級的中學生導覽



今天分兩組,結果我被分到男生組,果然非常的活潑,要讓這些學生記得清楚重點,還真的要花不少腦筋,小學生用騙的方法也已經行不通了。

後來測試了一下,發現用"演"的方式最能夠吸收,然後多講一些比較"重"的形容詞,學生比較能夠接受。我也發現老師與學生的關係不錯。

非常辛苦的老師,熱天還要帶學生來校外教學,學生很不好控制,帶出校門要承擔不少風險,但相信他們的收穫不少。

《圖解台灣日式住宅建築》



要看日式住宅的書,大部分要去找日本出版品,或者是翻譯過來的書籍,但是很少提及日本在1920年代在台灣興建的小型的住宅。

因為在台灣跟日本內地日式住宅有了不同的脈絡,因為台灣的氣候炎熱,使用與日本相同的材料,可能會有蟻蛀而有不同的工法,加上當時流行把洋式的房間融入到日式住宅內,兩館合一已經過時,這樣的設計其實要克服的不少事情,舉例來說,廁所到底要放在哪裡?

在台灣的住宅,通常除了主人一家人居住外,還會有設計給傭人(女中)的房間,很大的炊事場,或者有兩三個可以接待客人的小房間,這都是類似招待所的概念,這都是台灣特有的住宅,也只有那個時代才有的日式建築。

很感謝作者跑了台灣那麼多獨特的日式住宅,幫我們解析這些專業用語。

【台北】亞典藝術書店,有展覽區與咖啡座



每一陣子就要來逛一下亞典,除了看看國外的藝術類大部頭圖書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來發現到底誰來買這類的圖書呢?

數位時代改變了各行各業,雖然出版業被打的業績屢創新低,但是這麼厚重大本的圖書,還是很難電子出版取代,不過一般人現在真的也很難花那麼多錢買這麼大的書籍,不是每一所學校或公家機關可以編列這樣的預算來買這樣的書籍,我很難想像一百年後,要看到那麼有質感的書,都要跑到博物館的典藏室去翻閱了吧?

之前來亞典書店的客人,我發現還是藝術、設計、建築相關研究的老師、學生,或者一看就知道是藝術家,今日來看,或許天氣炎熱,天龍國的貴夫貴婦推著嬰兒車來喝杯咖啡,文人學者坐在咖啡座討論秦始皇與中國現代化,好像是老闆級的人物跟店長聊天。

雖然我不常來,剛好今天坐櫃台的大哥認識我,原本需要幫書包書套,整理圖書等工作,今天要幫我手沖咖啡,雖然不算是很難學的技能,可是一家書店這樣的轉變,對員工、老闆來說,到底是不是好的轉變,其實我也說不出一個答案。剛好書店門口放著王詩鈺的新書《咖啡館創業核心關鍵》,不知道有沒有人想要寫《書店創業核心關鍵》呢?

圖片:因為這裡面不能拍照,所以用官網截圖來代替

1945.5.31【台北】大轟炸七十三年


圖片
12
34

圖片1:1935年職業明細
圖片2:目前金義合行
圖片3:1945年6月美軍航照圖
圖片4:1957年航照圖

1945年,總督府應該已獲情報美軍要大轟炸台北,於是下令許多木造房子必須拆除,建立許多防火空間,若是美軍丟下燃燒彈,整個台北的房舍必然全部燒毀。

在萬華車站北邊的這一大片,看起來是沿著鐵路北側的房舍消失,是受到轟炸失火全部拆除,還是轟炸前就計劃性拆除?從《二戰時期臺北市之疎開空地帶》洪致文老師這篇論文中並沒有說明到這一片是所謂的疎開空地帶。

但有一些例外,就是金義合商行至今還存,有誰知道真正的原因嗎?


2018/05/30

【奈良】【京都】寺廟秘境,體悟庭園禪學,建成扶輪社演講紀錄



感謝扶輪社讓我去分享,每次都可以飽餐一頓,在捷運上就遇到扶輪社社友俊明大哥,剛好他擔任我的介紹引言人,與俊明兄初次會面在青田七六,感覺十分有緣分。

今日主要是整理我認為日本庭園形成的脈絡,並用文藝復興後西洋藝術史常用的透視法來說明日式庭園的觀看方式。要了解日本這個國家真的不容易,冷凍建築去蕪存菁,我覺得是最好的形容詞。

雖然是寺廟才有庭園,但從古都奈良的都市計畫,到枯山水庭園的規劃,神社的參拜方式,到了近代百貨公司、商店街的發展,甚至是逛博物館這樣的行為,應該都可以從同樣的觀點去了解日本。

建成扶輪社的文化,也給我同樣的感受。

【台北】京町八號



在書架上看到一位朋友十年前出版的書,跟安藤忠雄看建築,這十年安藤忠雄又多了好多委託案,大宗是以博物館為主,我覺得比較驚嘆的是寺廟建築,他如何說服這些和尚做大膽的嘗試與改變?

隈研吾也是近年熱門建築師,我坐在咖啡館,往右看是台北郵局的拱窗,往左看是撫台街洋樓的拱形迴廊,也剛好午後一場雷雨,我並不需要擔心等下要淋雨,因為有騎樓可以躲雨,就可以直達捷運站入口(或許要衝過一個街口)。

建築是我們日日接觸的,除了遮風避雨也帶給我們美感,而這些建築元素從人類歷史上的發展都有特別的意義,雖然不是念建築的人可能不了解來由,但是每天看這些建築語彙,看久了就變成一種對美感的追求。

從日本時代美麗的台北城,變成醜陋公寓,到處林立的招牌,絲毫不管周邊的空間,頂樓的違建,咨意出現的鐵窗,柱子上的書架或櫃子,公共空間還給行人,天空留給我們的眼球,好像不過這十年來的努力。

整理好我們的建築、街道、天際線後,我們到底是需要怎樣的生活空間,其實真的需要大家認真的投入討論!

2018/05/29

【台北】千歲町市場與明月堂


12
34
56

目前這個路口是羅斯福路、林森南路、南海路、金華街的交接口,有棟街屋屋內還長出了大樹穿出了屋頂,那個位置就是明月堂的舊址,不過,房子老早在1945年就拆掉了,現在的房子是戰後重蓋的。

千歲町市場是台北早期的市場,戰後改名為南門市場,一直到 1979年才拆除重建大樓,至今這棟大樓又要拆除了。

這個路口附近,根據 1932,1936年的職業明細圖,有世界館、活動館,應該是電影戲院的分店,不知道是否有老照片可以看看當年樣貌?



照片1:1935年台灣博覽會紀念台北市街圖
照片2:明月堂老照片(取自明月堂粉絲專頁)
照片3:1945年美軍航照圖(中研院)
照片4:1957年航照圖(中研院)
照片5:千歲町市場,1931年南國寫真大觀社出版(台大數位典藏)
照片6:南門市場,約1970年代,國家文化資料庫

2018/05/28

【台北】大灣草圳的第一次分享:台北在日本時代的都市計畫



去大灣草圳導覽志工的分享這個題目,這是第一次覺得講這個題目沒有障礙的一次。每次秀出日本時代的航照圖、地圖,或是不存在的建築物,台下的人臉上都會有茫然感,覺得這些建築會長在台北這塊土地上嗎?但是這些導覽志工每個人都很有信心的回答正確答案,看來下回要有進階版的問題了。

很感謝各位導覽志工老師們的捧場,斜槓不只是青年,大家都是學無止境的斜槓人。

《令人懷念的小學圖鑑》



翻開書幾乎全部是小學時代的回憶,這應該是我輩共同的記憶,時光挪移再也不會有相同的記憶了。

到底日本統治台灣這五十年,留下了多少的生活習慣,哪一些事每個國家每個小學的共同記憶?哪一些是只有台灣特有的,我們很少做這部分的研究與省思。

現在小學還有蒸便當嗎?

輪到值日生要去抬便當,蒸氣下的菜肉味,抬便當箱的時候手很痛,有時打翻同學的便當盒種種的回憶,也只停留在那個年代了。

2018/05/27

《鈴木商店的當家娘》



1920年代,除了日本的關東大地震影響整個日本的產業外,其實,台灣的產業也深受影響(廢話!當時台灣跟日本是同屬一國)。

鈴木商店藉由物產的開發,經營工廠把糖、麵粉、樟腦、鋼等等物資賣到全世界。鈴木商店第一次世界大戰大量擴充,後來藉由關東大地震受到災害,跟銀行超貸,鈴木商店在台灣銀行抽了銀根之後引發了昭和擠兌大恐慌,接下來鈴木商店倒閉。

這麼大的企業一下倒閉,有留下甚麼建築呢?

此外,片中跟後藤新平會面,有一閃而過的總督府,讓我覺得該片很不專業,那時總督府還沒有蓋好啊!

【台北】感謝東海大學校友前來參訪




這種多元的團體,其實可以感受到大家的興趣與想了解雖不相同,但是多能互相尊重與體諒,也能讓大家暢所欲言。

要舉辦人人都很開心的行程不容易,感謝 Pierre 與 Vina 老師的安排,這樣的老房子,也剛好可以提供這樣多元的服務方式。

很感恩!— 和Vina Lee 和 Pierre Tseng。



又到了家長寫作業的季節

最近的導覽人潮突然多了起來,讓我有點詫異,原來是交期末作業的季節到了。

家長利用假日把小朋友帶來聽導覽是最快寫作業的方式,連約時間、同學討論、想訪綱、老師學校簽名都免了,而且,家長還幫學生錄影錄音。

我若是老師,知道作業都是父母安排,甚至是父母代寫,我會先扣分。


Unknow 只是經過

【台北】玩濾杯



玩咖啡比想像中花錢,本來決定今年甚麼都不要再買了,可是幾天前,去幸田咖啡館,老闆一句話就打動了我:

台灣終於出了可以讓外國咖啡迷值得帶回家的濾杯。

於是在咖啡館當場買了左上圖那個藍色濾杯回家,果然很好用。某天上午又逛了東門市場,幾年前網路上很流行有田燒麥飯石濾杯,衝動之下又買回家,今天終於有空來測試一下。

第一次使用,口感不錯,不會有金屬濾網的油感,又有陶燒味,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聽說用久了會阻塞,放到瓦斯爐上過火一下就好了,到時候再說吧!

買東西真的完全靠"衝動"

【台北】欒樹下書房



原以為假日書房會爆滿的人,還好兩點來此至今快四點了,沒有甚麼客人。

書房一陣子會有不同的書展,最近是"地球影展",十分佩服有理念老闆,經營書房要維持生計,主要是提供餐飲服務,但是既然是書店,就要有流動的書,還要有相關的活動,欒樹下書房的老闆同時也經營出版社,還要去接更多的案子,雖然生活因此多采多姿,可是做不完的工作,到底重心要放在哪裡,經常是經營者深夜夢迴反覆思考的事情吧?

我一直很佩服執行力強大的人,有一個共同的特質,需要有堅強的信念,執行力強,其實除了事事緊盯之外,重點還是充分授權,完全的信任,對於這樣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咖啡館、書店,到底是老闆要親力親為,還是交給店長去打理,這還是真的十分困難的抉擇。

可能是剛剛從幸田咖啡走出來,經過了旅人書店(六月底將歇業),又去茉莉二手書店逛了一下,進來欒樹下書房心有所感!

2018/05/25

【台北】RUFOUS



熟悉帥氣高挑的老闆,每次一進這間好像酒吧的咖啡館,就會愛上了這樣的燈光,每個服務人員都會點頭微笑,即使不經常來,也好像我是常客一樣的溫暖。

酒吧總有微醺的氣氛,還沒有喝到咖啡,就感染了這樣的氣息,不自主的就會點愛爾蘭咖啡,今天外頭天氣炎熱,就來一杯咖啡奶昔吧!

獨立咖啡館,又要有商業咖啡館的出飲料的速度,又要兼具記住常客的習慣,其實非常不容易,吧檯前經常是正妹客人獨自在此划著手機,服務人員的身高有明顯的對比,可能是老闆很高,變成這裡的特色。

吧檯旁很大很多很高的冰滴咖啡,努力的生產萃取咖啡豆,不知道是否可以試一試用酒來萃取咖啡呢?大家是否會接受呢?

2018/05/24

【台北】泔米食堂



幾次經過前往不是預約客滿,就是休息時間,今天算是運氣好,剛好有位置,還有剩下主食才能入座啊!

抱持著有甚麼就吃甚麼的態度,這樣的餐廳在挑食的社會不好生存,來自台灣各地新鮮的食材,要搭配的好也要有相當的功力。

坐下來好好的吃一頓飯,雖然只是半小時,這樣的內容,就非常滿足了。— 在泔 米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