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30

【台北】書與書之間@烘焙者咖啡永康店

來烘焙者咖啡好多次,都是來看書,很多時刻的客人清一色是女人獨自來,有看著電腦工作的人,也有專心吃鬆餅的客人,但也都是看著書,我看著門外來來往往的人,聽著磨咖啡豆機的聲音,配著輕鬆的音樂,應該可以速讀完一本書。



這本《城市的勝利》很早就想買,可是我買了一定就不會讀完,上次在這邊讀了一半的《氣候創造歷史》,因為好看就買了,沒想到堆在書架上也沒有讀,反而是在這家咖啡館讀的時間比較長。

許靖華老師的《氣候創造歷史》,我很快速的翻閱著,人類史與地質史結合的作品不多,也只有這類的地質學者可以寫的出來。後來才想起原來我大學時代讀的古海荒漠、大滅絕,都是許靖華的作品,難怪有那麼一點的熟悉感!

這不正是我導覽的方式嗎?把台灣島的形成、末代冰河時期,與整個台北市的開發合併起來講。台灣移民來的漢人史雖然只有四百年,但是南島語系的原住民史可就很多可以講了,龜山島最後一次噴發,跟台灣原住民的歷史是否可以牽連?這是不是很值得研究的呢?

我想我可能永遠寫不出這樣的書,但,有很多事情,是不是需要加上一些問號,細心的求證。這樣的視野,正是我們所缺乏的。

有時候咖啡館裡的一樓坐滿的客人,可是到地下室一個人都沒有,有時旁邊有個外國人,在旁邊又有個金髮美女,店內也有不少氣質美女在聊天。但是,有時候都是男性的客人占滿整個空間,有時候是貴婦,有時是媽媽經,有時會有老夫婦來喝咖啡,細數悠閒人生,有時是媽媽帶小學生進來寫功課。真的無法講清楚這樣的一間咖啡館,有怎樣的固定的客人呢!

我點了新幾內亞的豆,好陣子沒有喝亞洲的豆,分辨不出這樣的味覺,也只能假想去巴布亞新幾內亞原住民部落繞了一圈。翻開了雜誌內有頁桂綸鎂的照片,小美說:突然覺得原來我擁有了他的味道,那是香氣的記憶,是一種舒服的肥皂味。這不就表示,洗澡沖不乾淨,才會留下肥皂味嗎?我這樣解讀著她應該會喜歡上不喜歡洗澡,又喜歡逛書店的我吧?

因為一杯咖啡的價錢,還有一杯咖啡的咖啡館時光,迫使我用心的讀完一本書,還有看到這城市的百態,不同的角度,可以有不同的解讀。

2013/06/26

【花蓮】流水帳、老房子再生、社區營造

這是這幾年來去花蓮的紀錄,有自己一個人去,也有跟家人前往,還有是跟一群部落客好友,體會體驗大不相同,相同的是沿途的浪花海岸,相同的是拔地而起的花東縱谷,相同的是雲海山光水色,但最大的不同是人,當中的滋味酸甜苦辣,有時又很平淡。


蘇花公路一景

幾年前,社區營造正熱,都去參訪各鄉鎮的特色,花蓮豐田的移民村,花蓮羅山的有機村,台東富豐社區,台東卑南鄉美農社區,台東池上萬安社區,這些地方要一個人或是一家人去很隨興的去參觀,到目前應該都是很困難的,應該都要事先安排好導覽導遊相關事宜,但是都要這些人準備好等在那邊讓觀光客來,也不符合經濟效益。

我每回回去找每一社區的展示中心,有時看的介紹看板有這背後的故事,有時甚至沒有開,有時是個很大的展示中心,賣的是全台一致過度包裝的農產品,到了羅山社區外的展售中心,很期待可以看到當地產的農產品,可惜並沒有看到。是因為這些農產品太貴被市場淘汰,還是因為這些產品都需要『人』來介紹?我心中其實很感慨,這麼多年來的地方社區特色營造,就這樣完全毀於一旦,就只是經濟效益或是沒有觀光客,就沒有經營下去了,還是背後還有其他原因?

這原因我想每個鄉鎮社區所面臨到的問題大不相同,我很不願意下結論就是政府經費預算的問題,或只是一句話,這是全球化經濟的必然趨勢!或許,我這幾年看到的社區營造都是一個假象?

當然,我也看到了美麗的果實,有些人把老房子自力救濟修復,開了餐廳、圖書館、書店、咖啡館,從這些舊建築中,花東人似乎找到一個心靈的寄託,還有未來的方向?



庭院的松樹好高,松樹似乎是花蓮日式住宅前常種的樹 — 在時光1939


星期一沒開,要下次才能來訪 — 在秋朝咖啡館(花蓮花崗街5號)


很台式的日本料理,玻璃上的貼紙很雅致 — 在本壽司料理亭


星期一的晚上,街上人不多,走進生活旅人商店,是熟悉的話語,二樓是個展覽。上次來也偶然相遇,一種輕輕悄悄慢慢的旅行足跡。門口有台咖啡三輪車,年輕人討論著手沖的方法,我買了春一枝的釋迦冰棒,想在這個街道找些甚麼味道,那是一種時光的痕跡。 - O'rip 生活旅人工作室


豐田火車站今昔,似乎花東的火車站都在拉皮重建,有人覺得很可惜以前的建築那麼漂亮,有人覺得空間明亮動線變好了,但我的疑問是為什麼經常要拉皮的跟以前的樣子差很大?火車站,是我覺得地方特色很棒的展示點,但,好像都沒有使用到。旁邊那個五味屋,好像蠻多故事,下回再去探訪。


豐田文史館,今天與客家生活館合體了


豐田可以看的東西很多啊!


鳳林火車站,拉皮中。



六十石山,金針花還沒開。


羅山泥火山,想到現做豆腐的滋味。但沒有去找到羅山的泥火山豆腐,來看泥火山冒泡泡也不錯,只是冒泡的規模有點小。到展售中心買了一包ㄚ雲姊咖啡。


吃臭豆腐,配老電影海報、老鐵牌廣告、老鐘擺、老大同寶寶等等等,很多老東西 — 在花蓮荳蘭橋臭豆腐



可能太早來了,還是因為非假日,踏入園區有認真的保全人員,一個年輕人,加上一群年輕人,大家好像不知所措,不知道從何逛起。那個年輕人很積極的問我,請問主要入口在哪裡? 我很抱歉地跟他說:我也是第一次來逛。那個年輕人問了經過的每個人,從他眼神中好像看不到滿意的答案。

大門口那棟建築在整修,旁邊有 A Zone 咖啡,很早就大門敞開歡迎大家進去。後面有個當代生活選品概念館、原創概念藝廊,因為太早來了,等到11點開門進入,發現員工比遊客多。可能台灣參觀的小朋友太多,而且大家喜歡用手機拍照,在原創概念藝廊到處貼滿了"請勿"的告示與圖案,我想應該蔚為奇觀,突然在外面看到一個交通標誌『小心文化』,整個空間整修的很棒很漂亮,可是看到這些標示,感覺好像不太歡迎人們進來的錯覺。 - 花蓮文化創意園區(請勿文化創意園區)

http://www.a-zone.com.tw/


好像一艘船的教會,花蓮新城教會蓋在日本神社原址內,更像一艘諾亞方舟 — 在花蓮港基督長老教會


看起來很棒,阿貝說這裡的貝果不錯。這條街每家店進去坐半天,可以泡一個星期,在 O'rip 生活旅店遇到開店的服務人員(我想應該不是老闆?!),居然認得我,說我在花蓮好幾天了。 — 在 Pomme


一樓的雜貨、二樓用餐、三樓民宿,尋常的日日生活用品。 - 花蓮日日


來這裡買了黑木耳、豆干,還有小盆摘植物、手作小包,在架上還看到花蓮的花生果醬、春一枝的冰棒,獨特的產品的確也都有特殊不計成本的通路。店長陳小姐還是一樣的熱心,中午經過,生意還不錯。

https://www.facebook.com/madehand — 在小一點洋行



這家店的收費方式,是計算在這個空間的使用時間,一個人一小時25元,消費只能抵第一個小時,個人是覺得很划算。若大家觀念可以接受,小時候去打撞球、桌球、網咖、K書中心、租書店,其實都是這樣的模式。

很舒服的環境,看了書架一堆楊牧的書,我問了一個白癡問題:以前楊牧住在這裡嗎? 後來想說以前有搜尋過他是住在舊書舖子老店那邊,而舊書舖子也搬了。花蓮的每個店家老闆或服務人員,似乎都知道所有店家的動態呢!要是在台北,隔條巷子有甚麼店,一問都不知!

中午的熱門時段,大家來用完餐,聊聊天,又回去上班 — 在 Alice Caf'e Book

2013/06/23

【台北】很多生菜的日楞 Ryou Caf'e,還有《星島日報》的報導

到這家咖啡館,我就被門口的綠色植物吸引,我也喜歡裡面的環境,一部分需要脫鞋坐在地上,通常來這家咖啡館的清一色是女性,經常有金髮美女,平日有人來此看書、划手機、用筆電工作,假日比較多來聊天的客人。



為了支持台灣生產的咖啡豆,每次來都點台灣產地黑咖啡,很喜歡陶杯、擺盤,很有溫度。雖然台灣的咖啡豆層次沒有國外產地那麼豐富,但最近品嘗一直感覺有在進步。這家從上午八點半就開始營業的咖啡館,讓我在上午有工作的地方,也可以輕量的吃以生菜為主食的早午餐。觀察周邊的人點的多是茶品,還有一些拿鐵,像我這樣喝黑咖啡,又多吃草食性的人,好像是異類。

隔壁的一對夫妻帶一個媽媽前來,三個人來這個空間也算特殊,因為周邊都是年輕人聊天,我這個大叔拿著筆電出來寫作打字,也是異類。尤其手中又拿著紅色的書,楊佳嫻的瑪德蓮,大方的翻閱著,假日是休息聊天的日子嗎?好像不是看書日,這時候店員來提醒我,假日消費時間限定三個小時!

曾經約了記者背景的小魚來此聊天,這邊不是很好找,在幾個岔路中間,小魚很快就找到了,還嘰哩呱啦講了一個下午。因為中午前開的咖啡館不多,我特地約了星島日報的記者來此訪談,他很羨慕台北有這麼多樣的咖啡館,帶他到附近走走,寫出一篇報導。我覺得中國、香港來的記者書寫的角度跟台灣的記者有很大的差異性。

大家對多吃素,多吃綠色蔬果這件事情,來這家咖啡館,應該有更多的認識。隔壁的大叔,講著吃素的好處,還有減少碳足跡,對地球環境的保護,這樣的觀念正被大家接受。

《星島日報》台北美好時光--咖啡達人帶路←我自己要承認我並不是咖啡達人,勉強可以稱上是咖啡館達人吧?!



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sup/0517mo02.html

【台北】科普導覽



今天上午九點就開工,一些媽媽帶著小朋友來參加地球科學的科普教育導覽。其實,有些小朋友比較害羞,年紀也有些差距,所以互動比較不理想,不過基本上,大家都很踴躍的舉手回答問題,我的獎品就是岩石說明的小卡片。

我的問題可能太難了,有一些數學加減法,只有一個小女生,很鎮定的舉手,然後很快的回答。我想他在學校的數學應該很好,而我也看到我的小時候的樣貌。現在的媽媽都氣質很好,下次應該組團來預約導覽,不需要帶小朋友來(哈!)。我很期待今日的合照。

中午吃了幾顆水餃,然後又去我的慢步運動了。— 在青田七六。

2013/06/22

【高雄】豆皮文藝咖啡館

第一次踏入這家咖啡館,座位安排在窗邊,約莫只有四十個座位,只佔了這個公寓的三分之一的空間,是一間文青會來的店。有一些年輕人在玩桌遊,大部分是兩兩成對的年輕人來聊天,像我這種打開電腦打字的人算是少數。



中間有些漂流木,還有木造房屋的廢木料,是藝術品,我想,蟲鳴鳥叫自家烘焙的黑咖啡,還有蛤蠣飯、香菇飯,都是我喜歡的吃物。天花板的混搭風:辦公室的鋁框架,配上鐵皮,搭配鐵製燈罩,隨處可以看到一些塗鴉,我覺得已經不是混搭,而是隨興的自由自在,但是不唐突。夜晚這樣的燈光有點詩意,卻有點恐怖,對桌的年輕人有點鬼魅的露出吸血鬼的牙齒,我突然有想有長生不死的想法。

另,對面還有一個獨自專心打電腦的正妹,穿露肩的洋裝,胳膊很細。我會想像是不是報社的記者,正在努力的工作?還是在跟別人聊天?

有些哈瑪星與高雄車站改建的想法圖刊,可是好像是幾前以前的刊物,有的50,有的100元,不知道有沒有新的刊物。

2013/06/18

【台北】青田街遇見,美麗的花,可愛的人,還有紫藤廬的光影




上午路過青田街12巷巷口,看到一個美眉在拍照,於是也一起把美女給拍進去。

後來我走過他前方,被叫了"水瓶子",我想慘了怎麼偷拍被發現,可能要被罵了,轉頭看原來是以前辦部落客參訪的公關公司,現在在鄉間小路上班,後來問起原來現在老闆是 詩人艾琳 ,哈哈!世界真的好小啊— ──和 CY Lin,在青田七六。




床之間的中華花藝

今天中午有日本記者來訪,這次的時間非常尷尬,而且中午客人又不少,來訪時間只有短短三十分鐘,如何在短暫的時間塞入我們的精神,又同時能夠講出足立仁、馬廷英教授的研究,非常的難。於是安排了水餃餐與蔗汁咖啡,馬廷英喜歡吃水餃,足立仁研究蔗糖改良,希望這樣可以有成為一個特色。

我把每一次來訪的記者都視為一個開始。

PS. 今天插花好多盆,庭院的工人也來來回回,希望明天雙周年慶順利




今天上午天氣非常熱,接了一個團體的導覽,從梁實秋故居走到殷海光故居,本來這樣的路程一小時慢走慢講,很適合,可是酷熱的天氣,蚊蟲超毒,所以躲到紫藤廬的展覽區去吹冷氣,感謝紫藤廬在我總是沒有告知的情況下帶人進去參觀(不好的示範)。

今天講了梁實秋先生的壞話,又講了殷海光老師與夏君璐的情書往返,談了周德偉先生一些事蹟,和學校都念一半的過往(當然是加強記憶,沒有惡意的),很快速的走過三個故居,流汗都流光了。

短暫的交換,很感謝來參加的朋友一直謝謝我,我其實也沒講到甚麼,希望大家有點收穫,結束後他們到"找到咖啡"用餐。— 在紫藤廬 Wistaria Tea House 。

2013/06/16

【台北】溫州街散步



今天散步的路線從溫州街頭(和平東路交叉口),從這段一直往南走,左側還有一些老舊的木造建築,我想這殘破的景象應該還快就會消失了。

看了 1932年的台北市都市計畫圖(高傳棋提供) http://www.urstaipei.net/archives/8736 整個溫州街以東是水田。然後再查了一下 1940年的實測圖,溫州街以東蓋起了一排的房舍,到了 1945年的美軍空照圖,溫州街以東已經蓋了好幾排的木造房舍。

用這些地圖推算,這些房舍大概蓋好的年代在1932-1945 中間,最準確的年代不詳,但用這些地圖來猜,大概是 1940年開始蓋的。 不過,也有可能是不是私人住宅,所以沒有被劃在地圖內?!

溫州街過了辛亥路,有個公園,還有水圳的露出點,波黑樓上新開了一家雜貨店,按了電鈴沒開,可能還沒有開始營業,一直不知道他們的營業時間,等等再回來看看。

天氣太悶熱,我本來要花點時間找新的咖啡館,然後希望下午人又可以少一點的咖啡館,想想到哪一家風險都很大,於是又走進了巴黎米

【台北】媒體採訪與紫藤廬



今天上午九點,日本的媒體來訪,是約的最早最早的一次,因為他們的行程好多,我偷偷了看了一下,周邊的日本時期蓋的建築,只要有開放的,他們都有約好採訪。

而且每個點都只安排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所以真的不容易深入了解的吧!? 我說了還有台灣油杉社區,他們說真的沒有時間去了。

從九點談到十點只有談一點點,接著我開始在青田七六導覽,來的人大部分是香港人,我一時不查,以為只有幾個客人是香港人,大部分是台灣人,所以用很快的速度講,而且大家還很專心聽(尤其是老人家),講了馬廷英教授的研究,講了國民黨來台,講了日本時代,這些人居然沒有反應,這真是對我很大的打擊,因為以往的這些老梗大家都會有點感覺,不是大笑就是會點頭。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大部分是香港人,聽北京話的能力沒那麼好(又或是我口齒不清),而且這段歷史老實來說,他們也不熟悉。

於是後半段我放慢講話的速度,開始介紹日本時代的農業研究,大家才開始有點感覺吸收進去,我提到台灣從大航海時代西班牙、荷蘭、日本到國民黨來台,台灣人的處境很可憐,身為台灣人很悲哀。但我去澳門、香港的時候,看到高樓林立,沒有樹木,住在天台違建的人被趕走,感覺台灣還是比香港、澳門人好得多。講到這裡,稍長的長輩一直點頭,快要流出眼淚來了。

結束後,我就跑到紫藤廬,把剛剛的採訪結束掉。這是我遇到很敬業地日本媒體,只問他們想要深入了解的問題,其他的就不問了,這節奏我還真的跟不上,要怎樣只講對方可以吸收,並且有點能夠讓對方有收穫的主題,我還要學的真多。— 在紫藤廬 Wistaria Tea House 。

2013/06/15

【台北】卡瓦利義式咖啡館 Cavaralli


青田七六導覽結束,就是我在外短暫的慢步時光

今天停到了好車位,可以停一整天不用錢,所以打算走到東門捷運站,經過永康街就來一趟水圳之旅吧!大熱天走在永康街熱的直冒汗,店家慢慢地開門,從永康街的最南端往北走,一般是不會有觀光客來,但是居然一群香港朋友拿著相機走過來,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香港朋友知道了這個訊息,都會逛過來這邊。

往波士頓理髮廳往北走(我是沿著古水圳道)有一家茶館在裝潢,可能快要開業了,然後另一個巷子有設計師開的咖啡館,要12:00才開,然後對面有古琴店,再往北,有好好看公園,再往北,有個公寓被封起來,準備都更。所以水圳道還是可以觀察出一點遺跡的,路面稍稍高起,路面有排水溝的蓋子。

最後,到了卡瓦利咖啡館,剛好11:30剛開業,有烘焙機,莊園精品黑咖啡,只有麵包、蛋糕簡單的甜點。我對我的味蕾非常不好,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走進來了,觀察一條巷弄與一杯咖啡非常重要。看著巷道間人來人往的人,想像下午人潮眾多在這邊聊天的熱鬧景象,我能在此享受一個多小時獨自在窗邊欣賞城市景象,真是幸福。

一個短髮乾淨俐落的小女生走了出去,幾台名貴大型高級黑車出入,日本小女生來此自助旅行,但著草帽的阿公牽著鐵馬載著兩個孫子的溫馨,還有貴婦準備出門交際,夾腳拖內衣大叔抽著菸睡眼惺忪的出來覓食。還有對面是一個漫畫出租店,宅男宅女進出。更多時候是許多上游廠商來送貨收款。

而我,想像著我四十年前看著貓在水圳上抓魚玩樂的日子,背景是爵士鋼琴的音樂,一種隨興彈奏的心情。

2013/06/14

【台北】野草居食屋的被採訪



今天下午,日本的媒體,小學堂來採訪野草居食屋,這是第一個媒體說完全不需要拍食物,然後對我講述台灣古蹟的社會現象,還有同安街周邊的歷史故事,唯一十分有興趣的一個媒體。

這個日文翻譯有點辛苦,因為不是那麼好翻譯中間的歷史過程。當我開始講紀州庵"文學"森林的概念的時候,整個已經沒時間了。我後面還可以講螢橋、赤川、李師科、瑠公圳棄屍事件,就整個不需要講了。

所以只提到了石井家族,還有新店支線,再來一些烤香魚、河邊居酒屋紀州庵的過往。
****************************************
若要知道為何陳玉麟教授住在這個地方一直到1984年,要從台北帝國大學說起,當年負責農化研究室的主要是山本亮(1890-1983),1935-1940年負責農藝化學第二講座主要負責食品化學及熱帶農產品的開發、利用研究,山本亮的專長是除蟲菊精的合成及人工除蟲菊精的研究,被譽為「日本近代農藥學的鼻祖」,如今較為人所知是有關包種茶、烏龍茶等製茶的研究,山本亮教授他非常喜歡台灣,戰後還是經常來台灣。山本亮的孫女婿,也曾任職過日本著名的理化研究所(Riken)的副主席,家族在學術界有一定關係。

1940-1945年,大島康義接任山本亮的第二講座繼續研究,當時助教授為石井稔,1942年起,助手則為陳玉麟教授。1945年之前同安街28巷這附近有三排日式木造房舍,均為石井稔家族所有,現今強恕中學那塊地,原本是石井家所擁有的農園,種植蔬菜與實驗用途。— 在 Fireweeds 野草居食屋。

2013/06/11

【台北】壞人



最近要收斂點不要太熱情,因為經常被當成壞人,進去店裡跟小妹妹打招呼,出來後聽到有人說要把門鎖好。剛走在路上,不經意的走在一個太太後面,她一直回頭看我,好像我要偷他的包包,我只好停下來休息一下再繼續走,偏偏她又走得很慢,又跟我路線一樣,我又在她的後面,我看著她好像受到驚嚇偏離道路。哈哈!應該是我真的太像壞人了

【台北】咖啡館晃蕩:巴哈、彰藝坊、早秋、道南館


短暫停留,只有肯亞AA,巴哈咖啡館。


感謝 宗萍 姐的杯墊、花布書籤,彰藝坊偶相與花樣工作室。


在早秋咖啡 debug 老台北慢步地圖,辛苦的 黃新雅 昨夜熬夜弄完,上午上完課又被我抓來改稿,就等印出來了,可是,看了印刷報價,真貴!!! 希望賣得掉。— 在早秋咖啡 CAFE Macho 。


每次到這裡都覺得很溫暖熱情,除了環境以外,還有老闆與老闆娘烘焙、煮咖啡豆的細心。最重點的是有年輕人。— 在道南館。

2013/06/10

【台北】慢步,做為城市人與人之間的介質



散步、設計、書店、咖啡館、藝廊、雜貨店,翻閱了最近的雜誌,都是這類的話題,雖然很高興都是用導覽的方式來介紹這些地方,用生活的態度來報導。但這一切缺少了歷史,就少了根。沒有過去,也就沒有現在,甚至沒有未來!

推廣街道散步與導覽,至少是一種進步,回顧以往公部門花了大筆經費建菜市場,但沒有人要進菜市場買東西,還是在路邊買菜。花了大筆錢整修公園,停車場不夠,又把公園、校園操場挖開蓋停車場,覆土不深讓高大樹木長不成,公園變成很熱的烤箱,現在連下棋的歐吉桑都沒有了。

城市的進步,除了公共基礎建設:排水、汙水、馬路、廣場、公園、市場等之外,還有介於硬體建設與軟性生活之間的介質,這個介質是甚麼?目前並沒有共同一致的共同標準。例如公部門施放煙花,補助藝文展演活動,或者花更多錢辦城市博覽會等等,都些都可以稱為『介質』。

大拜拜的活動,一哄而散沒有效果,不能持續的政策,究竟能夠帶來多少觀光客,或是引進多少財源,甚至對地方來講還變成環境的破壞。從媽祖遶境進香等民間慶典來看,民眾自發性的掏腰包提供吃住給前來朝聖的信眾,每年舉辦越辦越大越熱鬧,甚至可以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慶典也是一種『介質』。

還有哪些硬軟體的『介質』呢?例如小型的社區導覽活動,一家特色咖啡館,一間小的文化展覽館,甚至只是小小的餐飲店,都可以做好這中間的工作。

以往這類『介質』隱身在鄰里間的雜貨店,或者在社區大榕樹下下棋的歐吉桑,公園跳舞運動的歐巴桑,甚至是公司的福委會、社團之中。漸漸地雜貨店已經被 7-11 取代,這中間的介質變成生冷的錢幣,人情的溫暖變成了制式的『歡迎光臨』。

這個『介質』還有包含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活動,轉化成手機、電腦網路的臉書,於是人們不再重視現實世界中的美學,只要手機、電腦螢幕夠大,隨時都可以換上喜歡的背景,而建築也是一樣的,四四方方的現代建築,怎麼看都沒有以前日本時代所蓋的有美感。

這城市的人們漸漸發現,唯有靠自己走出去,從自己家裡做起,變成一家家的特色小商店,不一定要開放給所有人,只要開放給朋友、同好,有彼此共通的語言,即使剛開始並不認識,很快的也可以變成好朋友,多利用網路分享彼此的所有,共榮生命的美好。

這幾個月,我看到這座城市有大大小小不少的活動,歷史街區的導覽散步,或者是用藝術家的角度、設計師的說法來晃蕩於這座城市,也有文化創意的導覽,品咖啡的教學,生活雜貨的店家巡禮,這就是我認為的介質,是一個生活的文化運動。

我們不用再背負起歷史的重量,四百年前航海時代鄭芝龍所處的海賊王年代,至今台灣人出海捕魚還是非常艱困;一卡皮箱就可以出國做生意闖盪的年輕人。這些過往,我不知道是否某個程度代表著台灣人冒險的精神,而慢步運動也算是一種小冒險,但這種小冒險,沒有風險。

慢步,慢慢地散步,可以找尋自我定位,用心參與體會,可以從這些介質發酵而改變這座城市,而我覺得透過慢步,期望在這座城市,留下比瑠公圳還要堅強的種子,雖然這些水圳都已經加蓋埋藏在地下,但透過雙腳慢步去發現,我們可以創造這座城市的下一個文明奇蹟,透過這些『介質』的發酵,讓我們有『根』。

舊約聖經創世紀第十一章,人類蓋了巴別塔,祂們說就讓人類瘋狂吧!這座城市已經太多的建設好像這類通天的高塔建築,人與人之間好像說著不同的語言不能溝通,慢步運動不也正是一個溝通的機會嗎?



2013/06/09

【台北】坦尚尼亞的中藥人生


今早沖了坦尚尼亞,放了大約三個月,老實說是有點不新鮮了,這包豆是我送給朋友,後來發現他完全沒有沖,又被我偷偷的拿回來的一包咖啡豆。

我試著磨細一點,剛沖時悶久一點,但是後來沖快一點,沒想到得到驚人的好喝滋味,龍眼乾、花蜜,瞬間甘甜,但同時也很苦的黏稠味,正如我現在的心情,所有事情都擠在一坨,煩雜的不知如何排解。舌根的苦滋味,有如吃中藥的苦味,我會想到父親在我小時候一直告誡我要吃的苦中苦。

一樣樣完成吧!我的坦尚尼亞中藥人生

2013/06/08

【台北】巴黎米咖啡 Cafe 8mm



每次外頭爆熱,我就會想辦法到這家咖啡館,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裡挑高,紅磚外露有廢墟感,磁磚吧檯好像在浴室,地上的大理石地板整個就很陰涼的感覺。

老闆有更換燈飾,吧檯的燈罩是麥當勞外帶的紙袋,有些燈泡更換成愛迪生燈泡,吧檯上養著麵包蟲,主要是旁邊那隻青蛙的食物,很有實驗精神的咖啡館,老闆對所有事情都很興致勃勃。

點了一杯焦糖咖啡冰沙,類似星巴克的焦糖瑪奇朵,但更好喝。

【台北】溫羅汀的書店,台北的神保町

溫羅汀是溫州街、羅斯福路、汀州路交錯的區域,這個區域因為鄰近台灣大學,因此主題書店、二手書店與各類NGO組織分布在這個巷弄間;在東京的神保町,也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二手書店、古書店。我很期待台北也能有這樣的地方。


溫羅汀地區

愛逛書店的我,是從大一下學期開始,因為剛上大學非常不能適應,總覺得上大學就是要開始玩樂,結束了上半學期密集的基本科目學分,成績公布後有一半的科目被當掉,也就是說下學期的課有一半都不用去上了,空堂的課不知道到哪裡打發,於是就在溫羅汀周邊的書店度過。

二十年前的溫羅汀書店還是以新書的書店為主,二手書店還是在牯嶺街與光華橋下的光華商場居多。窮學生買不起這些新書,於是經常性的蹲著或站著翻完一本書,有時候天還亮著,可是出書店的時候已經夜幕低垂。

當年,有關媒體與國家機器的抗衡,唐山書店讓我在不同角度的思考下,有了進一步的批判性。南天書局在地圖上的收藏,會讓我流連忘返,就好像進入時光隧道般,掉入古代的生活景象。在早期簡體字還是禁書的時期,總會有發財貨車停在台大新生南路側門,書籍裝在木箱或紙箱內,有警察來取締可以馬上開車就離開。明目書社當年明目張膽的賣著簡體書,很多老師學生為了去搶簡體書,把紙箱打開放在地上就讓愛書人去搶購,因為眼力要好,書店取為『明目』書社,有多層的意義。

經營各類主題的新書店還有女書店、台灣ㄟ店、晶晶、曉園、書林書店等,也都在此持續的經營著。

如今,由於牯嶺街二手書店的沒落,加上光華橋拆除後,二手書店來到了溫羅汀這個區域。整個二手書店產業的提升,由原本的舊報紙、厚紙箱的回收行業,買書的人會主動的透過二手書店的回收機制,讓書再度回到市場上循環。這幾年這樣的機制讓二手書店從一般暢銷書的提供,又再度提升改走更細緻的主題書店型態。

在青田街與永康街中間的青康『藏書店』,何老闆有濃厚的個人書房的概念,全部的藏書都以文史哲為主要收藏目標。從國際學舍時代就開始經營的舊香居以收藏珍藏本為專長,但我喜歡那邊藝術展手冊類型的書。永樂座台大店以文學類作品與獨立出版社的合作,加上各式各樣的藝文活動,讓永樂座呈現多樣的面貌。

還有雅博客、茉莉、胡思、古今書廊、雅客、華欣等二手書店,有時候找到一本需要的書,比用網路搜尋找到的書,還要快樂,這些地方都是挖寶的好地方,有了這樣的基礎,台北也有了另一個神保町。

我流連在溫羅汀巷弄內的書店,不需要時光隧道,只要打開書本,我就好像回到大學時代那個年輕的我,蹲在地上看一個下午的書,那個既孤獨又美好的日子,若是有機會讓我在回到從前,問我會不會一樣如此的度過,或許我還會嫌時間不夠用呢!

2013/06/07

【台北】眾聲喧嘩 MONOCAFÉ

點了瓜地馬拉,多樣複雜的風味,我的舌頭不夠敏銳,總是說不清楚味蕾的感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也都有自己的節奏,有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有人怕跟不上周邊人的節奏,有些人講太多,但有些人一直沉默,有些人在社會中缺乏了自己的個性,而這家店,有著一種孤獨的個性,就好像單純的耶加雪菲,即使旁邊是喧嘩的大馬路。



於是,我們都向這隻貓一樣,不斷地望著窗外找尋些甚麼?進來很多常客,也都是年輕人,我用電腦掩飾我的年紀,不斷地朝著鍵盤打字,窗外有抽菸的大叔,復興南路絡繹不停的汽車,對面還有一些修車廠,位於台大後門,有股說不出的熱鬧,但在咖啡館內聽著電子搖滾樂,內心又有點孤獨感。

這邊的客人,多是修長削瘦的年輕人,我會幻想進來的人都是一個個模特兒,好像走秀般的在這咖啡館走動。

店裡有不少攝影理論的書,牆上的黑白照片,淺色系的木頭桌椅,憂鬱中帶點輕鬆的自在,經常看到一個個年輕人打開電腦工作,或是打開厚重的教科書,我想到則是少年維特的煩惱。

【台北】白堊紀咖啡廳(已歇業)


吃得好脹之380套餐,其實我喜歡的是舒適的空間,每次都做在一張大桌子上好像在家一樣放肆,所有的東西都攤在桌上,不過,這應該不是很好的示範。

【台北】GetMore Lab



一進門的手沖咖啡用具吸引了我,在吧檯的老闆,還有在吧檯內的工作人員,簡直是跟整個空間合體,還有外漏的紅磚,流行的3C產品搭配老縫紉機,那種新舊融合的企圖隨處可見。

我點了一杯巴布亞新幾內亞,等著朋友來跟我說故事。— 在 getmore lab 。

2013/06/06

【台北】AMAO Coffee,三萬杯咖啡

今天喝了一杯瓜地馬拉,層次超多樣,我說不出是怎樣的風味。隔壁那桌客人的討論,是台北市市民平常的討論話題,騎腳踏車、運動、敷臉、保養,平常的工作與生活的種種,我想應該是我這個人太奇怪吧!太平常的事情,對我沒有甚麼感覺。


從老闆堅定的表情,還有從他討論咖啡的氣味中,可以知道他有某種堅持,經常在門外抽著菸,總是很恭敬的歡迎客人來品咖啡香。

咖啡館老闆也是咖啡館內外的一個風景。

而我經常很矛盾的,體驗書寫完一家咖啡館,就很少回頭,總是在找還沒有造訪過的咖啡館,我會推開一家咖啡館的理由,我自己也不之知道,或許是一種無止境的追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