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2/24

【尼斯】聽聞流逝



2002年歲末之際,世態蕭索,吾心寂然。既已放浪形骸,目無標記,故於學無所獲,亦無所得。

彼時諾麗曉以大義,提及楞嚴經所言,觀世音菩薩教導從聞思修之法。以能聞之聞性,正智之思惟,一味反聞聞自性,注意能聞之根性,即可漸地得入正定。

「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既破色陰,初階底定,如是漸增,倒是撥雲見日。

楞嚴經 卷六
爾時、觀世音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
『世尊!憶念我昔無數恆河沙劫,於時有佛出現於世,名觀世音。
我於彼佛發菩提心,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
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
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
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獲二殊勝:
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
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照片攝於蔚藍海岸之尼斯港。
觀世音聞道始於聞海潮音,以能觀之智,來觀所觀之境,關照眾生,是苦是樂、是悲是愁,諸種音聲。
請端詳畫面中遠方的船隻,你在此岸,聽聞遠方船笛,漂過心房,音聲幽微流逝,你聽見,卻未留駐,就只是聽見。

2002/08/15

【普羅旺斯】美顏如潮



要是把倫敦比喻成妻室,巴黎就是叫人又愛又恨的情人。

妻室是可預期的,固定化的,太生活了以至難免有些淡而無味。

情人是常軌之外,風姿綽約,好像是屬於你的,但卻充滿不可測的變數。

倫敦勿寧是比較入世的,生活有寧靜的喜悅也會有哀愁,而巴黎則是花樣的青春,只應盡情揮霍,不需理會明天會如何,反正明天總是陽光燦爛。

在巴黎街頭幾天內見到令人怦然心動的女子的數量,在倫敦恐怕待幾年都無法湊集。
他們說西班牙的女子熱情明亮,我在巴塞隆納多日,卻也無緣見到亮麗的女子,在法國太久,再到其他地區,對當地的人與景物都是不公平的吧!

我在普羅旺斯的尼姆Nimes見到這位女子,她在一家露天的越南餐館幽雅地用餐。對面坐著的白髮男子,不知是他的父親或是她的情人,當然這並不重要。

其實見著她與否也並不這麼重要,因為在普羅旺斯或是巴黎,這樣美麗女子的出現,都是平常。

唉!巴黎、普羅旺斯已經夠夢幻了,再加上個美顏如潮,就太過那麼虛幻了!

2002/04/01

【台北】痛苦/享樂:男人身體的感官世界

對於三十歲以上的男人,運動是一件苦差事,寧願待在公司加班,也不願意運動﹔但是有一個場所,卻可以把健身視為一種享受,花錢當當大爺。

*1運動真痛苦

由於這一波不景氣,水瓶子運動的預算一下子大打折扣,我非常不喜歡到學校運動場跑步,流了滿身大汗,濕濕黏黏再回家洗澡,尤其是走路回家的時候,經常給路人甲乙聞到濃厚的狐臭味,而投以異樣的眼光。

我也不喜歡到健身房的跑步機去跑步,有時候在冷氣房跑了十公里只留下了幾滴汗水,又看到健身教練的肌肉,以及年輕美眉的體力充沛,低下頭來只看到中年男子腹部鬆垮垮的墬肉,如何運動節食也無法達成理想目標。

有一次幸得年輕女教練的悉心指導,讓我信心大增,但是走下了跑步機的時候,由於慣性的影響,居然跌了個狗吃屎爬不起來,還是女教練扶了我一把。

因此,水瓶子選擇的運動場所就是游泳池了,但是有內建游泳池的健身房實在不多,價格又高﹔學校公園附設的游泳池,只有暑假開放,人潮洶湧,起了個大早跑去游泳,與一大堆阿公阿媽同擠在一個池子,沒想到這些人,擋了我的方向還老神在在裝作不知道,踢到了我的命根子還罵人沒教養。

眼看著水瓶子的身材就要媲美日本相撲選手了,突然靈機一動,下班就跑到了一個二十四小時經營的聲色場色去運動了,不是酒店也不是KTV,沒有理容院的小姐在門口站台,更沒有老鴇在門外拉客。

當我興高采烈的到了服務大廳去問入場的價格時候,每一個服務生簡直嘴巴開得像金魚、眼睛就好像看到上古人類一樣,當我再問一句:『你們的池子可以游泳嗎?有多長?』,小弟看到我的表情正經,卻回答不出來,另一個小弟只好開玩笑的說:『架哩長!』,同時雙手張開比了一個玉玲瓏的招牌動作。再看看剛好有折價券在賣,於是我毫不猶豫的買了二十張,不用加入會員、沒有會費、不限期限,進去運動也不限時間又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可以看HBO電影,又可以休息睡覺,實在是划算,看看這家店也經營了十年左右,不太可能倒店,於是我掏出信用卡,六千元給他刷了下去。

*2終於放鬆了

我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發明了,進了那個可以運動的聲色場所,你要先脫光衣服,他們會給你一個置物櫃,拖了鞋子有人會幫您收好,衣服也可以同時拿去送洗,到了浴室一定要先洗澡,然後可以去泡泡熱水,真的很燙的熱水,然後可以跳到大池子去裸泳,沒有泳衣的保護,我的小弟弟有一點不自然,不過習慣就好了。

你會看到有一個男叔叔,會跑來問你是否要搓背,雖然我是很想啦!不過看到每個人都說不需要,我也不敢加入,自己搓搓就算了。

當你的筋骨舒展開來之後,可以去沖強力水柱(也叫做spa),這時候時間也差不多過了半小時了,有一點運動到的身體也累了,起身到了蒸氣室、烤箱,把剩餘的汗水給排出來,再沖個澡,就可以穿衣服走人了,但是如果您發現還沒有被折磨到,可以到中間的冷水區,一咕嚕的跳下去,你會發現全身一陣酥麻,過了三十秒,全身熱呼呼的。

如果仔細地觀察來消費的客人,真是三百六十行都有,有陪著老外一起來談生意的人、有胖的看不到自己肚皮下面那話兒的人、有刺龍畫虎的黑道大哥、有醉翁之意的老背背、當然也有想當大老闆找回自信的中年男人,而我,也不過是其中一個男人罷了。

您知道了嗎?沒錯,這個地方就是三溫暖!被政府列為特種行業的地方。

如果您認為三溫暖的地方就只有這些設備的話,那就錯了,水瓶子換好了乾淨的輕便衣服,吹乾了頭髮,忐忑不安的走過了長廊,突然看到一間一間的按摩室,有老經驗的男按摩師,也有丰姿猶存的漂亮姊姊,本來會想一股衝動跑進去跟那些姊姊聊天,按上一節一定舒坦愉快,但是礙於經濟不景氣,又沒有標價,服務一定比東南亞國家差的多,所以放棄了。

*3享樂別有洞天

這時看到一桌桌的飯桌,有一些商務人士帶著國外的客人用餐,突然一個美眉想找我聊天,我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拒絕了,只見諾大的休閒區人聲吵雜、煙霧繚繞,不過還好的是他們的規模大到可以分出非吸煙區,我趕快隨便找了一本遠見雜誌,假裝啃書休息了。

這時我聽到了一些對話,有些美眉會拉著客人說可以一起走過盡頭的那面鏡子,這時客人也不是省油的燈,直接傻呼呼的回答:『怎麼可能,又不是卡通,鏡子後面怎麼會有路!』,顯然這些尋歡客也是老馬識途,不想多花點錢,只想找人聊天放鬆而已,而那些美眉我想也只能討了點飲料或是雞尾酒喝喝,有些澳洲來的客人,有時也是過分,一杯飲料也不給賞。

當我用功的看雜誌的時候,會突然小弟出現幫你倒茶,有時莫名其妙背後會突然有香水味傳來,回頭一看又不見人,牆壁會突然有控隆隆的聲音,又不像是老鼠,待我仔細的觀察推敲,此處原來到處有暗門通道,簡直是魔術表演的舞台。

本來想到暗房去看一場HBO播出的電影再走人了,想想還是不宜久留,或許哪一天被老婆趕出家門,再來睡上一覺,應該比住旅館還要便宜。走出去後結了帳,原來皮鞋被擦了亮晶晶花了兩百元,衣服送洗費用也不低,還好我沒有搓背按摩,如果被美眉拉入密室,我想我可能又要繳信用卡的循環利息了。

自此之後,我還是經常光顧,應用到的只是三溫暖區,洗澡泡熱水、游泳沖水柱、烤箱蒸氣後就走人,一個半小時,汗也流光了,比起健身房,其實蠻划算的,當然要特別囑咐不用擦鞋不準送洗衣物,只有基本消費額。

如果有一天你到這裡來,看到水瓶子一直在裸泳,千萬不要跟我打招呼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