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30

【廣島】20190630@10:吳線,竹原,三原



1. 吳線,觀察了一下,居然是單線鐵道,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開的爆慢,很好睡。
2. 竹原,森川邸的庭院太美了,有一群攝影師卡在裡面拍模特兒。
3. 三原,章魚、章魚、章魚



超夢幻瀨戶內海景號
乘坐者大部分是老人家

2019/06/29

【廣島】20190629@09:尾道松翠園大廣間的分享。仍有一些秘境未達,水尾之路、爽籟軒


今天的尾道熱鬧了起來,假日神社有些活動,商店街的撈金魚池也擺出來了。等下要在漂亮的松翠園大廣間分享老屋故事,也是自力修屋的案例。

當時收到從尾道寄來台北的宣傳海報,一眼就看出是青田七六的洋式凸窗,今天見到在尾道大學美術系老師的設計者本尊。

他說有次來嘉義參加交流活動,早上要趕飛機,只能上午六點到青田七六在圍牆外拍下照片,對於客廳的窗戶印象深刻,於是就設計出這樣的海報。

今天在松翠園的大廣間演講,修復的美學概念非常到位,每個角落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特別的,就是窗櫺的圖案。



1. 水尾之路
2. 淨土寺,東京物語最後一幕
3. 爽籟軒
4. 商店街又有擺攤夜市
5. 紙片書店

2019/06/28

【廣島】20190628@08:這位是 NPO 尾道空屋再生計畫的主事者,豊田雅子小姐



十幾年前買下了一棟 1933 年的老房子(高第之家)作為再生計畫的辦公室,如今辦公室已經搬到另一棟老房子。高地之家則緩慢的整修,未來將成為民宿。

這些老房子多年空著閒置的狀態下,有人能夠使用是最好的。NPO 就是這樣的催生者,並且身體力行,隨著豊田小姐在尾道大街小巷講著一棟棟老房子的故事,跟街坊鄰居打招呼,有到過尾道的人應該知道,難得在巷弄內會遇到人,豊田小姐好像磁鐵一樣,把鄰居都叫出來。在這個上上下下斜坡的道路系統,其實"道路"本身就是一個"廣場",市民的交流就是靠著這些道路系統。

尾道有許多老房子拆除,但是留下的空地,重新整理成為公園,這些在官方規定下,無法成為公園的空地,只能靠民間的力量自己整理,雖然公園並不是很漂亮,但是透過一種廢置重用的概念,有達到讓小朋友、居民來使用、停留的目標。

對於我來說,每一個轉角都是驚奇。

豊田小姐對於水井似乎也很有研究,尾道有多少水井也都有調查過,更令人驚訝的是他承租三軒家町的 NPO 辦公室屋內居然有一口水井,斜坡的道路加上垂直的水井,電車轟隆隆的畫過尾道,一旁的海港與對岸的工廠,形成了尾道獨特的風景。下次你來尾道,應該多注意一下街角的水井。

明治年代鐵道的開發,昭和時代歷史主義、現代主義建築的樣式,整個尾道彷彿就停留在各年代因為繁榮而蓋的建築,但是繁華過後並沒有把老建築拆掉,保留了一個時代的化石標本。

我這樣形容或許並不精準,老房子也逐漸面臨到了要拆除的年紀,豊田小姐的老公是專業整修茶室的師傅,木結構建築整修特別專長,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會找別處的建築師來重構尾道的老房子,看到一棟重構的老房子凸顯了南洋風格,而且規定廢木料不能丟棄,必須在原地重用,我想這樣的精神困難的不是金錢,而是時間。

豊田小姐三十歲以前從事旅遊帶團的工作,能夠全然的拋開以前的職業,全力投入空屋再生,實在令人佩服,當晚他自費大概一晚一萬元台幣,去住在一個公寓改建為旅館,由印度設計師設計的案子。由外地人花巨資投資的高級旅館進駐,在地努力很久的豊田小姐心中非常感慨,不過我相信原本就是港口的尾道,應該很能包容外地人,這邊的空屋再生,很多是外地來的年輕人經營的小店。

我看著每到一間老屋,豊田小姐利用很快的時間幫忙把地上的雜草拔除,或者把石頭鋪平,對土地、空屋的再利用,大家來尾道旅行,不彷多花點時間拜訪這些空屋再生的點。

PS. 圖說,我們經過大林宣彥的家門口,剛好這位導演在尾道拍攝過許多電影,高地之家曾出現在電影中,而該導演其中一部是《穿越時空的少女》,我真的覺得空屋再生,真的是穿越時空的事情啊!— 在尾道空き家再生プロジェクト Onomichi Akiya Saisei Project 。





渡邊老師的旅遊筆記在尾道當地美術館展出,看到眾多台灣老房子現身,非常感動。要是台灣每個鄉鎮都力捧在地人,那麼台灣各地的展覽館一定很豐富。— 與 Yoshitaka Watanabe 在なかた美術館

2019/06/25

【沖繩】【廣島】20190625@05:聖クララ修道院、玉泉洞、洞穴咖啡館、人孔蓋展



1. Sei Clara Monastery 聖クララ修道院
2. 玉泉洞,辛巴威人帶導覽,由非洲人來說明港川人生活習慣,人類的遷徙圖,也算好玩。
3. 洞穴咖啡館一直下雨,但其實外面沒有雨
4. 廣島車站旁的百貨公司,居然有人孔蓋展覽

2019/06/24

【沖繩】佐喜真美術館,沖繩的慰靈日


衛星圖上的美術館,幾乎被包在美軍基地內,有個很巨大的龜甲墓

小小的美術館位於沖繩傳統墳墓的旁邊,這是佐喜真家族的墓地,外觀呈現龜殼形狀,戰爭期間家族人經常躲在墓穴內!

作為一個反戰的美術館,每年的六月二十三日,登山美術館樓頂,有六段二十三階,夕陽的光線透過圓孔照射這條軸線,也會照到古墳,成為了一個祈禱的場域,看著遠方海面,也就是沖繩的終戰日。

這座美術館被包覆在美軍基地內,主要是 1992年佐喜久道夫直接跟美軍交涉,要回這塊土地,沒想到美軍答應了,於是 1994年11月23日這座美術館完工,一個朝著美軍基地的美術館,帶著祖墓的想望,透過陽光呈現給世人。

進入美術館中最震撼的應該是1983年的『沖繩之戰』,高反差的顏色,只有黑白紅藍的呈現戰爭時期的景況,八連作巨大圖畫:久米島大屠殺/久米島大屠殺/龜甲墓/燃燒的防空壕/喜屋武岬/集體自決/拂曉的射擊/姬百合塔。


雨中的美術館,不是很顯眼


美軍設施告示牌


不能隨便亂停車


登上樓頂的台階


每年六月二十三日夕陽會從遠方這個洞照射過來





常設展還有浜田知明、草間彌生、照屋勇賢等人的作品

【沖繩】20190624@04:佐喜真美術館、勝連城跡



1. 佐喜真美術館,樓頂的階梯十分經典,這條中軸線到底通往哪裡呢?
【沖繩】佐喜真美術館,沖繩的慰靈日
http://trip.writers.idv.tw/2019/06/blog-post_24.html




2. 世界遺產:勝連城跡




3. 宮城島命御庭 製鹽工廠,加鹽巴的牛奶冰淇淋,好吃



4. TIMELESS CHOCOLATE



5. Tokyu Hands

沒有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