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1

【沖繩】20190621@01:那霸的現代主義建築真是豐富,也製造出了眾多的後現代大樓



1. 早餐 お食事処みかど,服務人員全歐巴桑,豆腐定食好吃
2. 世界文化遺產:首里城
3. 金城町石疊道
4. 世界文化遺產:識名園
5. どん亭 牧志店,只有當地人來吃分量超大的餐廳。
6. 第一牧志公設市場,二手古本書店 secondhand bookstore Urara
7. 珈啡茶館 since 1974,インシャラー,又是一家歐巴桑服務歐吉桑的老咖啡館,有不少沖繩藝術的書籍。
http://w1.nirai.ne.jp/sobe376/

2019/06/18

《世界建築師完全圖鑑》x《古希臘》



前一陣子看過一篇朋友轉傳一個大學教授把中國留學生退學的文章,的確目前做學術研究的風氣很差,網路搜尋一下就複製貼上交作業。

所以規勸同學可以看這類圖鑑的書,要抄也要會抄。我為何喜歡看圖鑑類的書,因為很容易了解,無論是完全不懂得情況下也可以看得懂,等到有了一些基礎再翻閱又可以獲得更多。

但,圖鑑的書籍要做的有內容必須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關注一下有無矛盾,而且要海納百川再篩選,這是我覺得目前台灣圖鑑書最容易失敗的盲點。



我有一系列楓書坊的圖鑑系列,主要翻譯日本建築圖鑑,木馬文化在二十年前也翻譯了一系列建築相關的書,書名有用國家、城市甚至是帝國、地區等來區分這些地方的建築樣式。

我心目中理想的建築圖鑑,慢慢地被 google 3D 地圖實踐了,只是 google 做的還是基礎工作,要在 3D 模型上標註材質、樣式,演變的歷史,還需要更多人的努力,有建築師這個名詞,是從佛羅倫斯文藝復興透過公開競圖而形成的一個行業,日本也是在明治維新後學習西方,開始透過競圖培養優秀的工程師,我們的總統府當年就是這樣成形的。

而日本當年的建築師也都是從技師開始培育,唯有從頭到尾一條龍的產業,才有可能培養全才的這樣的概念,國家才能強盛,在國際化的概念下,這樣的思維還是正確的嗎?

對於各產業,我沒有標準答案,但是多培育台灣人才,我們一定要多給機會,希望台灣能有國際級的建築師!

【台北】水瓶子咖啡會 No.02 @青田七六


很感謝今天上午準時九點來喝咖啡的朋友,有鑑於第一次去裝熱水的手忙腳亂,這次帶了一個快煮壺,結果沒想到快煮壺的防燒機制,讓熱水熱不起來,於是,比第一次還要手忙腳亂。

短短不到一小時就咖啡會友,一期一會,因為都是使用玻璃的咖啡器具,本來要多講玻璃變成建築材料的一段小插曲,結果我忘了講,就補充在下面。

一個英國園藝師約瑟夫.帕克斯頓率領花園園丁試驗以玻璃與鋼鐵建造巨大溫室的可能性,在 1851年的倫敦萬國博覽會水晶宮嶄露頭角,於是在後來的百年,玻璃逐漸成為建築中標準的材質,日本在昭和時代的牛奶燈,或是彩繪玻璃、大片的玻璃,成為今日骨董商的珍貴名品,也在日劇中經常看到名貴、有錢的象徵。

意外的,讓大家喝到低溫萃取南投國姓咖啡,是不是都是小時候龍眼的滋味呢?

PS. 下次咖啡會直接帶水滴咖啡去就好了,迅速消暑。— 與Steven Wu 、 Pei Han Panm、Emilie Tsai 、江巧文、亞蘋、 Janet Chen、李彥廣、 Camille Chen和黃文珍在青田七六

【台北】Coffee Sind



每次經過這家咖啡館,吧檯前都坐滿了人,剛好今天只有一個客人,於是就很大方的坐了下來。

老闆熟練的技術,還有對於咖啡味覺的描述十分恰當,能夠在坐下來的同時,就能夠遞上白開水,又能夠同時介紹目前店內有的咖啡豆,很快的進入了拍照模式,我喜歡拍攝沖咖啡時候專注的樣子。

今日來的時候,剛好有新產品手搖磨豆機,把玩了一下,然後看著小瑜連續出了幾杯不同的咖啡,有內用、外帶, Elaine 手沖冰鎮,沖的速度更為緩慢。短時間近距離很快的就接觸到不同咖啡的製作法,非常科學的化學實驗,卻是人生過程中有趣的調味。

位於忠孝新生五號出口,人來人往的捷運站口,幾年前剛好朋友想要開咖啡館,帶她在附近繞,結果聯絡了一下剛好附近的房子都租出去了,沒想到 Coffee Sind 利用這個只有吧檯的小小空間,創造了這麼美好的咖啡體驗,也給想要開店的人有所體會,好的產品不怕沒有客人。

吧檯的鬥魚缸,以及上面的綠意,還有眾多的扭蛋公仔,上杯旁的多肉植物,只有四個座位,卻有無限的可能。

2019/06/17

《臺博物語》x《他者與臺灣》



把自己抽離出來,觀察台灣在日本時代前後的改變。雖說這是學者不帶感情的一種分析,若臺灣是一個人,這是很殘酷的過往歷史,但透過這樣的抽絲剝繭,我們才可能繼續往前走,不然,歷史還是一樣會重演。

2019/06/15

《迪化街傳奇》x《街屋視野》



我很喜歡看不同時代對於同一個地區的詮釋方式,若在查照台灣日日新報的記者劉捷所寫的《大稻埕點畫》,不只是不同時期呈現不同的樣貌,到了現代,整個大稻埕長形的街屋,對於商業經營的詮釋與認知方式,都大不相同啊!

這是多元文化的一種必然現象,只是我們缺少了強而有力的詮釋!

《迪化街傳奇》以經濟商業角度切入,加上了大企業家族的發跡方法,分析在大稻埕經營成功的人,我覺得也只有記者能夠有這樣長期的採訪記錄與報導,現在的媒體記者好像都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

《街屋視野》以建築樣式的調查,輔以傳統家族興建的原由,並加上後續的經營者使用的改進論述街屋的演進,我相信調查起來非常辛苦,其實很難分類與歸類。

個人覺得分章節的方式,還有建築樣式的分類分法太過細緻,造成統計上樣本數統計的結果好像不具有太大意義。不過,至少能夠分析出迪化街幾段街區的發展歷史與當時建築的熱潮,我們好像很少用這個角度去分析台灣各地的老街,值得讚賞的研究方法。

現在要能夠要求媒體做專題採訪報導進一步分析,已經是奢望,或許老記者退休後可以來做這個苦工?我突發奇想若有老里長、仲介公司老員工、老廟祝願意來做在地紀錄,用不同角度切入,或許也是一個方法。

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在地出版品,累積我們文化的厚度。

台北畫刊 617(2019年6月) 推薦閱讀《台北慢步》#女文青


《台北慢步》雖然已經出版快一年了,還是感恩!— 和連俞涵。

2019/06/12

【台北】日出咖啡 Amis與書存,果然名不虛傳



剛好前面有客人點了咖啡,於是剛好觀摩了幾種不同手沖的方法,Amis的動作很快,簡直目不暇接,而且還一邊講解。

除了金澤式點滴的燜蒸外,還有第一次磨超細粉讓100度水浸泡,或是在第二段與第三段做了些配合快速水流攪拌,沖完咖啡後加水的調整,能夠這樣玩口感而能收放自如,原來 Amis 已經玩了十五年。

調酒與咖啡,嗅覺與味覺,加上了故事與展演,面對不同的客人還要有不同的互動模式,Amis 頭腦清楚邏輯超強而且反應快,可以看到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溫情。


台北文創誠品二樓的日出印象 CAFE SOLE 吧檯

每次去松菸,都會來這家咖啡館坐一下,沒想到這裡小小的吧檯生意比舊廠房的主店生意要好得多。

雖說咖啡館就是以咖啡為主,但這樣的吧檯,手沖咖啡其實已經變成了一場表演!

仔細想想這句話,或許套用到各行各業也都可以適用,所有的器具、燈光,還有吧檯手的一舉一動,還有挑選咖啡與客人的互動,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除了咖啡的味覺,還有咖啡的產地、製程、烘焙等過程的熟悉,沖煮咖啡時候的敏感度,不但物理化學要強,歷史地理也都要用上,英文也要一級棒。研究更透徹的人,聖經中提到的咖啡,或是可蘭經的咖啡,甚至是戰爭中的咖啡,拿破崙與咖啡,甚麼事情都可以跟咖啡豆扯上關係,端看你用甚麼角度切入。

最近經常在不同咖啡館的不同場合遇到咖啡人,厲害吧檯手可以到處去支援,讓我想起了台灣傳統婚喪喜慶的總鋪師,帶著一把刀就可以行走江湖,那麼咖啡吧檯手也只要帶著自己習慣的手沖壺與濾杯,就可以走遍各大小咖啡館囉?

第一次看到動作那麼優雅的吧檯手書存,聊了一下,他決定用這個咖啡比賽得獎使用的濾杯,傾斜手沖壺,我想可能他這樣比較好控制流速,坐在霸台前討論了很多咖啡比賽使用的器具與手法。

非常特別的,書存適時旋轉時由外往內沖水的方法,可以讓口感更為明亮,真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方法。

他說:一般來講吧檯手還是要使用公司規定的濾杯與沖法,除非跟客人比較熟,想要嘗試不同的味感,才會把自己的法寶搬出來使用。

從選豆、磨豆,用噴氣方式把咖啡銀皮吹走,讓客人聞香、搖一搖溫熱後再聞,控制水溫,放入濾杯手沖、冰鎮,然後出杯,這時手還不能休息,清潔磨豆機,整理器材,幫客人補白開水,這一系列的過程,其實真的非常不容易,要是我來做,可能手忙腳亂,還要記住哪位客人點了甚麼咖啡,厲害的吧檯手,甚至還要知道客人的喜好,或者是上次點了甚麼豆。

大量的需要與客人的互動,一直學習補充新知,所產出的一杯咖啡,這樣的職業,只能說非常酷!

2019/06/11

《亡命之途 Paradise Next》



節奏快的時候很快,慢的時候很慢,豐川悅司太冷靜,而妻夫木聰太躁動,謝欣穎太過浪漫而不切實際。

中間有太多的矛盾與不合理,導演把張力拉的太大,懸疑放得太多,很可惜最後收尾似乎預算不夠,把車子燒掉,妻夫與屍體坐小船出海就結束了。

希望有機會把後半段能夠重拍,把層次提升。

平白無故死了一個年輕女孩,就只是因為老闆娘的一句話,還是很無辜的跟兩位亡命之徒的愛人長得很像而已?

黃仲崑與兒子黃遠表演的很到位,但還是死在無敵殺手下,使用原住民的音樂只代表人類原始的愛恨情仇嗎?還是代表天堂?

花蓮是日本時代最早的移民村,南島語族從台東出發出海,這個亡命之途走的天堂路線,也太詭譎了吧?

《從諷刺漫畫解讀日本統治下的臺灣》x《漫畫台灣年史》



國島水馬的諷刺漫畫,通常就單格,以誇張或扭曲的手法,有時以動物擬人化,乍看之下莞爾一笑,但是實際思考起來,還真的非常貼切。

這兩本書本來對台灣人來說應該是耳熟能詳的歷史,可能我們缺乏對日本時代的認識,需要很多文字解讀才能了解。

法國大革命後,興起的這樣的諷刺畫,莫內曾經是箇中高手,所以通常是站在反官方的立場,也讓後來的媒體大多站在永遠的反對黨立場,可是近年網路媒體興盛,這樣的手法不只是反官方,而是同溫層的大鳴大放,應是值得研究的主題!

2019/06/10

《世界廣場之旅》另一種廣場論



當我以為一座偉大的城市,一定要有許多讓人民聚會的大廣場,但看完了這本書,就完全改觀。

就人類存在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廣場,厲害的廣場應該是跟隨時代演進改變的。

除了我們認為四四方方平坦的廣場外,階梯也可以是廣場、道路也可以是廣場,海上河上也可以形成廣場、寺廟的參道、禮拜大殿、商店街、地下街,也都是"廣場"的概念。

該書的"尾道"那一篇,讓我豁然開朗,原來這樣的山城也有廣場啊!難怪在尾道的繞境活動,最後一關是要衝上坡度很斜的參道,進入寺廟結束。


2019/06/09

【台北】不只是圖書館,給各地蚊子館的再生啟發



到了地方鄉鎮,尤其是車站旁,一定都會有倉庫,這幾年的再生多半是委外經營咖啡館,不然就是委由在地文史工作室的志工來管理這些展覽室。

咖啡館不一定經營的下去,文史工作室也經常得靠熱情說唱俱佳才能維持,當展覽館的也需要有些經費才能經常更新,不然每次去都是同一檔展覽,設備也經常故障。或許能夠把這種閒置空間讓官方的圖書館來管理,也算是一個解決辦法吧?

松菸的這個圖書室,不但燈光打得好,挑高很適合閱覽工作,看出去窗外許多南洋植物,綠意盎然,即使是假日來,人數也不算太多,算是一方秘境。

許多設計、攝影、藝術相關大部頭的書籍,平常也買不起,就算買了家裡也不太容易放得下,在此花一天八十元,好好的翻閱,十分划算。

不只是圖書館,只是有一些人在沙發上睡著了,還有在座位上化妝的行為,不只是不太好,這是我今天大叔碎念病發作,下次周間平日再來體驗看看。

《東京未來派》x《喫茶萬歲》



不知道為何經常在咖啡館遇到清志老師,也經常在路上遇到哈利?這好像有點反過來,應該在路上遇到清志老師,在咖啡館遇到哈利啊?

能夠同時出兩本套書,兩個人異口同聲說寫太多了,非常奇妙的這兩本套書的交集是咖啡館(喫茶店),但沒有交集的卻是『東京』。

為什麼會這樣呢?哈利說:《喫茶萬歲》內容太多了,本來可能要出三本,但最後把『東京』的喫茶店捨去了,等下回再出版東京的喫茶萬歲。

明明來聽演講前,就在咖啡館吃飽了,中午也吃了很多食物墊肚子,但是演講結束離開時胃就開始不舒服,彷彿身在東京走了一整天,進入了三、四家咖啡館的行程,比較重烘焙的老咖啡味加上隨便點都很好看好吃的特殊點心,一直停留在我的味蕾,以及很多的胃酸。

原來,看照片聽兩位作家的分享,我的身體就用記憶力來恢復這樣的感覺,實在非常的誇張。

請一定要支持台灣作者,一生懸命的內容,一定要買。

《出發》碎念



看似不斷重複跑步,練習、超馬上場反覆的過程,這樣的人生歷程,其實面對的不只是自己。

這輩子能夠反覆的執行夢想的人,應該不多吧?而透過跑步,認識自己的身體,也認識自己的內心,我想在跑步的途中,永遠都是與自己對話,也是不斷的突破。

陳彥博在最能得到冠軍的那場比賽途中昏倒了,剛好那場父母也來觀賽,或許是對於自己太有信心了,而忽略了身體承受不了,無論是心理還是生理。

大部分的人很難承受孤獨,或者很難承受孤獨!

電影播放結束,燈光亮起,我看到了一半是小學生,不知道對於未來有甚麼樣的啟發呢?而想要重新出發的,是不是這些帶小朋友來看的父母呢?

人生到了半場,到底是要繼續堅持"夢想",還是要選擇怎樣的道路,其實看完了還蠻徬徨的。

PS. 旅行與各樣事情都可以結合呢?

松菸百貨公司書店與咖啡館所見

為了衝早場電影,來了誠品電影院,看完了非常感動,很多大人帶小朋友看這部勵志片,而且觀影途中發現小朋友都有所感動,阿公阿嬤更是哭成一堆,感覺台灣有救了。

結束後去逛一下書店,發現有一位約莫三十歲男子獨自在逛書店,邊逛邊打電話聊天,聽口音是台灣人,整家書店都是他的聲音,而且還四處遊走。

本來想鼓起勇氣叫他到書店角落講電話,想說還是算了。

不久,遇到一對夫婦與一個小朋友,小朋友想要買書,但是父母不肯,僵持不下小朋友開始摔自己的東西。媽媽一邊划手機一邊很冷靜的,這是每天在上演的戲碼,本來不太在意!可是,這位媽媽居然靠坐在放滿書的書架上,屁股還把書折到了,還坐在那邊大概有五分鐘一直划手機。

本來想鼓起勇氣叫她不要坐在書上面,想說還是算了。

不一會,又看到了一對熱戀的情侶,女朋友一直翻看著書,說好可愛好可愛,然後這位男朋友只是陪在旁邊傻笑,也沒有打算要自己逛書翻些書的想法,每次看到這樣的情侶我都不知道要如何看待,只希望更各自培養自己的興趣。

本來想鼓起勇氣叫男朋友自己去找喜歡的書吧?想說還是算了。

進了咖啡館,遇到了熟悉的店員,點餐結帳坐定後發現隔壁一桌男女朋友佔了四個位置,陽傘、蛋糕、餅乾、包包全部雜亂的放在桌上,不一會把外帶的點心打開,並且說了好漂亮之類的話,準備要開始吃,我驚訝說不出話來,心想一般的店家應該都是禁吃外食的吧?

本來想鼓起勇氣去跟她說,這時正義的咖啡館店員出現在女孩前面:不好意思!我們這邊禁帶外食。

前幾天朋友才傳說台灣人搭捷運的素質很高,本來想要認同的時候,在外國觀光客很多的文化園區,出糗的都是台灣自己人啊!


2019/06/08

藤森照信《日本近代建築》x《藤森照信建築史的解題》



看藤森照信的書,不會出現很多建築的專有名詞,即使連左邊這本《日本近代建築》類教科書,都很容易進入。

會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羅馬時代有別於希臘時代的神殿,由木構轉為石構,也因為羅馬式火成岩構成的地質,於是發明了混擬土的工法,可以快速的擴大建築的尺度。

原以為這樣的故事就結束了,沒想到,到了近代從混擬土進階到了鋼筋混擬土,要從歐洲的工業革命開始去分析,形成這樣的建築材質的歷史,使用這些建材的,並不是建築師,而是從園藝師加強盆栽的結構,意外的成為更為兼顧防震的建材。

而後,安藤忠雄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清水混擬土,又是另一則故事。

興建鑄鐵玻璃的溫室,並且在城市博覽會公開後,能被大眾接受到大量的採用,這些建材的革命,是近代建築史重要的里程碑。

【台北】捷運地下街



十幾年前公司在附近,所以看著這個地下街的興衰,這個轉角走到忠孝敦南的地下街底,其實有很多畸零的轉角,每次經過都想說怎麼應用。

我覺得這個轉角最近這一年的改作算是成功的,能夠讓人坐下來用餐休息一下。但,那個吧檯為何要做假的,為何不設計成一個真正的咖啡吧檯呢?

台北捷運各處都有大小不等的閒置空間,我想公部門一定都考量很多大小事情,既然很多事情都已經 e 化了,我覺得很多都可以給廠商做一些商業實驗,有關藝術展覽、演講、導覽場地,甚至是給學生辦活動,都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2019/06/07

【台北】轉眼大學時代與貓空的交會,就要滿三十年了,邀月茶坊



1989年7月7日,是貓空邀月茶坊的開幕日,剛好那時候大學時代,假日晚上都要開車上貓空塞車,整夜不睡的山中,全部都是去喝茶打牌聊天打屁吃野菜燒酒雞,順便聯誼的日子。

感謝朋友開了吃喝玩樂的讀書會,居然讓我重溫大學荒誕的夜晚,但如今已經是歐吉桑、歐巴桑的客人,喝茶喝到晚上十點鐘就要趕下山搭捷運回家。— 在邀月茶坊。

天井下的領悟《范保德》



利用台灣一家三代經常生活在一起的公寓大樓與天井組合,拍出父親與家庭關係的輪迴,如同單純的雨滴落下的聲音,不斷的重複、演變、放大的配樂,只有這一幕抽象的景色,道出了整部片的精神。

台灣的傳統老街,以迪化街為例:前面是店面,後面是倉庫,天井是產品加工的地方,兒子結婚就要往上加蓋一層。利用這樣的公寓中的天井來說故事,保德五金行、永興旅社、第凡內洗衣店、阿猴水果店、正民診所,一個小鎮一條街上的故事,縱橫三代,如同這個天井的天啟,台灣的父親猶如天井下的人,到底是永遠要被關在一個家內,還是要離開家出去闖盪,這一個二選一的選擇題,變成了一個是非題。

范保德的父親,在圓山飯店那一幕匆匆的交代了一下,然後就跑到日本去做生意了,遺棄家庭到日本當人口仲介,後來選擇了跟美國女人結婚。

范保德年輕的時候到旅社遇到年輕的郭毓琴聽羅大佑的歌《未來的主人翁》,重複十二次的飄來飄去,讓年輕的郭毓琴未婚懷孕,跑到了香港將小孩送給了哥哥扶養。

配合小蔣過世,隱喻蔣氏父子政權被鎖死在台灣,范保德的專利權,賣到了日本,而范保德與郭毓琴的私生子newman如同宿命般走到了天井,雖著上一代的過世,恩怨已經消失,但如何走出宿命,這正是台灣目前的難題。

2019/06/05

【台北】行天宮社會大學:古文明慢步:日本的建築1:奈良京都神社寺廟等



這個題目很難講,也很簡單,我又變成甚麼都講,結果好像甚麼重點都沒講到。

101種咖啡製作 No.011-020


No.011 20190605

十幾年前還在內湖科學園區上班,剛開始興盛手沖咖啡,也有同事集資買膠囊咖啡機,但是總覺得不夠方便,在咖啡館看到愛樂壓,二話不說就買到公司用。

下次來試試看,用高溫牛奶去萃取出咖啡,不知道甚麼味道呢?


No.012 20190608

今天又有新玩具,只是發懶在想,每次旅行在外懶得攜帶手沖壺怎辦,於是在網路上找到了下圖左下這個小玩意。

20g的咖啡豆,把這個好像蓮蓬頭的中央注滿水,大概100cc的水,滴完大概花了60秒,然後再注滿水看著底壺的刻度到了240cc,就可以移除上面的咖啡濾杯。

這個簡單的工具沖出來的,當然不比手沖,但是有時候不想花心思沖一杯(壺)咖啡,這樣的小工具也不錯!

若可以調整流速,上面加上刻度,就更棒了!


No.013 20190610 熱牛奶萃取咖啡

喝起來算是成功的,很重的可可味與牛奶味。不過,單品咖啡的層次不見了,可能是萃取時間太久了,下次試試十秒鐘就往下壓。

先用煮沸的熱牛奶 200cc 放入倒置的愛樂壓,攪拌後放置三分鐘。壓到一半壓不下去,突然一瀉千里,以為是濾紙破掉了,打開看並沒有破掉,但不知道咖啡細粉從哪裡洩出去,只好用金屬濾杯再過濾一次,最後再加入100cc牛奶。

咖啡豆:巴拿馬 20g,磨豆小富士刻度1

2019/06/02

【台北】青田七六導覽



今天來了很多組客人,我這組是台大通識課程醫學人文,一組是在榻榻米講故事給小小朋友,一組是大安區公所舉辦的灣生回故鄉相關的導覽,另一組可能是畫畫課程。

既然是台大的課程,我就講我在台大的一些事情,很悲哀的同學好像沒有甚麼感覺,那麼就再接再厲講一下後藤新平、森鷗外在台灣的事情,也說明了一下謝唐山、蔣渭水等人都是醫生,這些醫生對台灣更有不同的影響。

雖然看起來同學沒有甚麼大的感覺,但是,看到有些同學在查詢手機,表示有人還是對這些陌生的姓名有點好奇心。

還是,只是單純自己在划手機而已呢?

【台北】鄭勝吉老師帶逛小廟



台北巷弄的小廟很多,尤其是萬華區一帶,每次在巷弄散步都覺得是誤闖人家家裡,只敢拍攝外觀,這次跟著勝吉老師走,意外的發現了好多特別的名人落款。

照片只是天后宮的一小部分,我喜歡找日本時代的落款,可以清楚了解這些寺廟與周邊商家的關係。

而這些小廟還有在某家的一樓庭院,自由的讓路過的人進去參拜,也有在公園中間的,也有在住宅裡面的。

最後,結束的時候剛好在學海書院--高氏宗祠前。可惜保存的不是很好,這幾年路過一直是這樣的狀態。

到底古蹟是否應該具有公共開放性,寺廟與家廟,或者是公園內的寺廟這類的事情,牽扯到宗教信仰,好像大家的理智就完全消失了。

我覺得若從藝術的角度切入,培養這樣的鑑賞能力,無論大廟小廟都可以成為美術館。

PS. 左下角于右任、黃啟瑞,應該是這四個中最年輕的吧?— 和鄭勝吉。

2019/06/01

【台北】青田七六的女性大稻埕導覽:維特咖啡(酒家),萬里紅公共食堂,黑美人大酒家



不知道為何剛進入這個空間,大家好像抓狂一樣,外面不是爆熱,怎麼會有人穿雨衣呢?

我們今天走一條比較不同的路,從日本統治的接生婆、婦產科醫師,到四大酒樓的名藝,到咖啡館女給,甚至是受到蔣渭水影響而開設國際書局的謝雪紅,或是因為蔣渭水過世後找不到比蔣渭水更為優秀的陳甜(1900年-1986年),又名陳精文,在慈雲寺出家終老,大稻埕的女性,還真的各行各業都嶄露頭角。

最後,我們到了茶行,那麼那段亭仔腳揀茶葉的婦女,上班族的初體驗,全部在小小的大稻埕上演了。

大稻埕從不同角度切入,都可以看出那個時代重要的斷面,還好還有立面保存,讓我們可以一窺三四。

【台北】秘密烏龍鋼琴會、岡山羊肉、亞特蘭提斯的聊天會



自從海豚今年把所有社團活動重新開啟後,原本我自閉的生活頓時多了不少聚會,本來不打算出席這場活動,是要講"秘密",誰還敢來啊?

原來是我們誤會了,今天只是來討論"秘密"的形成,而不是要來講自己的秘密的,根據海豚的理論分析,秘密的形成是因為自我小劇場的"害怕",而大多數的"秘密"透過傳播,已經不是"秘密",那麼既然不是"秘密",那麼世界上就沒有"秘密"了。

會後,一起去吃岡山羊肉,吃得好飽,然後到隔壁的亞特蘭提斯咖啡館看海豚寫書法、聊天,喝了一杯愛爾蘭咖啡,有點醉了。

整天下來遇到好多海豚不同階段的朋友,誰有這樣的功力能讓不同性質的朋友聚在一起呢?我想也只有海豚了

PS. 照片後面有一張地質系重要教授年表,大家要不要來找誰發現北投石、台灣犀牛角的呢?— 和江巧文。

【台北】感謝今天師大地理系的同學來訪



該組有11人想要做青田街的都市再生規劃,其實,我沒有甚麼想法,就是把我們目前能夠做的事情繼續做,繼續挖掘在地故事,繼續透過導覽、餐飲傳達出去。

後來回家沉澱再思考,若有甚麼多一點對未來的想法,或者可以多學習尾道精神,介紹在尾道居住寫作、創作的文學家、畫家,只是呈現的方式不一定用展覽館的形式,可以用各式各樣的模式。

而我們青田街,曾經居住過的日本教授與終戰後的台大、師大教授,光介紹這些教授的研究故事,其實講都講不完,而這些教授生活上,彼此的關係是如何?好像沒有人做過相關的挖掘與研究啊!

今天話多了,感謝師大地理系的同學,可以讓我有更多對未來的思考,年輕又能聽得懂我講的話,真好!

【台北】帶尾道來的朋友來認識台北的昭和町,兩位在台灣生活的日本太太翻譯



帶尾道來的朋友來認識昭和町,兩位在台灣生活的日本太太翻譯,其實不用我說她們自己就可以帶導覽了

這街區每棟不同的和洋混合的樣式。這幾年老房子活化伴隨著營運單位的不同,也形成了漢風、洋風、和風的型態,我想這是這個街區的寶藏,只要房子不拆除,我們永遠都有故事可講,也都有不同活化的模式可以嘗試。

我記得曾經在尾道找尋小津安二郎電影中的場景,看到那個石宮燈還在,跑到林芙美子住過的地方,看到文學館裡面還用 XY軸分析文學家之間的關係,感覺這些人在這些老房子內存在著,但我們目前似乎沒有這樣的地方,可以還原台北帝大與台大、師大教授之間的地方。

昭和町的老房子們,絕對可以有這樣的魅力。

我們走到了清田茶館,有貼出 Yoshitaka Watanabe 渡邊義孝老師的新聞報導,這群來自尾道 NPO 組織的商家看到了倍感親切。

最後,我走到了昭和町內的日僑學校與立石鐵臣居住過的地方,講到了灣生唱國歌的鄉愁記憶,並且說了彭明敏在長崎失去了左臂,並且在這邊居住軍警監控下藉由日本拳擊手的身分逃亡的過程。

在街上遇到了一些台灣人很熱情的用日語跟我們溝通,我覺得在島上生活的人雖然很多種,但只要透過溝通與理解,我們還是很有希望的。

PS. 因為手中的海報設計,所以我堅持要在洋式凸窗前留影。— 和栖來光。

《日本建築的覺醒》



從奧林匹克運動會切入討論,原本 1940 年要在東京舉辦,因為太平洋戰爭而停辦,戰敗的日本如何重新建立建築的樣式,當年的宣傳文宣,富士山、神社鳥居、唐博風屋頂、尖塔等成為一種風格。

日本如何在戰敗後快速文化復興,如何在 1964 年的奧運會撿拾起現代建築的榮光,而大阪博覽會那個時代,丹下健三如何用"屋頂"來創造日本風格。

我覺得這本書應該加個"戰後",其實日本的建築從明治維新後就開始有自己的覺醒,只是為何隻字不提"戰前",其實也有不少佳作,而且不少建築師設計了眾多的案子,而且這些建築影響了台灣、韓國、滿州甚至東南亞的一些國家,為何完全不見論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