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3

1930年,郭雪湖《瀞潭》,膠彩


圖一:郭雪湖《瀞潭》
圖二:取自 google 街景,紅色框框是郭雪湖的取景範圍
圖三:1921年台灣堡圖
圖四:台灣大學圖書館的碧潭老照片

這幅畫應該最容易比對位置,在新店的碧潭,這是郭雪湖參加第一屆栴壇展的作品,不知道會不會跟參加台展一樣壓力那麼大,不過這件作品我覺得比之前幾件要更有創新突破感。

1927年台灣日日新報舉辦台灣八景的票選,結果選出了八景十二勝加上「二別格」,而新店碧潭就列在十二勝之一。

這附近除了煤礦發展,當時有多個渡船航線,加上是日本時代整合的瑠公圳取水口附近,當時應該吊橋還沒有完成,所以沒有入畫。

依據圖三地圖的標示,以渡船的航線來看,其實郭雪湖把渡船畫的比較右邊一點,圖四可以清楚的看到兩艘渡船,一艘對岸的在渡船口。

郭雪湖的畫作總是會有清楚的庶民生活,非常強調傳統,雖然畫的小小的,但是都在重要構圖點上,也經常化繁為簡,用一個數量來表現,更為凸顯。


2018/05/22

《高更:愛在他鄉》



如同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的故事,高更企圖說服在巴黎的朋友與家人,沒想到沒有一個人願意與他一起前往他夢中的伊甸園,他只好獨自前往大溪地。

這部電影的時間點從 1891年,高更離開萬惡的巴黎開始,他到達大溪地想要到瑪泰亞的農村開始作畫,43歲的高更在此遇到了14歲的原住民蒂呼拉(Tehura),《死亡的幽靈在注視》就是她心中的害怕,電影中暗示她與當地年輕男子有一腿,所以高更把她關在房子裡。這幅畫跟傳統學院派女神維納斯裸露上半身胸部朝前是反過來的。

1893年高更或許缺錢,也或許要去繼承伯父的遺產回到歐洲,就這樣結束兩年的冒險,他克服萬難,這期間的創作應該是他轉變最大的時光,充滿了鮮豔的色彩。

這部電影並沒有多著墨他對原住民關愛的思想,或是他投身原住民人權運動等等,只是靜靜的演出這段過程。高更在現今社會的負評不少,他在大溪地有三個大概都是十四歲的妻子,回到巴黎的時候又認識來自爪哇的安娜(實際血統是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可能在里約就染上了性病,導致後來心臟病發死亡。

《月亮與六便士》著重男主角為了理想的追求,但後世有人更吐槽高更,不是因為理想把金融業高薪辭去,是因為當時就是不景氣。但電影與《諾亞.諾亞Noa Noa》參考了高更的這本書,尋找了大溪地的香味,在夜空中看滿天繁星,幽靈是誰?或許是殖民當權者,也或許只是心中的恐懼,對高更來說,理想與現實,現實中的窮困病痛是他走不過的難關。

1928年,郭雪湖《圓山附近》,第二屆台展特選,膠彩,絹



我一直在想這幅畫左上的遠山到底在哪裡,很像是八里的觀音山,但是山勢左右相反,用 google 地圖去觀察,若從第二張地圖的角度來看,背景是四獸山,應該山頭林立,怎麼只畫出兩個小山峰而已呢?

我也想過是否是故意左右鏡射的作圖方式,郭雪湖的視角是由南往北,不過怎麼比對都比對不出來,只能說是為了平衡構圖而畫出的那兩個小山峰吧!

很少人討論為何郭雪湖要在這邊取材?

1928年,位於劍潭山台灣神社規模已經很大,畫作左邊的明治橋還是鐵橋,欄杆有扇型雕花裝飾,1912年橋面改為鋼筋混凝土,1927年入選為臺灣八景,圓山與劍潭山在基隆河兩側,明治橋刻意的被放在旁邊左邊的角落。

圓山公園,是台灣第一座公園,成立於 1897年,但重點卻是穿著台灣藍杉的農婦,有圓山文化遺址,山後還是陸軍墓園、臨濟宗禪寺,山上是陳維英退休的別墅太古巢,在這邊畫出農婦辛勤工作的用意到底是甚麼?

這幅畫作得到特選後,總督府官方以三百圓的代價買下來,後來為何又回到郭雪湖的手上呢?戰後此畫流落到台灣省教育會,當時會長游彌堅就把畫作返還畫家。

郭雪湖的選擇畫作地點,現在回想一直都是一個謎團,他想凸顯現代化的設施,但是總是放在角落,這裡是台灣的第一座公園,但確實有一些房舍、造景卻沒有畫上去,畫的卻是有如山水畫的自然田園之美,右邊的向日葵欣欣向榮的生長,日落群鳥飛翔,不過仔細端看,植物的確是有系統有規劃的放置在不同的位置。

令我好奇的還是左下的石碑,到底寫著甚麼字?是『第四遞』,代表甚麼意思呢?第四個叉路嗎?

林承緯《台灣民俗學的建構》



每次看某某學的書,只要翻一頁就開始打瞌睡,但是林承緯的書總是很快的翻閱讀完,為什麼呢?

因為太多生活周遭的理所當然,可是我們完全不知道來龍去脈!

從去年媽祖繞境時,繞過了鼎新魏老闆,到今年的白沙屯大批的隊伍可以瞬間轉為靜音,民俗信仰的力量,可以往正面、善念發展,當然信仰是人為或是神力可以討論,但民間生命力不可否定。

從日本時代台灣民俗節慶的多樣性,到了國民黨政府時代視民俗為邪魔歪道、不科學的信仰,民俗學從日本教授的研究至今真的有很大的斷層,希望這類的書可以多多出版,給普羅大眾有更正確的視角。

2018/05/20

2017年,伍迪艾倫《愛情摩天輪》



英文直譯是神奇的摩天輪會比較恰當,喜歡看伍迪艾倫的電影會知道有固定的公式,這部片女主角最後的感情的抒發感染了伍迪艾倫式的碎念,年輕男主角對鏡頭自白,從1977 年《安妮霍爾》(Annie Hall)開始與觀眾對話,過了四十年,他又回到康尼島取景。

平心而論,這部片不那麼伍迪艾倫,整部片的光線轉換的效果刻意的像是在看舞台劇。節奏也刻意的放慢,不像前幾部商業大片那麼的豐富,我喜歡這樣的節奏,道出了每一個角色的悲劇性格。

用光與火來描述感情,無論是男女偷情熱戀中火紅的烈火,或是結婚後夫妻只是同住一個屋簷的瓦斯火,父女之情,母子之情,這五個人在遊樂園生活交織出一點都不歡樂的弔詭氣氛。

其中,救生員看的書《哈姆雷特與伊底帕斯王》,點出了悲劇主角、戀母情結等等。到底是個人的性格決定的這一個人的人生,還是命運使然呢?我認為還是個人的性格比較重要,凱特總是自怨自艾的說著自己與前夫美好的戀情,還有曾經當上明星的輝煌,導致他的兒子只能在火焰中欣賞那份美好,也在電影院中找尋夢幻。

1950年代的美國,理論上是戰爭結束欣欣向榮的年代,但是在康尼島,一個休閒度假地的沒落,從康尼島第一座旋轉木馬是1876年的作品,周邊使用煤油燈的裝飾,二戰後不到海邊避暑,而到電影院吹冷氣,以及汽車的普及,康尼島有了黑幫進入造成了沒落。

最後,吉妮(凱特飾演)有機會通知到卡洛琳,但是她因為男朋友與老公的愛都被老公的女兒卡洛琳搶走,同時兒子因為縱火又惹上大麻煩,所以刻意的不通知,造成卡洛琳失蹤,這一連串的過程,更凸顯了吉妮的悲劇性格。

我們都以為大人所做的事情比較成熟穩當,沒想到大人跟小孩一樣會玩火自焚。

2018/05/19

《紙飛機生活誌》漫畫物語



我很喜歡雜誌的厚度,讀起來不會有壓力,以前,雜誌總是儘量一周內內就翻閱閱讀完畢,深度不夠,但廣度都還算不錯。但是最近幾年閱讀眾多的雜誌(我不敢點名),除了深度不足,廣度角度都不足,連一點點要搔癢的感覺都沒有,半小時後就直接進入書櫃深處。

但是,這本雜誌讓我對年輕人的企劃有了點信心,對於漫畫這個主題,廣度足夠,也是了解戰後台灣的漫畫發展很好的入門雜誌。

若是真的要挑剔的話,就是書寫的感情弱了點!加油!

2018/05/18

【台北】 1950年代畢業的台大學長



今日來了團體的客人,其中有一位是 1950年代畢業的台大學長,那是帝大改制成台大的前幾屆。

外表看起來不過六十歲,但實際已經八十幾歲,他的親友要攙扶他,他行動矯健都說不需要,堅持鞋子要自己穿,頭腦要自己動,自己的事情要自己來。

我也真希望我可以一直導覽、一直寫作、一直學習到不能動為止。— 在青田七六。

《新聞大解讀》文化資產經營



今晚九點民視台灣台《新聞大解讀》節目內容是談 1920年代本島人咖啡館文化沙龍,維特咖啡館,算是最早的文化創意店家。今天自肥談青田七六的故事,安綺談二O七博物館。



以下是相關照片

2018/05/17

【台北】光景咖啡,好多器具



剛好今天外面的陽光充足,充足到有點太過份,應該是好好待在咖啡館的日子吧?

從室內看出去有點魔幻,巷子很宅,兩側卻停滿了機車,很多行人走來走去,偶有機車呼嘯而過,因為不耐行人擋路,會猛按喇叭!有時會有小黃緩慢開過,對面的鐵皮門寫著:貨物出入請勿停車,但是卻停滿了機車,油漆字還算清楚工整,像是最近才漆上的。

穿著文青的男女,像是來做採訪,也像是來工作,聽著音樂,時而跟貓談談天,或者逛一下桌上滿滿的器物,只是入門口地上的皮鞋,這些不太相干的生活用品的共同點,可以說是容器嗎?容納咖啡的器具,或是容納腳的容器,擴及房子是容納人的生活空間。

到了停車場這個容納車子的地方,繳了比一杯咖啡還要貴的停車費,在咖啡館讓我心迷思的器物,頓時清醒了不少。

【台北】小公寓咖啡



點了一杯抹茶甚麼朵的飲料,加上北海道冰淇淋,結果,來了四球冰淇淋,原來抹茶只是旁邊這一小杯啊!

在奶油燈旁,聽著很多女大生很可愛的聊天聲音,今天的咖啡館整個很奶味!

【台北】手沖咖啡前是一個重要的儀式



1. 加熱水
2. 找出適合當天心情味道的咖啡豆、濾杯、杯子、手沖壺
3. 秤重
4. 磨成粉
5. 篩粉
6. 閉眼享受聞味道
7. 放濾紙
8. 溫杯
9. 量水溫
10. 開始手沖

喝咖啡,然後要洗乾淨好多的器皿!!!

右下角是客器客氣的手沖咖啡濾杯!

《悄悄告訴她》與《縮小人生》,追尋烏托邦或是活在當下



雖然是不太相同的電影,但是探討社會上許多類似的案例,有關男女之間的親密接觸問題。

《悄悄告訴她》其中有一段默劇,男性縮小後自願成為女性的一部分,這與《縮小人生》的男主角遭遇有點異曲同工之妙。探討兩性間的孤獨、寂寞、私密、浪漫、秘密、美麗、痛苦、悲傷的愛情故事,很多跨越道德的界線,我覺得跟《縮小人生》有很多探討的事情類似,而且後勁很強。

《縮小人生》追尋烏托邦或是活在當下

只要有人的世界,就會不斷的造神運動,本來只是研究縮小的博士,變成了烏托邦的造物主,他創造縮小世界是要維護地球的資源,但他發現貪婪的人類根本無法解決這類的問題,為了躲避下一波地球生物的大滅絕,科學家們想出了遁入地底的辦法,猶如聖經中諾亞方舟,也像是地底人的傳說。

人們以為創造出另一個大同世界,沒想到縮小世界墮落的更快速,有人靠兩個世界的匯差來賺錢,有的國家用縮小來懲罰,有人是想逃離壓力,男主角則是缺乏自信,總是聽信別人的想法。

這部電影由於包含太多的概念,很多人無法吸收而覺得不好看,但是後座力其實很強,刻意的放緩拍攝的腳步,也學習了很多古典電影的手法,真善美的風景、第一部科幻電影大都會的致敬還有小王子的玫瑰等等,只是出現一隅,卻有無限的遐想。

當然《縮小人生》被大家詬病的就是議題拉的太大太廣,但是若把前後兩段,縮小前後男主角的故事來比對,男主角的覺悟就是對人感覺的改變吧?無論有沒有縮小,擴大自己的舒適圈,接觸更大的環境,關懷更多人與活在當下,我想是這部片的重點。




2018/05/16

【台北】補時咖啡,一個人的座位區



好久沒有吃到那麼多紅藜麥,前陣子在某家餐廳吃到以綠色的麵粉來強調蔬食,我覺得還是以實際有蔬菜的沙拉還是比較爽!

許久未來,還是一樣客人很多,很感心有一人專用座位區。

2018/05/15

【台北】三井的產業

來猜一猜這些建築有甚麼共同點呢?



1 2
3 4
5 6

照片取自:
1.自由時報。重組後的三井倉庫
2.華山樟腦工廠區。
3.台大圖書館。這棟現在還在,拉皮後整個樣式大變。
4.今昔時光機。戰後為中華日報,現在已經消失。
5.繪葉書。大稻埕河畔。
6.繪葉書。台北車站前。

2018/05/14

【台北】暖時光,網紅賣力演出



剛好中午十二點,從科技大樓捷運站騎小巷捷徑經過大安森林公園,看到暖時光的招牌,覺得好像到了沙漠地帶,但是一進入咖啡館,那種舒適感又好像到了北極。

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對比,在台灣自己喊年老要退休的人士,到日本去才剛開始要創業而已,許多在老咖啡館工作的老人家,堅持一輩子都要工作的精神,這點我想台灣人應該多多學習,不但要活到老學到老,也要活到老做到老,有甚麼事情是可以做到老的呢?

看到暖時光在拍攝鼓勵銀髮族運動的影片,兩位網紅賣力的表演,還要面帶笑容,這個可以做到老嗎?


泰順街16巷,短短窄窄的巷道,有很多圓形的元素

2018/05/13

【台北】大稻埕太平町建築的對話

感謝網路上許多能人,找出並標示老照片的位置,可以看到台北百年前的繁榮景況,今日南京西路與延平北路交叉口



1 2
3 4
5 6

1. 1945 年美軍航照圖,主要看立面的太陽陰影,由南到北有張東榮商行、太和堂、光食堂支店(有圓頂)、太平齒科(二樓是維特咖啡)、亞細亞旅館(二樓是彭瑞麟的阿波羅寫真館)

2. 1935年職業明細圖

3. 寶藏興商行,鄧南光攝影

4. 東北角,以前是太平齒科,今天是森高砂咖啡館

5. 在太平町的菊元商行,不是榮町的,重田榮治把自己的名字放在立面上。出自台大圖書館。

6. 光食堂支店,有賣冰淇淋,往右一點看到很華麗的張東隆商行頂樓,比美榮町的菊元百貨。李火增攝影

2018/05/10

【台北】里山咖啡



今天運氣不太好,有四個歐吉桑來此聚會,其實他們已經很克制了,可是隔壁又有一桌聊天,於是我失去了專心凝聽歐吉桑世界的機會。

或許這陣子食道逆流比較嚴重,講話的時候會清喉嚨,需要大聲些才能把話講清楚,這時我才體會老人家講話大聲,不光只是耳朵重聽而已,而是大聲才能把話說清楚明白。

以前來此工作,多半大家安安靜靜的,偶有一些討論的聲音,是很夢幻的工作場所。

我開始擔心年紀大的時候,到任何地方都會被別人嫌。

2018/05/09

【台北】浮光書店


喝酒過多有礙健康

除了在臉書上浮光掠影的認識這家書店之外,今天是第一次跟老闆(但她自稱店長)談得比較久一點點,遇到了經常在台大周邊走跳的大叔,也遇到了以前在其他書店服務的美感店員,沒想到夜晚漫遊,在書店有如深夜食堂一般,每個房子內都有另一個小時光。

本來在大稻埕迪化街內的小巷子繞行,買了中藥、也喝了草藥汁,更吃了小吃,想要找一家用陶鍋炒得咖啡館,問了附近的店家卻不知道,剛好晃過 Scent cafe 香手捻咖啡 ,老闆走出來我才記起,原來上次到舊店至今,已經又過了半年,如梭的時光。

今天跟朋友聊到有關學習課程,看起來主要還是在廚藝、行銷這部分可以立即上手為主,有關建築的也經常爆滿,浮光書店與文青大叔開了一堂系列課,沒想到突然大爆發,連我都覺得意外,或許是出版行業萎縮,老鳥帶新手的風氣不再了吧?或許有志要開課程的人,可以以此為參考,各行各業不同的時光。

浮光書店的位置,有些觀光客,有些文青,離捷運站又近,雖然地下街有誠品書街,也有不少人來此買書,這個時代,既小又複合的經營模式,靈活彈性的經營模式,不太深的夜,喝一瓶啤酒後的的暈眩,全是女性聊天的聲音迴盪在老房子內,奇妙的時光。

開一家店雖然老闆就被綁在這裡了,不斷的選書、進書、活動、課程、飲品、小點、退書、找活動、想點子,不斷的輪轉,已經變成常態,也是每家店的生存之道吧?浮光的時光。

《工藝之道》



柳宗悅的書,有很深的宗教思維,翻閱了這幾本書,雖然右上是顏水龍,內容是很深刻的柳宗悅思考模式。

虛、實、貴、廉、多、少,從崇高的藝術層次往下拉到樸拙的工藝品,何謂美器,柳宗悅花了很多時間定義這類的問題,雖然是昭和初期(1927年左右)對民藝清楚的定義,從『心』出發以『用』來定義『美』,特別批判純以技巧性的工藝品,回頭來看目前台灣工藝,似乎也脫離不了這樣的窠臼。

我經常感嘆,工藝與藝術之間應該沒有界線,但就是壁壘分明。

柳宗悅也批評了資本主義與工廠機器大量生產,這與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 挺身倡導美術工藝運動不謀而合。莫里斯:「手工匠人創造的一切,都使人得到美好的享受,工匠就是藝術家,藝術家也是工匠,手工技藝是最高的藝術。」

莫里斯、柳宗悅到顏水龍,從西方到東方,柳宗悅的宗教體悟,顏水龍從西洋美術的學習出發,兩人的西洋經驗,回到本土投身工藝產業,兩人思想有異曲同工,日本戰後許多博物館(美術館)增加了很多民藝館,應該是受到柳宗悅思想的影響,顏水龍放棄了畫畫,而投身草屯的工藝中心。

PS. 若柳宗悅看到左上方這個用印刷仿造織布的書籤,我實際有在『用』,但實在不是織出來的,甚至不是電繡,不知道怎麼評價這個物呢?— 和 Minghui Chen 。

2018/05/08

郭雪湖,1946年,《驟雨》 水墨·紙 53x73cm 第一屆省展參展



這是郭雪湖與其他畫家們籌辦戰後第一屆的省展的作品,主要描述他戰後滯留香港,做生意所賺的錢被英軍沒收,沒有辦法下轉往澳門與朋友搭這艘小船渡過黑水溝回高雄,然後坐火車回台北,回到大稻埕的家,已經是 1946.1.16 (農曆尾牙)。

很多人用後來發生的二二八來論述這幅畫,我覺得不太妥當,以郭雪湖籌辦省展這樣忙碌的情況,應該不會反映太多時政才是,而同期的展覽作品也以描述生活景況為主。

這幅作品應該創作於回台後的夏天,省展舉辦 1946.10.22 之前,看過從日本時代台展、府展郭雪湖的作品,只能說他的風格丕變,以中國山水畫留白的方式處理,但留白之處的多道光線,底下的浪花有如葛飾北齋的浮世繪,但船上平靜的樣貌,實在不像是渡過黑水溝的惡浪,反倒是描述了歸心似箭的心情,如同帆上那個人匆忙的外型。

後面簡潔的房子有如夏卡爾的幻夢,有點歪斜的五重塔,也說明了未來的不確定感。戰前以膠彩填滿整個畫布的風格完全消失,而戰爭期間前往南中國做生意賣畫的郭雪湖如此的留白,只用光線與墨染來凸顯,到底是雨過天晴,還是風雨欲來,其實看不出來。

帆船兩側不自然的方向,看著左方好像有點傾斜,但看著右方的船尾,又好像十分靜置,有如立體派的影子,兩個角度融合在一艘船。

這幅畫留下了眾多疑點,也因為後來爆發了二二八事件,有了不同的解讀,從第一次台展1927年到第一次省展1946年,快二十年的時光,從少年到壯年的郭雪湖,畫風一直改變,面對不同的政權,還有國際潮流的演變,郭雪湖有眾多不同角度的試探。

這次畫展報載老蔣購買了四位畫家的作品:郭雪湖水墨《驟雨》、《陳澄波油畫《製材工廠》、李梅樹油畫《星期日》、范天送膠彩畫《七面鳥》。

2018/05/07

【台北】義大利餐廳



昨天到某家裝潢新穎的義大利餐廳,本來在門口看進去,再看看菜單,其實價格不斐,比較像是親子餐廳,但是肚子很餓,還是勇敢的踏入。

由於距離晚餐時間還有一點時間,只有一桌人客,父母與兩位小孩,小孩也已離開哭鬧的年紀,目測約是小學與幼稚園姊弟,可是我不時的聽到小小孩用著哭音大聲講話,言簡意賅的表達理念,不吃著個不吃那個,只要吃甜點布丁之類的,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得逞,不過後來那母親結帳的時候,只要有哭音,母親就用眼神與霸氣再回應回去。

其實,哭音小小孩並不吵,桌上擺著 Pad,一邊吃飯一邊看影片,只是溝通的模式讓整個空間很不愉悅,我快速把我點的麵吃完,提醒服務人員開強冷氣,音樂的聲音調整一下然後趕快逃離那個地方,燈光太亮無法調整,這樣的餐廳的服務、餐點都還算OK,但是人客不對,我以後就不會再來了。

看來是我最難搞,也已經練就只要看到店家店名的字型,就知道應不應該進入了!

2018/05/06

【台北】溫州街文化資產散步



蕭文杰老師先在欒樹下書店說明文化資產的意義,然後在溫州街隨便一列,就都是特色:綠廊、日式洋和建築、戰前戰後名人學者、書店、人文氣息。

這些都是無可取代,而且是無法複製,房子拆掉一開發,就不可逆的無法回復的。

今天走過殷海光故居前,柯市長在競選期間曾經到過這邊拍照作為文資保存主要政見的訴求,後來到了李登輝、陳奇祿、曹永和老師曾經住過的地方,我想未來的候選人,無論市長、總統來此拍照提出相關政見,應該也可以輕易當選吧!


水溝蓋與水生植物在圓形的器物,還有原本的啤酒瓶,被當成防止鴿子、貓、小偷的圍牆,我們還要多久的時間,才能了解萬物共生共榮的環境,而不是無止境的蓋大樓呢?— 在欒樹下書房。

【台北】工藝市集


工藝與閱讀市集,在和平東路與師大路口,地點還不錯,而且有主題,晃了一圈,雖然木作最搶眼,陶藝、手作編織也不少。

我在閱讀區與夏琳小姐聊天,獲知不少八卦訊息,原來市集主辦也有品牌號召力。

共同的抱怨,就是市集的場地問題,要連結古蹟,或是不同的地方,還真是"不"可能的任務。— 和Shareen Shao 和 Minghui Chen。

《安妮日記》漫畫版



文學名著的改作或是改寫,應該還是會爆發出不同的時代意義。

以為漫畫版可以加快閱讀的速度,其實並沒有,很快的翻閱過去後再回頭看看細節,這樣的改作其實是重新咀嚼後,一個解構再建構的過程,我看著最後的說明,好想再把原著再細細翻閱一次,年輕的時候看這部作品沒有甚麼感覺,現在再閱讀漫畫版,著重在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一樣的時間點,同樣是從青少女的眼中看到的世界,截然不同的表現手法,同樣是戰爭引發的故事,探討爭端的源頭,才是真正能夠解決戰爭的辦法吧?!

2018/05/05

《女神探夏洛克》



不知道竹內結子最近幾年發生甚麼事情,以前很喜歡看他出演的日劇,笑容非常燦爛,有陣子接的都是比較陰沉的角色,這齣戲,好像找回了愉快俏皮的元素。

日劇有不少模仿,無論是戲劇角色、結構、故事,很喜歡比對這樣的文化異同,模仿是一種學習,模仿後又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最近日劇劇中似乎有一些關鍵字在互相較競:99.9%刑事案、長時間未解決案件、永遠不會失敗等等,我想網路時代,我們已經可以在不同一時間收視喜歡看的節目,而不需要一直轉台,這一種較競我想未來應該會消失。

2018/05/04

各國的市場與市集



大概每年的五月份,是全國市集活動大爆發的時刻,我想每個主辦活動的單位都卯足了力氣,想要讓大家都來參加。

但,看過國外的市場與市集的例子,我很擔心我們的市集壽命都不會很長,每一個市集,每年都要重新開始。

缺少甚麼呢?

我覺得是與周邊的建築、在地歷史,甚至是店家,產生"連結",每一場活動在甲地辦,或是到了乙地辦,全部都是一樣的,這跟全國老街一致化,算是另類的國際化吧?

不可諱言的每一個主辦單位都有自己的理想目標,但是來擺攤的攤主又有自己的想法,難以以同一主題性的串連一個活動,但是若拉高"市集"的層級,加入"文化"特色,在某一個主題上每年或每季的活動來加強,那麼只要主題夠明確,又有一些連結,那麼很快就能把規模拉大,逐年加入新的相關元素,成為一種持續性的活動。

期待這樣的市集出現。

【台北】果果甜點咖啡館



自從來過,就愛上了甜點!

另外第二喜歡是這邊圓形的燈飾,每一款都很有特色,還不知道老闆是用甚麼樣的心情收集這些燈具呢?

接下來就有了一個疑問,為何蛋糕要做成圓形的,長條狀的蛋糕不是比較容易進入烤箱烘焙呢?

無論是最後離開,或是當開店的第一進入的客人,就好像繞圓圈圈一樣,隨著時間流轉,人生不也如此?

2018/05/03

【台北】回留


許久未來喝茶,因為介紹撮合成功,所以有了這場喝茶會,讓我有體會了心與器之美,心意如何體現在器物上,真是很大的學問,我算是沾了一點光。

每次朋友來喝茶,當晚都超好睡,一躺下去就安眠到天亮,除了要有好茶、好器、好地方之外,最最最重要的是要有心意的交流,我想這也是器物之美最重要的一環,花在多錢買茶、器物、地方,沒有那顆心也沒有用。

世界上沒有事情是容易達成的,都要花時間花心力。

2018/05/02

【台北】道南館



沒遇到小鬍子,也沒遇到熊拔,不過遇到了兩個美女,還有眾多時尚好用的咖啡器具。

適合專心唸書工作的地方。

2018/05/01

【台北】艾斯糖咖啡館



開在靜巷的咖啡館,今日放假勞工們,可能都會想要跟朋友到咖啡館聊聊天,一大早除了星巴克、伯朗、西雅圖這樣的連鎖咖啡館之外,幾乎沒有獨立咖啡館在那個時間開門,上完廣播節目,在街頭晃了一會兒,也只能跑到人滿滿的星巴克。

那邊附近有"香草山上"閱讀空間,但是勞動節閉門。

中午跑到了艾斯糖吃了義大利麵,家庭小餐館的感覺,但又沒有那麼拘謹,聽說開了四年多,難以想像這樣的咖啡館坐落在這樣的住宅區,這就是台北迷人之處,雖然都是公寓大廈,但是這條巷子有許多日本時代種植的大樹,原本可能在庭院的大樹還在風中搖曳,可惜有些老房子已經荒廢。

我想到了日本城鄉都會有的喫茶店,台北有不少小吃店,這兩者的距離看似很遠,但是其實很多老主顧的互動,是跟日本的喫茶店很類似的,只要把小吃店的環境整理裝潢改善,就可以達到這樣的目標。

對於這家咖啡館的生存之道還不是很明瞭,或許多來幾次就可以看得懂。


水溝蓋百百種,大小不一,管爺

《寶島聯播網》超級報報節目,簡余晏主持



水瓶子在十七分出現。

實體書店愈來愈少了,連最早緣起日本時代的老牌書店重慶南路書店也吹熄燈號。余晏今天專訪文史工作者水瓶子,要問他為什麼日本書店來台灣開得那麼大間、誠品書店一間一間開?傳統書店卻一家一家倒?文化工作要賣的是氛圍與氣質,不然大家買書都到網路去了?重慶南路全盛時期有超過上百家書店聚集,不過由於現代人閱讀習慣改變,加上網路書店盛行,實體書店面臨嚴重生存威脅,許多原本在重慶南路上的老牌書店也陸續吹起熄燈號,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家家商旅飯店,做起觀光客的生意。金石堂書店除公告將於六月底熄燈,在貼文中也表示「在曾是日治時代台北城最繁華的本町通(重慶南路)與榮町通(衡陽路),城中店駐足於此,見證過重慶南路書街的繁華。」、「沉浸於書店的知識之海,愛書人舉步遊逛之間,滿是一種安心踏實,而這份閱讀的安寧舒適,就是書店存在的使命。」

2018.05《TaipeiWalker》No.253,水瓶子城市漫步19:臺灣博物館前銅牛的身世,從獻納到公共藝術



臺灣博物館前左右一對的銅牛,是這輩人兒時至今的共同回憶。從火車站下車,看到博物館圓頂建築,步行到新公園(二二八公園)入口,矮小的銅牛是最多小朋友合影的紀念物。

1930年代,這兩隻銅牛由兩個不同的團體,在不同時間捐獻給台灣神社。東側的銅牛是1935年北海道佛教團體「弘安海」,紀念1868年箱館戰爭犧牲的軍人所捐。西側的銅牛是1937年居住於京町的商人川本澤一,參加台灣日日新報主辦的南洋視察團順利歸來而獻納。

另,根據日本岡山的宗教團體福田海出版的《中山通幽尊師の一代とその思想、福田生》的圖文資料,奉安儀式的照片中以銅牛為背景,還有相關人員合影,文中還提到弘安廟字眼,福田海專門以牛、豬塑像捐贈給各地神社,目前日本鳥取縣大山寺也有一銅牛就是該團體所捐。有無可能台灣神社當年不只有兩隻銅牛,或是將「福田海」誤植為「弘安海」呢?

由於政權轉移期間,銅牛的落款被刻意的抹除,至今在銅牛的背後,有模糊的台灣島圖騰,也有模糊的『州』字,也難怪民間盛傳這一對銅牛是滿州國贈送,但其實這對銅牛的金屬成分、神韻與樣態,仔細觀察牛角與眼神都大不相同。

兩座銅牛位於台灣神社時期,1944年有飛機意外墜毀,戰爭時期美軍的轟炸,銅像出現了各種的傷痕,1949年搬移到現址。據當年博物館館員的回憶,兩隻銅牛的牛頭朝館內建築方向,館內不太平安,請風水師來看之後把牛頭對外。

西側銅牛曾經發生人為破壞,頭部鋸開被偷走,後來從黑市尋獲,但牛角被切斷找不到,所以重做了一對新的牛角,至今仍可看出修補的痕跡。發生這起事情非常敏感,館方並沒有發布新聞。時至今日,還陸續發生八田與一的雕塑的頭被鋸斷,圓山水神社的狛犬被偷,銅牛被潑油滯等人為破壞事件。

以犬、牛、馬、獅、象等動物作為神社、寺廟獻納的宗教信仰,從印度傳到各地,中國的官方古墳也都有明訂甚麼官階置放那些動物。對於這對銅牛的記憶,從宗教信仰轉換為公共藝術品,銅牛成功的轉型,我們是否可以以這樣的角度來塑造可長可久又具有歷史文化的公共藝術品呢?

台灣神社的石獅子、狛犬、鳥居的石柱等物品散落到各處,隨著政權的轉變,被搬移或改作他用,有興趣的朋友皆可透過網路搜尋,實地勘察驗證,比玩手遊寶可夢打怪抓寶更有樂趣。

參考資料:集體記憶物件修復前的背景調查-以國立臺灣博物館戶外裝置之「銅牛」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