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31

【台北】導覽結束,我覺得人生路途猶如一團迷霧



今天在青田七六導覽,主要是安親班寒假帶小朋友來,小學各年級都有,我決定甚麼都講,台灣島的形成,台北盆地曾經是鹹水湖,從明治維新蓋在台灣的建築,談到昭和時代的洋和混和的風潮。

果然,有些同學比較難體會,但是安親班老師很厲害,很能掌握學生狀況,同學也都很乖。

導覽結束,我覺得人生路途猶如一團迷霧,當時考上地質系,誰知會來老師的老師家裡做導覽,也好像走馬燈,兩面鏡子就可以看透自己。

2020/01/30

【台北】昭和町導覽與野草居食屋的師生會



今日全程戴口罩導覽兩小時,不過,我經常帶不住拿下來,讓我想到 SARS 期間,到客戶公司開會,也是全程戴口罩,還帶口罩上台解說,連我自己都聽不懂我在講甚麼!

結束後到野草居食屋,很感謝朋友帶學生來捧場。— 和倪可。

2020/01/29

《台灣舊事》《迪化街傳奇》



都是以秘密的敘事來說明台灣不可說的秘密,但好像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大家都不知道細節,可能也不重視細節吧?

2020/01/27

《雙子殺手》《絕地戰警III》



表面上這兩片只是有同一個男主角,其實絕地戰警談的是風流倜儻的威爾史密斯有了私生子。

一個是複製人,一個是私生子,父子的感情到底可否抵過生死?是這兩部片雷同之處。

2020/01/25

《最黑暗的時刻》《敦克爾克大行動》



紀錄同一個事件,二戰影響全世界的影響版圖,卻用不同的敘事模式來呈現。

《最黑暗的時刻》強調邱吉爾的獨特魅力:酗酒、脾氣差、抽菸、對國王不敬、昧於現實。《敦克爾克大行動》強調小人物的存在感,在戰爭期間受到的劇變,每個人都要克服心中最懦弱的一面。

兩部片同樣的,把所有最後的重點,放回了市井小民,邱吉爾在地鐵上(假的)從名不見經傳的小市民身上找回了力量,下了最後的決定,戰勝了人性的弱點。

看完了《最黑暗的時刻》,去查男主角,又跌破我的眼鏡,居然是蓋瑞歐德曼,讓我的嘴巴又閉不起來!

2020/01/20

《艾莉塔:戰鬥天使》



火星與地球間的戰爭,結果火星高科技遺留在地球上,此時地球人正被唯一的空中城市所統治。

這是近期比較喜歡的科幻電影,殖民統治/高低階層/自相殘殺,到底人類如何跳脫這樣的循環嗎?

這部電影與阿凡達一樣開啟了科幻電影的另一個視野,也做了很好的開場白,希望續集可以順利進行。

茱蒂 Judy



最為一個傳記電影,只演出過世前的最後一年,加上童年的回憶,拼湊出一個女明星的一生。

看完了之後看了演員名單,才發現居然是很瘦的芮妮齊薇格,實在太驚訝了。

茱蒂嘉蘭意外的成為同志的偶像,他唱的歌曲:Over the Rainbow,彩虹成為同志運動的符號。

2020/01/18

【台北】四四南村新店開幕



小時候,居住在四四南村的隔壁,崗哨堡這一線之隔,如今四四南村的D棟,居然有了書店、劇場與文創商店。

開幕看到眾星雲集,遇到了我的偶像陳亞蘭,也遇到了五年級老友何榮幸,還有喫茶店同好哈利桑,更有書店界的志玲姊姊,與文化一哥鐵志等,當然還有許多明星。

跨時代與跨領域的人出現齊聚一堂,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期待實體書店可以永遠存在— 和 Hally Chen 。

2020/01/17

【桃園】曹丁波洋樓



位於桃園龜山萬壽路,路過時可能不會看到這些歐式建築的裝飾,原因是前面有個房子遮住了,而洋樓的兩側也蓋起了公寓。

今天幸運的在 陳良偉 先生的帶領下進入一探這間洋樓裡面的格局與背後的身世,1927年興建的三層樓建築應該算是非常新穎,施工的方式與迪化街的匠師一樣的有些傳統閩南式的工法,屋內居然有晾衣服的空間,還有便所,排泄物可以直通到地下的化糞池,水泥排水管與骨董級的總電源開關,檜木、木樑、瓦片、水泥、磚構等不同時代的建材,不同時代這棟建築留下了不同的印記。

曹家最厲害的應該是眾多的後代非常成材,中法戰爭後因為菸草致富不斷地購地,日本時代不斷地將小孩送往日本內地求學,也有到滿州國當官,這棟洋樓的外觀與曹家身分地位力爭上游非常符合。

戰後,歷經了三七五減租,曹家後代也有受到二二八之後白色恐怖,幸好後代也多考取台大,每一個時代的斷面曹家都留下了許多動人的故事。

因為位於交通要道,一樓曾經租給豬肉攤,如今早市還是非常熱鬧的人來人往,但隨著周邊公寓興建,龜山後街這條古道變成一條小巷子,甚至許多人每天經過都不知道這邊有棟華麗的洋樓。

一棟洋樓除了立面之外,裡面的空間的使用方式,以及這些後代的記憶,是我們比較忽略的,三開間,從空中鳥瞰是回字形,小朋友可以在樓裡面跑來跑去。傳統台灣人最高樓層放置公媽廳,但曹家後來二樓也放置公媽廳,可能是分家之故,從三合院的農家,到洋樓風潮,台灣人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並且保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一切秘密盡藏在這棟洋樓之中。

目前,曹家洋樓的修復與帶領,由學生、志工,透過訪談找回曹家人的歷史,我想這樣的擾動,應該可以讓在地人,甚至是台灣人找回自己的文化自信,保存老屋不是負債,而是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