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1

【沖繩】20190621@01:那霸的現代主義建築真是豐富,也製造出了眾多的後現代大樓



1. 早餐 お食事処みかど,服務人員全歐巴桑,豆腐定食好吃
2. 世界文化遺產:首里城
3. 金城町石疊道
4. 世界文化遺產:識名園
5. どん亭 牧志店,只有當地人來吃分量超大的餐廳。
6. 第一牧志公設市場,二手古本書店 secondhand bookstore Urara
7. 珈啡茶館 since 1974,インシャラー,又是一家歐巴桑服務歐吉桑的老咖啡館,有不少沖繩藝術的書籍。
http://w1.nirai.ne.jp/sobe376/

2019/06/18

《世界建築師完全圖鑑》x《古希臘》



前一陣子看過一篇朋友轉傳一個大學教授把中國留學生退學的文章,的確目前做學術研究的風氣很差,網路搜尋一下就複製貼上交作業。

所以規勸同學可以看這類圖鑑的書,要抄也要會抄。我為何喜歡看圖鑑類的書,因為很容易了解,無論是完全不懂得情況下也可以看得懂,等到有了一些基礎再翻閱又可以獲得更多。

但,圖鑑的書籍要做的有內容必須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關注一下有無矛盾,而且要海納百川再篩選,這是我覺得目前台灣圖鑑書最容易失敗的盲點。



我有一系列楓書坊的圖鑑系列,主要翻譯日本建築圖鑑,木馬文化在二十年前也翻譯了一系列建築相關的書,書名有用國家、城市甚至是帝國、地區等來區分這些地方的建築樣式。

我心目中理想的建築圖鑑,慢慢地被 google 3D 地圖實踐了,只是 google 做的還是基礎工作,要在 3D 模型上標註材質、樣式,演變的歷史,還需要更多人的努力,有建築師這個名詞,是從佛羅倫斯文藝復興透過公開競圖而形成的一個行業,日本也是在明治維新後學習西方,開始透過競圖培養優秀的工程師,我們的總統府當年就是這樣成形的。

而日本當年的建築師也都是從技師開始培育,唯有從頭到尾一條龍的產業,才有可能培養全才的這樣的概念,國家才能強盛,在國際化的概念下,這樣的思維還是正確的嗎?

對於各產業,我沒有標準答案,但是多培育台灣人才,我們一定要多給機會,希望台灣能有國際級的建築師!

【台北】水瓶子咖啡會 No.02 @青田七六


很感謝今天上午準時九點來喝咖啡的朋友,有鑑於第一次去裝熱水的手忙腳亂,這次帶了一個快煮壺,結果沒想到快煮壺的防燒機制,讓熱水熱不起來,於是,比第一次還要手忙腳亂。

短短不到一小時就咖啡會友,一期一會,因為都是使用玻璃的咖啡器具,本來要多講玻璃變成建築材料的一段小插曲,結果我忘了講,就補充在下面。

一個英國園藝師約瑟夫.帕克斯頓率領花園園丁試驗以玻璃與鋼鐵建造巨大溫室的可能性,在 1851年的倫敦萬國博覽會水晶宮嶄露頭角,於是在後來的百年,玻璃逐漸成為建築中標準的材質,日本在昭和時代的牛奶燈,或是彩繪玻璃、大片的玻璃,成為今日骨董商的珍貴名品,也在日劇中經常看到名貴、有錢的象徵。

意外的,讓大家喝到低溫萃取南投國姓咖啡,是不是都是小時候龍眼的滋味呢?

PS. 下次咖啡會直接帶水滴咖啡去就好了,迅速消暑。— 與Steven Wu 、 Pei Han Panm、Emilie Tsai 、江巧文、亞蘋、 Janet Chen、李彥廣、 Camille Chen和黃文珍在青田七六

【台北】Coffee Sind



每次經過這家咖啡館,吧檯前都坐滿了人,剛好今天只有一個客人,於是就很大方的坐了下來。

老闆熟練的技術,還有對於咖啡味覺的描述十分恰當,能夠在坐下來的同時,就能夠遞上白開水,又能夠同時介紹目前店內有的咖啡豆,很快的進入了拍照模式,我喜歡拍攝沖咖啡時候專注的樣子。

今日來的時候,剛好有新產品手搖磨豆機,把玩了一下,然後看著小瑜連續出了幾杯不同的咖啡,有內用、外帶, Elaine 手沖冰鎮,沖的速度更為緩慢。短時間近距離很快的就接觸到不同咖啡的製作法,非常科學的化學實驗,卻是人生過程中有趣的調味。

位於忠孝新生五號出口,人來人往的捷運站口,幾年前剛好朋友想要開咖啡館,帶她在附近繞,結果聯絡了一下剛好附近的房子都租出去了,沒想到 Coffee Sind 利用這個只有吧檯的小小空間,創造了這麼美好的咖啡體驗,也給想要開店的人有所體會,好的產品不怕沒有客人。

吧檯的鬥魚缸,以及上面的綠意,還有眾多的扭蛋公仔,上杯旁的多肉植物,只有四個座位,卻有無限的可能。

2019/06/17

《臺博物語》x《他者與臺灣》



把自己抽離出來,觀察台灣在日本時代前後的改變。雖說這是學者不帶感情的一種分析,若臺灣是一個人,這是很殘酷的過往歷史,但透過這樣的抽絲剝繭,我們才可能繼續往前走,不然,歷史還是一樣會重演。

2019/06/15

《迪化街傳奇》x《街屋視野》



我很喜歡看不同時代對於同一個地區的詮釋方式,若在查照台灣日日新報的記者劉捷所寫的《大稻埕點畫》,不只是不同時期呈現不同的樣貌,到了現代,整個大稻埕長形的街屋,對於商業經營的詮釋與認知方式,都大不相同啊!

這是多元文化的一種必然現象,只是我們缺少了強而有力的詮釋!

《迪化街傳奇》以經濟商業角度切入,加上了大企業家族的發跡方法,分析在大稻埕經營成功的人,我覺得也只有記者能夠有這樣長期的採訪記錄與報導,現在的媒體記者好像都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

《街屋視野》以建築樣式的調查,輔以傳統家族興建的原由,並加上後續的經營者使用的改進論述街屋的演進,我相信調查起來非常辛苦,其實很難分類與歸類。

個人覺得分章節的方式,還有建築樣式的分類分法太過細緻,造成統計上樣本數統計的結果好像不具有太大意義。不過,至少能夠分析出迪化街幾段街區的發展歷史與當時建築的熱潮,我們好像很少用這個角度去分析台灣各地的老街,值得讚賞的研究方法。

現在要能夠要求媒體做專題採訪報導進一步分析,已經是奢望,或許老記者退休後可以來做這個苦工?我突發奇想若有老里長、仲介公司老員工、老廟祝願意來做在地紀錄,用不同角度切入,或許也是一個方法。

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在地出版品,累積我們文化的厚度。

台北畫刊 617(2019年6月) 推薦閱讀《台北慢步》#女文青


《台北慢步》雖然已經出版快一年了,還是感恩!— 和連俞涵。

2019/06/12

【台北】日出咖啡 Amis與書存,果然名不虛傳



剛好前面有客人點了咖啡,於是剛好觀摩了幾種不同手沖的方法,Amis的動作很快,簡直目不暇接,而且還一邊講解。

除了金澤式點滴的燜蒸外,還有第一次磨超細粉讓100度水浸泡,或是在第二段與第三段做了些配合快速水流攪拌,沖完咖啡後加水的調整,能夠這樣玩口感而能收放自如,原來 Amis 已經玩了十五年。

調酒與咖啡,嗅覺與味覺,加上了故事與展演,面對不同的客人還要有不同的互動模式,Amis 頭腦清楚邏輯超強而且反應快,可以看到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溫情。


台北文創誠品二樓的日出印象 CAFE SOLE 吧檯

每次去松菸,都會來這家咖啡館坐一下,沒想到這裡小小的吧檯生意比舊廠房的主店生意要好得多。

雖說咖啡館就是以咖啡為主,但這樣的吧檯,手沖咖啡其實已經變成了一場表演!

仔細想想這句話,或許套用到各行各業也都可以適用,所有的器具、燈光,還有吧檯手的一舉一動,還有挑選咖啡與客人的互動,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除了咖啡的味覺,還有咖啡的產地、製程、烘焙等過程的熟悉,沖煮咖啡時候的敏感度,不但物理化學要強,歷史地理也都要用上,英文也要一級棒。研究更透徹的人,聖經中提到的咖啡,或是可蘭經的咖啡,甚至是戰爭中的咖啡,拿破崙與咖啡,甚麼事情都可以跟咖啡豆扯上關係,端看你用甚麼角度切入。

最近經常在不同咖啡館的不同場合遇到咖啡人,厲害吧檯手可以到處去支援,讓我想起了台灣傳統婚喪喜慶的總鋪師,帶著一把刀就可以行走江湖,那麼咖啡吧檯手也只要帶著自己習慣的手沖壺與濾杯,就可以走遍各大小咖啡館囉?

第一次看到動作那麼優雅的吧檯手書存,聊了一下,他決定用這個咖啡比賽得獎使用的濾杯,傾斜手沖壺,我想可能他這樣比較好控制流速,坐在霸台前討論了很多咖啡比賽使用的器具與手法。

非常特別的,書存適時旋轉時由外往內沖水的方法,可以讓口感更為明亮,真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方法。

他說:一般來講吧檯手還是要使用公司規定的濾杯與沖法,除非跟客人比較熟,想要嘗試不同的味感,才會把自己的法寶搬出來使用。

從選豆、磨豆,用噴氣方式把咖啡銀皮吹走,讓客人聞香、搖一搖溫熱後再聞,控制水溫,放入濾杯手沖、冰鎮,然後出杯,這時手還不能休息,清潔磨豆機,整理器材,幫客人補白開水,這一系列的過程,其實真的非常不容易,要是我來做,可能手忙腳亂,還要記住哪位客人點了甚麼咖啡,厲害的吧檯手,甚至還要知道客人的喜好,或者是上次點了甚麼豆。

大量的需要與客人的互動,一直學習補充新知,所產出的一杯咖啡,這樣的職業,只能說非常酷!

2019/06/11

《亡命之途 Paradise Next》



節奏快的時候很快,慢的時候很慢,豐川悅司太冷靜,而妻夫木聰太躁動,謝欣穎太過浪漫而不切實際。

中間有太多的矛盾與不合理,導演把張力拉的太大,懸疑放得太多,很可惜最後收尾似乎預算不夠,把車子燒掉,妻夫與屍體坐小船出海就結束了。

希望有機會把後半段能夠重拍,把層次提升。

平白無故死了一個年輕女孩,就只是因為老闆娘的一句話,還是很無辜的跟兩位亡命之徒的愛人長得很像而已?

黃仲崑與兒子黃遠表演的很到位,但還是死在無敵殺手下,使用原住民的音樂只代表人類原始的愛恨情仇嗎?還是代表天堂?

花蓮是日本時代最早的移民村,南島語族從台東出發出海,這個亡命之途走的天堂路線,也太詭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