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9

【台北】喜蕾咖啡專門店@二



還未進咖啡館前斜的木門,聽到老式窗型冷氣機的聲響,一推開門鈴鐺的聲音,看到紅色老地毯,聞了店內的空氣,好像回到了二三十年前的時空。

當然,以前的咖啡館總是菸味瀰漫,現在並沒有這樣的氣味,但是看到木頭裝飾,頂上的電燈,牆上的老壁紙,甚至是桌上的糖罐,玻璃門上的字,都充滿了昭和時代的風格。

菜單的早餐:吐司、蛋、麵包、三明治,雖然中午沒有提供簡餐,來喝杯咖啡聊聊天的老客人不少,或許是多年不見的歐巴桑,聊著年輕時候來台北打拼那時辛苦的時光,不知道為何今日想起來有一點甜蜜的感覺,感嘆著老伴、兒子、孫子的林林總總,好像所有的問題,說給年輕時代的老朋友聽,就會獲得解決。透過老咖啡館的玻璃灑下的陽光,有種懷念的滋味。

老闆煮完咖啡,洗好了咖啡杯,父子倆在咖啡館內打吨的午後,我看著窗外來往的人車,鄰近林森北路夜晚熱鬧的酒店,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收音機傳來聲音甜美的男女主持人快樂的播報著今日台灣的趣聞,傳統台語歌曲的悲情,此時我有一種風淡雲清的心情,本想問問老闆有沒有甚麼故事,但感覺這樣的詢問已經是多餘。— 在喜蕾咖啡。

【台北】利用程式改善官僚體系

在台北市生活,日常生活的事情,時時刻刻不斷在挖馬路、人行道的地磚總是會踩出水、停車場費率總是搞不清楚。

這些不方便,換了市長後,好像還是一樣的存在,新聞媒體討論的問題,好像都在揭發缺失,但仔細推敲各團體所發表的問題,看起來就是各團體的角力,完全沒有就公共利益、公共政策的角度來看事情。

所以,這是目前我們各層級的民意代表(里長、議員、立委等),在各團體的相互影響下,所得出的公共建設失衡的狀態,可以說誰的選票多,那邊的公共建設資源就比較多。就在誰都不願意得罪誰的景況之下,加上我們以為里長就代表的就是民意,議員就是具代表著公正與公平。事實上,大家都知道並不是如此的。

很佩服當年柯市長還不是市長的時候,選舉網站的設計符合民意的脈動,也知道大家的需求,但為何當上市長之後,我們的政府網站還是一樣,看起來已經瘦身了,但是還是很難使用,為何我們認為最基本的小事情,還是無法改善。

當我去中國旅行的時候,快餐店的大叔教我使用微信支付,二手書店的大媽拿出手機要我加入她微信,看到她每天貼著書的故事,出租車的大伯教我打車技巧。這些是否都代表著資訊去中間化、透明化的必要性,只要有一致性的標準來稽核公共政策,人力就不是問題,透過手機的資料收集、運用大數據分析,很快可以做好這些事情。

經常看 http://g0v.tw/ 的專案,我們是否可以突破因為官僚體系過於龐大,系統老舊不容易維護的缺點,好好的利用官僚體系的優點,而用專案的模式,加入小專案與原系統共生,逐漸淘汰龐大的系統,看起來這樣的模式除了加速進行外別無他法,不然就是整個政府部門要廢除掉了。

挑簡單的來說,我每天開車出門,目前巷道內停車已經不容易了,但是停車場的資訊不充分,每個停車場的收費資訊並沒有很清楚的標示,要規定這些有那麼困難嗎?要執行稽核也很容易吧?

台北市公車站應該是超多的,若已經改善了行人步行的環境,是否應該開始減少公車站呢?既然市長是選民投票出來的,請用選舉時期讓資訊公開透明的方式來管理官僚體系,而不是反讓官僚體系管理我們的市民。

很悲哀的,本來很期待 i-Vote 的機制,但是居然流於每日頭投一票的商業行銷模式,變成了市府內各局處的人數競爭,把網路工具搞成無意義的大數據,我想是對資訊科技的侮辱。

不然,是否把公共議題的決策權,外包給 google 大神,搞不好效能都比較好呢!

2016/05/18

《走音天后》美國文化大放異彩



1944年,紐約的卡內基音樂廳「花腔女高音」的表演。節目單裡善意呈現她至今的種種成就,但其實是一個有錢的走音天后,曾經自己錄製唱片送給親朋好友,但卻意外的獲得大家的掌聲。

這些掌聲,讓我想到了二次戰爭前後的美國,不正也是如此嗎?而進入音樂廳的軍人,因為在長期戰爭聽到這樣的歌聲,想起來在家的母親,還有真誠的情感,在那樣的時空之下,走音天后才能意外地獲得大家的支持吧?

這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強權的必然呢?

英國保守的文化,到了美國這塊土地,爵士、藍調歌曲的發展,還有舞蹈的表演,在當時注入了一股新生命,猶如 1870年在歐陸的普法戰爭後,印象派打破了沙龍學院派,社會上不安的氣息,戰爭的影響,英美文化的衝突,反而成為該片合作的助力。

2016/05/17

【台北】象牙紅@一



三個年輕妹妹走進咖啡館,中國口音,其中一個妹妹跟老闆熟悉。不久,有位中年大叔走進來寒暄了一下,一個妹妹伸出手說:我先來吧!

因為剛來這家咖啡館的時候經過了行天宮,感覺這位大叔是個算命仙,這幾位年輕的女生就是要來看手相的,仔細一看,這位大叔是中醫師在把脈,原來我誤會人家了!

打開菜單,好多好多的台式定食,非用餐時間來也有簡餐可以點,我點了喜歡的虱目魚肚定食,煎的恰到好處,配菜也不馬虎。看著店裡的座位數,中午的時候應該會有很多客人,多樣的定食,真的可以滿足周邊上班族的商業午餐集中在十二點出現的需求嗎?

老派咖啡館的曼特寧、巴西、藍山還有曼巴,磨豆機清脆的磨豆聲音後,賽鳳壺上升的蒸氣,咖啡豆在上壺翻滾了一下,仔細的攪拌了深烘焙的豆子,不一會兒一杯香濃厚實的咖啡就在客人眼前,這樣的咖啡只有老客人才能品嚐箇中的滋味,有時候老客人走進來一句話都不用說,咖啡、簡餐不久後就端上桌,服務人員與老客人,形成了一種共榮氛圍。

在中山北路、長春路口,各式各樣好吃的餐廳,老派咖啡館在這邊的生存之道,除了一杯老味道咖啡,報紙、簡餐、餐後的水果、吃不膩的家常菜樣樣都不能少,最重要的是濃厚的人情味吧?

2016/05/13

【台北】朋友聚餐五十之十,前公司高層主管之午餐聚會



當前公司還是小公司的時候,老闆會找一些主管一起午餐順便討論事情,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定期聚會,那午餐有時很痛苦,因為一邊吃飯一邊要討論,老闆的頭腦動得很快,邏輯很好,任何事情都唬弄不了他。

由於都是從寫程式開始成為主管,對我非常比較照顧,有很多需要寫一些小程式來實驗,或者寫出一些雛形,當年這些工作理應當是作為研發主管我要做的事情,他除了管理整個公司之外,都會自己跳下來做。或許是這樣的個性,讓我學習到所有事情都要自己嘗試,如今身為自由工作者,甚麼不懂就身體力行就知道了。

今日聚餐滿桌的菜,跟以前一樣是我吃掉大部分,雖然公司合併後,許多同事已經換了工作,這樣的場合,還是像當年一樣的討論科技發展,但少了公事的壓力。

這間餐廳叫甚麼名字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天花板放了不少的鳥籠,沒有鳥的鳥籠,就好像公司裡面沒有員工上班,奇怪嗎?一點都不奇怪,透過雲端系統管理,員工到底比以前要血汗,還是人性化呢?

2016/05/12

【台北】朋友聚餐五十之九,《不一樣的月光,尋找莎韻》與《靈山》





今天到朋友的研究室,看了書架上滿滿的是滿洲國的研究,還有不少紀錄片,當下就借回了這部描述南澳原住民演員、導演、編劇,號稱是全方位原住民觀點的電影。

我還沒有看完這部片,不過看了DVD 的封面說明,讓我想到了最近在國際紀錄片影展看的靈山,用了 1930 年代開始,官方對於原住民政策的宣導影片,一直到 1970年代,所有的政策都以教化,改變原住民的生活方式為主,最後一段在 1970年代(我沒有記錯的話),甚至說出了山胞懶惰、酗酒,而政府給予了水泥房舍,讓山胞脫離了半穴石居的生活模式。

用現在的角度思考,我們是在消滅傳統文化,後來,1990年代一連串原住民的正名運動等,《靈山》的主人翁老阿公,在墓園感嘆著年輕人車禍死亡,加上在山上獵捕山豬,或用乳豬獻祭祈求平安等實際的紀錄。

《靈山》表面上原住民導演並沒有加諸很多觀點,但是透過他剪接很多新聞紀錄影片,以及他覺得傳統的紀錄片紀錄了很多節慶跳舞的活動,所以呈現了很多平常人看不到的生活。

每次看完這樣的影片,都會讓我深思,我們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識,還是非常淺薄的。

【台北】兩場重疊的導覽



昨天上午真是刺激,在一個半小時內講了兩場導覽,而且剛好講到地質系可以做甚麼研究之後,來了一場地震,還要故做鎮定。

事後,應該多點機會教育,講點甚麼是P波。提了一點土壤液化、冰河時期、海平面上升、台灣島形成、侵蝕作用、清代台北湖等等,成功高中的同學很聰明,老師也很用心,似乎都了解,我感覺好像說明得太淺顯了,應該再增加多一點深入的地科題目才是。

由於亮軒老師出國,所以第一場導覽由我代班,可以感覺多是老師的粉絲,還有行動不是很方便的阿姨來聽,當下感到要代班超越老師是不太可能,但是又想要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很有感情的說出來,中間串接的不太理想,希望沒有讓聽眾失望。代班還是要多多練習啊!

感謝辦公室剛剛好在重疊的時間放了台北盆地相關的地科影片,然後要在第一場導覽結束後由亮軒老師的心情,轉換為地科老師的心情,實際上真的很困難。

《我不是結不了婚 只是不想》《談戀愛世界難》



兩部都是大齡人士,遇到想要追求的人,因為長年忙於工作,已經不知道如何談戀愛。年紀大了,難道談戀愛就要很成熟嗎?

這應該是目前社會的現實情況,超過三十五歲不結婚的人,不是每個星期跑聯誼活動,就是過著非常愜意的生活方式,除了工作,享受沒有婚姻,沒有家庭的一個人生活。

片中都有愛情教練,而這些教練也都各懷鬼胎,到底愛情還是非常自我為中心的,愛情教練終究只是教練而已,上場的人還是要靠自己的。

2016/05/11

灣生畫家:立石鐵臣



雄獅美術曾經出版過一系列台灣畫家的介紹,立石鐵臣與石川欽一郎,是少數日籍畫家。

立石鐵臣,1905年在台灣出生,父親因為職務的關係調回東京。後來立石鐵臣又回到台北,參與了一陣子台陽美術協會,並在台北帝國大學任職,戰後還持續擔任編輯,也在日僑學校、師範學院任教,於 1948年12月返回日本。

照片是在日僑學校期間留台的日人合影,立石鐵臣雖然在台灣的期間不長,但是參與台灣民俗的編採工作,繪畫的內容,紀錄了台灣的風土民情,回日本後還憑藉著記憶,1962年出版了《台灣畫冊》。

今天在華山看了這部拍攝十年的紀錄片,非常務實的紀錄了這位畫家的足跡,並且兩位兒子也來參與了討論會,讓滿座的電影會場增色不少,也是難得的紀錄片內容進入了真實世界的感覺。

在討論現場發現有人對於立石鐵臣的履歷非常了解,也對黃鳳姿、西川滿等人相互之間的關係很好奇,我覺得這點是很好的開始,紀錄片做為一個研究史料的基礎,會讓事情更有全面性的了解。

但也有人詢問了日本在戰爭期間的種種,還有該部片沒有深刻的表達"政治"立場,則是非常狹隘的國族觀念,這幾場紀錄片觀察下來,發現不少人還是帶有自己的立場在看紀錄片,的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可是進入了戲院,不就是要想辦法了解電影中不同的角度嗎?

【台北】文化資產代課



這是幫某大學的老師代課,課程名稱是文化資產相關,於是就帶同學走日本時代的昭和町,也就是現在的青田街與溫州街一帶。

每次導覽前,我會重新的想清楚,今天要帶給大家的主題是甚麼?重點要放在哪裡?內容是不是切題?......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然後,等到參加的人到齊了,透過簡單的對談,還有大家的專心程度,大致上可以歸納出應該要講甚麼重點,大家會比較有興趣。

可是今天,我完全抓不到重點,於是,我只好採取大轟炸策略了,也就是一直講一直講,講了很多的人名,很廣的事情,儘量沒有讓大家喘息的機會就是了,但,我也知道缺點就是可能會有很多人會聽得失神吧!

我之前也聽過一些大學老師的心得,這年頭任教,千萬不要太在意學生是否專心聽講,或者是否有吸收到,就是把要講的全部講出來就好了。我雖然不想要這樣,但這一點我深深的有所體會了。

為了怕浪費太多時間,我準時開始,提早結束,太多囉說的話就不說了,重點也只重複一次,然後就繼續下面的主題,意外的,我只花了一個小時又四十分鐘,就把以往我要花兩個多小時的導覽內容都講完了。

依據我統計的結果,會提早到的同學,普遍的學習意願是比較強烈的,這也難怪老師用點名來作為成績的一部分了。

結果換來的是,結束後我多花了半小時的時間,整理導覽耳機,大部分都沒有把電池取出來,這件事情我只講一次,下次列為重點項目,要講三次以上。

有次更誇張的是小學生,發導覽耳機下去後,已經開始五分鐘了,才舉手說為何聽不到,原來他拿到"講師"的機器,耳機跟麥克風長得不一樣他並不知道,而這個包包上面寫的兩個大字"講師",居然他都沒有看到。更扯的是過一會又有同學舉手說,打開都是電池,怎樣聽老師講話呢?原來這個包包上面寫的是"備用電池"。那場導覽的開場,我就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是說大家只負責拿到包包,就不會閱讀上面的文字了嗎?包包上面的文字,是有那麼難懂嗎?

今日人名關鍵字:馬廷英、足立仁、磯永吉、林朝棨、廖繼春、陳澄波、庄司萬太郎、洪耀勳、洪伯文、馬場惟二、沈剛伯、曾祥和、下條九馬一、許壽裳、魯迅、周德偉、雷震、殷海光、梁實秋、梁啟超、梁思成、金岳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