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4

父親的潤滑油與我的萬能蜂膠



從小到大家裡有甚麼故障,只要經過父親的巧手總是能夠修理好,無論是電風扇,門鎖門閂,窗子的軌道,腳踏車,摩托車等大大小小東西,都可以修好。

父親會把東西拆開,然後擦拭乾淨後,使用大量的潤滑油,所以東西修理好了不久,地上總會出現油滯,潤滑油是我父親之所以偉大的必要工具之一。

不過,現代的電器產品,小小的電路板,或者是現代一體成形,大量的使用塑化薄膜等,使用潤滑油反而是把產品搞故障的元兇,潤滑油失效了,也宣告一個時代的過去吧?



而我現在身體出了任何問題,就是使用蜂膠,無論是感冒前後,或者有任何傷口,火氣大口腔破洞,牙周過敏,內服或外用,全部使用蜂膠。我在想若是房子漏水,可能可以用蜂膠來修補呢?

每一個人的人生中,應該都有一樣萬用物,真想知道我兒子以後會用甚麼東西來解決大部分的問題呢?

2018/07/12

台灣首份報紙發行至今 133年(1885.7.12-2018.7.12)

(以下取自維基百科)



1885年7月12日(清光緒11年6月1日),巴克禮創辦《臺灣府城教會報》,因為19世紀末的台灣,只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才能讀書寫字,使用書面語文言文,創刊時使用白話字(或稱「教會羅馬字」)出版(它是屬於廈門語羅馬字拼音),每月發行一期,1932年5月才改為如今之命名《台灣教會公報》。從1973年12月(1088期)起,改為週刊發行。

2018/07/10

【台北】原廣慈博愛院全部拆光了


20180413 的照片,原廣慈博愛院

前一陣子過去,還留有一棟,其實就只是清理乾淨並沒有整修,就很漂亮,光影打下來,多少時代的痕跡。

現在,已經僅剩下一棟已經拆除了。我們還是學不會記取教訓,這些教訓有兩點:

1. 老建築留下來,就可以說故事,使用現代材質做一些改變,讓大家更容易親近,或者適當的包覆,漏水的問題也可以解決,那個時代的公宅,搞不好品質比現在更好,適當的修整根本不會滲水。

2. 公宅在各大城市,演變成弱勢族群聚集處,即使我們規劃的再美好,規則規定限制一堆,我家附近的公宅,在樓梯間還是可以看到酒瓶,始終脫離不了貧窮。

為什麼?

物以類聚,所以很多政府對公宅的規劃,是開始分族群分年齡並讓承租戶投入社區服務,每個弱勢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應該讓他成為一個族群,應該有更多的可能性。但,我們好像還是這樣的思考模式。

我知道講道理容易,執行起來很難,目前的選舉文化又是靠數字,數字的迷思就在這裡,要比公宅的數字。這跟 TNR 有點像,好像是解決方法,但是為何街貓的還是沒有減少呢?很抱歉我用人與貓來對比。

我們期待更多樣更多元的政策,而不是集權式的管理模式。


1927.7.10 台灣民眾黨成立,至今91年



照片:維基百科

2018/07/09

【台北】急躁人生與台北『慢』步



最近幾次在青田七六帶導覽的經驗,都是客人一進來非常非常的匆忙,有日本客人的領隊,詢問我是否可以導覽,我說等下10:30am 有一場導覽,若可以的話,可以一起聽,你在旁邊翻譯即可。她連想都不想就說來不及,我說才等十分鐘,後來我跟她說,我就用這十分鐘簡單講一下。

這個急躁的領隊,帶著五個日本歐吉桑倒是非常悠閒,經過簡單互動後,我終於找到了許多共同點可以溝通,但也已經過了十分鐘,不過這領隊的日文非常好,翻譯得很到位。或許這些緩『慢』的歐吉桑經常拖行程,讓她很害怕趕不上飛機吧?

後來,一群來自高雄的歐吉桑與小朋友來,主辦人也非常急躁,一直擔心走錯路的老先生會有甚麼問題,一群人也跟著她急躁,我就想說她若真的很急,應該就跑出去找人接過來,她只是用電話與嘴巴急躁於事無補。

傳統的旅行,過於急躁,凡是都是按表操課,我想團體旅行就是這樣很難迎合全部人,所以我喜歡一個人旅行,快慢自己調整就好。在台北好像就是工作場域,大家都很急躁,不知道在急甚麼,只是想要很快把事情做完嗎?

台北『慢』步,不只是一本書,是希望透過『慢』,認識這塊土地。

2018/07/08

【台北】女僕咖啡館



上回去京都玩,冬天溫度零度左右,感冒,猛吞維他命C、喝水,住在老房子裡面很冷,只要離開暖氣範圍溫度遽降,每小時進進出出到戶外的廁所尿尿,偷偷摸摸很害怕吵到隔壁房間的旅人。

最後,去參拜了晴明神社,買了一個厄除符,身體就好了。

最近,氣溫高的嚇人,進出冷氣房,身體奇怪了起來,猛吞蜂膠,來一杯陰陽師調配的飲料(應該不用塑膠吸管才是),希望有效!

《台北慢步》第一場導覽:走在米道上,走在貨運站上



很感謝蒲添生故居作為第一個點,讓大家了解戰後從權威到運動美學,再到庶民塑造胸像的這段歷史。我補充了日本時代許多長官雕像放置的位置。

聽到希望廣場叫賣的聲音,又用喇叭刻意放大,真的很想逃離。

由於華山園區人潮眾多,所以我沒有走進去,從旁邊繞出來,結果,漏了一個很重要的景點,藤森照信的茶屋,本來要拿出藤森照信的所有茶屋的作品,來比較看看這個短腳茶屋與長腳茶屋,真的差很大,缺少了那份秘境與遺世獨立的氛圍。

也因為沒有踏入華山,也忘了給大家看建國啤酒廠的那座工廠照片,長得很像日本的釀酒工廠,我相信是有淵源的。

從米道搖身一變到縱貫線,從挑夫到華山貨運站,台北這些建設大致上就一百年的歷史,日本時代突然長出來現代化工廠,沿著鐵路沿線而建的歷史,地下化後的公園綠帶非常珍貴,希望有更多的看板或是裝置藝術讓大家了解這段過往。

今天的路線與內容,沒有串接的很好,希望下次有機會改進。

2018/07/07

《台北亂走》



部落格時代就一直看 freeleaf 在台北亂走的文章,尤其是大安區的文章很多,有關水圳道與大安森林公園等,讓我重新認識這地方。這本書應該是集結當年的文章,看了書上的照片,大部分的設施都不存在了,不過十幾年的時光,竟然留下來的,只是書封上左上角的水溝蓋與圍牆。

這是一本懷舊的書(無誤),僅僅十幾年前的台北跟今天就大不相同了。

一看到書封照片就覺得很熟悉,即使地上的箭頭不知道重劃了多少回,柏油路重鋪了多少回(大安區)這裡是青田街七巷與和平東路一段183巷的交會。

當我看到作者的『想起地理學』這一章節,跟我的從小到大對於看地圖的心理不謀而合,偏偏我是一個方向感很不好的人,手機GPS的普及真是一大福音,當時大學會選填地質系,完全是因為依照排名填入,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與地圖相關。

雖然作者沒能進入台大地理系就讀,但這十幾年的研究,為台灣地名的由來與考據,打破了傳統我們依照地名的漢字說故事的窠臼,還原當年念音與習俗來分析,對台灣歷史有極大的貢獻。

也請大家順便支持一下我的書《台北慢步》

2018/07/06

【台北】《台北慢步》新書分享會,永樂座



這是今天《台北慢步》新書分享會,感謝 倪可 拍照

結果,麥克風一拿起來,一口氣講了一個半小時,超過了半小時的時間,我完全無感。

今天想採取比較輕鬆的模式,放一些老照片,讓大家猜猜看這棟建築在哪裡?果然,今天來的朋友對這些老照片比較陌生一點。

下個星期就可以在博客來,或是在各書店買到《台北慢步》,若要搶先買到,請到永楽座書店。— 在永楽座。

2018/07/05

【台北】所謂的海關?



右邊是一位知名臉友的照片,借用一下,我還很納悶海關不是都禁止拍照,為何她可以拍得那麼高興,也沒有人制止。

這兩張照片有何雷同之處呢?

左邊是清代釐金局遺址,這才是真正的海關抽稅的地方,若在各海關放置台灣歷代海關的照片,應該很魔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