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1

【台北】吳興街記趣

小時候搬到吳興街、莊敬路一帶,對吳興街的印象特別深刻,念三興國小的學生有兩個地區,一是基隆路以西通化街、臨江街、文昌街這一帶,另一區就是基隆路以東吳興街、莊敬路。


1974年的航照圖,紅線為吳興街,街上還蠻多公車的,當時莊敬路頭還沒有開通

清晨,天還未亮,夏日清晨霧氣迷濛,會聽到叮噹叮噹的聲音,我們特別喜歡吃這種醃製的醬菜,拿著碗盤下樓,聽著聲音漸近,然後才看到婦人推著木製的車子,好像把廚房的餐櫃推在街上,我跟姊姊挑選喜歡吃的小菜,我喜歡紅色又甜又酸的瓜子,也喜歡土黃色的麵筋。不只一次在夢中聽到叮噹醬菜車的聲音,想要拿著盤子出去,清醒後卻只是兒時的記憶與味道。

有時候一早,媽媽會要我騎著腳踏車去買饅頭,等著第一籠饅頭、銀絲卷出爐。那家饅頭店,在三興市場(今市圖三興分館)旁,看著一個年輕的女人,在那邊賣饅頭,看到她頭髮白了,也不知道那家店何時消失了!

說到吳興街的頭,以前是一個菜市場,在消失的僑聲戲院旁邊,走過了基隆路口,吳興街有不少老行業存在,有很多是小學同學家人開的,大約在吳興街59號附近,有幾家鐘錶眼鏡行,小時候都很羨慕這些同學,可以有戴不完的手錶,手錶壞了拿到他家,他爸爸就可以讓手錶其死回生,尤其那時候手錶還都是上發條的,可以戴著放大鏡用小工具修錶,手又要非常穩定,真是太佩服了。

在吳興街與莊敬路的巷子內,有幾家傳統的理髮店,也是小學同學的母親在經營,經常去捧場剪頭髮。看到一些阿公級的老人家在理髮店刮鬍子半躺著變成當成一種享受,聞到厚重髮油的味道,對面四四南村拆除掉的眷村房舍,變成了我聞到這種味道的獨特印象。

繼續往下走吳興街84號有家老藥房,記得小時候有次感冒很嚴重,到了對面的馬醫師診所還沒有開始,於是到了藥房,那個老闆看到我快不行了,於是給我通腸,在藥房上個廁所休息一下,我居然是跑著回家的。

馬醫師診所是我們感冒的時候最常去拜訪的醫師,他總是用著湖南腔說著一樣的話:刺激性的飲料、冷的、辣椒、咖啡不要吃喝等等,雖然我們都會背了,可是還是照吃不誤。年紀稍長若感冒不是很嚴重,就會到對面的中藥店給中醫師把脈,然後拿藥回家吃。後來,中藥店、國術店一家家關起來,這些小學同學都不知道搬到哪裡去了?

記得馬醫師診所附近有個修皮鞋、打鑰匙的小攤子,是個啞巴老闆所開,小時候的皮鞋修了又補,就在那邊。聽說那也是小學同學他父親,但是因為可能他認為父親的工作比較低下,所以一直不承認,尤其是談到遺傳這一件事情,他非常敏感,印象中他還一直問老師有關啞巴、耳聾會不會遺傳這件事情。雖然那個修皮鞋的大叔已經不再那邊了,可是每次經過吳興街,總想起我那個小學同學的背影,也是我少數可以說出名字的同學。

我們這一輩的人在成長的過程,剛好也是台灣經濟最好的時刻,兒時的記憶在大學畢業後,突然變成一場空白,例如:小學時候巷口一碗五元的陽春麵,本來是攤子的彰化肉圓,因為老闆很努力,租了店面又買了房子,大學畢業當兵回來,整個消失無蹤。騎著腳踏車賣山東饅頭的伯伯,還有推著豆花車的大叔,賣叭ㄅㄨ的大伯,兩個鐵棍輪流敲的麻糬攤子,這些在巷弄周邊的攤車完全都消失了。

在放學途中,或許我們會躲著流浪漢,突然某一天,你會想著那個流浪漢怎會消失在街頭!

吳興街過了 154號之後,是街頭的傳統市場,有段時間三興市場蓋好後,這些攤販被趕入市場內,可是人們依舊在吳興街上買賣,這些市場變成陰暗的角落,最後落得拆除重建的命運。這個市場每到假日上午人來人往,現場殺雞、庖魚鱗、切豬肉人聲鼎沸,地上的汙水走在那邊我經常害怕滑倒,路過裁縫、衣飾店看著可怕無臉的塑膠模特兒,小時候跟媽媽去菜市場變成一種苦差事,現在去菜市場,看著五花八門現成的料理,反而覺得很新鮮。

吳興街有個賣蘿蔔絲餅的小攤,背後有個『蜂蜜蜂王乳』的招牌,那一攤總是排滿了人,小學老師有時會叫我上學時幫他買過去,我因此也特別受到他的疼愛,不時的可以出公差,或者畫海報,或者去整理圖書室,不用上課的特別優待。

在吳興街街頭市場,也經常看到傳教的人,要搶拉進去教堂做禮拜,好像是屬於同一個教會的曙英幼稚園,不知道是否還存在?

小學生總是喜歡到文具店去逛,印象中的百科書店附近有幾家文具店,來這裡的女店員很有生意頭腦,因為老闆年紀大了,她就把店頂下來變成女老闆,來這裡上班的男店員與女老闆一起經營,後來搬到莊敬路325巷17號的明明文具店。印象中沒見過女老闆有懷孕過,但是文具店裡一堆小孩,據說那些都是她親戚的小孩,來台北念書就住在這裡,平常就幫忙店裡的工作,如今這些小孩應該也都長大獨立了。

吳興街再往下走,經過台北醫學院,學校門口有些冰果室,清冰讓我回味無窮,照相館、書店、小吃攤,這邊自成一圈的夜市,讓吳興街底的住民,晚上有吃宵夜的地方,以前吳興街底與莊敬路底的山腳下,住著很多人口,可是出入口只有吳興街、莊敬路這兩條小馬路,每到了上下班時間,公車塞滿了人,22路、37路公車,應該伴著台北市居民不少的時光,山上的挹翠山莊著許多有錢的大明星,當年也是夏日少數有游泳池開放的地方。

吳興國小旁的吳興大廈,今日莊敬路與松仁路交叉口,以前也有一些書店、文具店聚集,1980年代,旁邊有些電動玩具店,小時候還跑去打大金剛時因為警察來檢查,店家讓我們從後門跑走,至今回想真是有趣的經驗。

假日,一群小朋友騎著腳踏車到山邊的水圳玩水,或者到空地抓蚱蜢、控番薯、種菜除草,這樣的童年永遠不可能回來。

10 則留言:

  1. 我家也住在莊敬路,以前叫做吳興街,以前的莊敬路是吳興街的弄,我家是吳興街225巷八弄58號一樓,隔壁是成功文具店,是一家蠻大的文具店,右邊是麵包店,文具店旁邊是姚醫師診所,再往進去還有雜貨店,過去就沒房子了,(現在郵局那邊),只有養豬戶。後來蓋了吾興大廈,上面有兩個書局,每個禮拜都會去買書,它的地下室以前是市場,後來淹大水就廢了。
    以前很容易淹水,所以這邊是便宜的地方,俗稱市外,只要下大雨,肯定淹,常常要跑到三樓去避難,後來莊敬路挖了大水溝,每戶還交了工程受益費,就比較少淹了,每次淹水後,路邊都是動物屍體,超級臭,由於不少眷村在這,有時會有阿兵哥來掃,但只限眷村,其他地方就....。
    最早公車有22及43路,43路很特別,她是大鼻子公車,前面的窗子可以向外推,更酷的是,她是走吳興街,老吳興街歐,也就是現在284巷旁靠山邊那一條,超窄的一條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有 43 路的印象的人不多,這樣可以猜想到您的年紀。

      我也有搭 43 路的經驗,從吳興街開到大稻埕的圓環都坐這台公車,後來 1986年延長到榮總,於是改號成為現在的 288 號公車

      刪除
    2. 我從小住吳興大廈,有印像以來, 地下室就是停車位了, 小時候還被書局的老闆抓到偷東西, 哈哈哈。 老闆後來買了吳興大廈x樓, 也就住在吳興大廈直到現在了,現在有時後碰到了老闆, 他都還有印像呢。43路到沒有印像,自打國中就跨區, 每天搭22路去仁愛國中上學了。

      刪除
    3. 哈哈!真是有趣的回憶!我也是搭22路到仁愛國中,只是真的非常壅擠,還有坐過司機旁邊有引擎箱的老公車。

      刪除
  2. 曙英幼稚園不是教會的啦(我唸過一學期)...宣(暄??)恩幼稚園才是教會的(我妹唸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是宣恩幼稚園會拉人進去做禮拜

      刪除
  3. 我也是在吳興街長大的。但卻不太認識吳興街,因為您這裡的文章,讓我對吳興街認識更多一點。那個巷口的蘿蔔絲餅還在喔~ 已經是第二代在煎餅,第三代在幫忙裝袋包裝嚕! 謝謝 :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錯,現在的第二代老闆,當年我去買的時候,還是在旁邊幫忙的姊姊,印象中是姐弟兩人都會幫忙。

      刪除
  4. 小時候住在281巷,打電動玩具被警察臨檢印象真深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難得遇到同時代同地方又去打電動被臨檢的人!

      刪除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