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4

【台北】乾元藥行,百年藥店的下一步

*年表:
1875年或1896年,張清河創辦乾元藥行
1911年,陳金清富出生
1917年,張清河過世,陳茂通接任乾元藥行
1930年代,陳金清富創立春元行
1936年,陳茂通過世,經股東朱樹勳、盧阿山等不同的經營者
1946年,陳金清富兒子陳鳳鎮出生
1960年,陳金清富接掌乾元藥行
1970年,陳鳳鎮結婚
1992年,陳金清富兒子陳鳳揚接手經營春元行
1994年,陳金清富過世,陳鳳鎮接手經營乾元藥行
1998年,陳鳳鎮過世,二兒子陳建忠接手經營乾元藥行
2011年,陳鳳鎮三兒子陳建國創上乾元蔘藥行

*參考資料:
吳密察、陳順昌,《迪化街傳奇》,臺北:時報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1984年。
許麗芩,《百年迪化風華》,臺北:策馬入林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1年。
陳文永、陳建忠、陳建國訪談

*圖說:

陳金清富與太太鄭寶珠,太太本名陳寶珠,因同姓結婚忌諱而改姓。陳金清富,曾經被「金」姓人家作為養子,所以名字改為陳金清富。


*主題:

乾元藥行,百年藥店的下一步

大稻埕的南北貨從1851年開始,林藍田、林佑藻等人在此蓋了房子,經營商號,本來中藥材就掛在南北貨之下,從中國、韓國進口藥材,給人抓藥、煎煮,並請漢醫師來駐店把脈看診,看完診就直接抓藥回家。

乾元蔘藥行的創辦人張清河,原本就是中藥同業公會的理事長,原本在南北貨的經銷體系下與中藥材的特性不同,所以由公會統一由海外進口,日本時代必須經過大阪報關,貨品從香港、上海轉運,其實非常麻煩。而且每種藥材特性不同,保存年限也大不相同。



1923年,陳金清富這個剛滿十三歲的少年,回到大稻埕故鄉,看著繁榮的河港,一箱箱南北乾貨、中藥材從海外進到台灣,同時在港口把台灣的茶葉、樟腦出口到海外。工人忙來忙去,同時不遠處的大稻埕火車站載著客人、貨品,有不少來台灣觀光的日本商人,指著河邊的夕陽大聲讚嘆美景,這些穿著西裝頭頂著帽子,乾淨整齊的日本人,旁邊有時會有台灣藝旦陪同,講話非常紳士有禮貌,但是晚上到了酒樓吃飯喝酒後,這些日本有錢人就在街上大呼小叫,有時連警察大人拿他們都沒有辦法。

或許是這樣的遇見,埋下了陳金清富想要學習一門獨到專業技術,讓世界各地的人都佩服景仰的生意。這個少年先到了中藥鋪前輩蘇榖保所開的捷茂行當學徒,蘇榖保非常照顧這個少年,或許是這樣的經歷,加上待人誠懇、工作認真,在老闆的支持下成立了「春元行」,以進出口中藥材為主。

乾元藥行在日本時代很活耀,1924年台灣日日新報的廣告,當地的商號組成永樂會,到商店消費會有抽獎券,在乾元藥行每消費壹圓就發給一張抽獎券,並且在永樂座戲院公開抽獎。1928年,臺北乾元藥行陳茂通等漢醫藥界人士應和「東洋醫道會」,成立「東洋醫道會臺灣支部」,展開「臺灣皇漢醫道復活運動」,希望可以修訂漢醫的許多特許規則,使漢醫合法化,並發展漢醫治法法律。

1929年臺灣日日新報載乾元藥行席設蓬萊閣,舉辦「開業三十周年紀念披露會」,1932年報導寄贈平安散一千包,給當時發生流行疫病的廈門地區。可見乾元藥行無論在政界、商界或公益服務,操作都非常靈活,規模已經很大。當時的經營者是股東陳茂通。陳茂通因熱心公益,捐款賑災或資助社會事業的義舉屢見報導,且曾經擔任臺北本島人藥業組合長、藥郊聯合會會長,為大稻埕聞人。

中藥材專家養成不易,早年從香港、上海、天津等地批貨,從產地、採集時間,已經藥材的形、色、氣、味等特性辦別,不只如此,在後續的煎藥、製成藥丸保存,也十分費工夫,煎藥有時要煮沸三天,還要不時的攪拌,藥丸要不斷的研磨,但溫度又不能太高。此外,藥材的價格波動也很大,沒有管理好也是傾家蕩產,這樣的特性讓中藥材的買賣成為一個封閉體性,一般人不容易進入這個行業,也因此乾元藥行原本是公會內理事長經營的模式,到了陳金清富之後改傳兒子。

1946年,中藥界前輩蘇榖保成立了台北市中藥商業同業公會,並擔任了第一屆的理事長,1960年,陳金清富擔任第八屆理事長,同時也接手乾元藥行。陳金清富斷斷續續擔任過幾任的理事長,也受聘於海關擔任顧問、衛生署中藥委員,也在許多公會擔任理、監事,可謂德高望重。陳金清富經營中藥行時非常勤勞,無論是找中藥材或是到各地中藥行,全台灣走透透。他也曾經建言政府要發給中藥商執照,避免假藥方便管理。

因為當年不能從中國進口中藥材,不是從韓國進口,就是從香港轉運。公會每年只要標得中國進口的紅黑棗,店門口就會有排隊的人潮。此外每年年底的冬季進補,客人購買藥材整個迪化街非常熱鬧,但今日購買補品這樣的盛況已經不在。

迪化街的商店很窄,但是縱深很長,從乾元藥行長度大約60公尺,家族居住、交易店面、晾曬藥材、倉庫甚至是煮藥草等加工作業都在這裡,所以空間的應用不能浪費,而且採多功能應用。

大概可以分成三進,每進之間也都有空間,或作為倉庫或是廁所鍋爐的天井,可以煮飯燒菜,也可以燒煮中藥材,有的中藥材一煮就要24小時不能停止,只能提煉出一點點的藥丸,所以天井的空間區格非常的重要。乾元曾經因為煮藥不慎引發火災,前兩進的木製樓板付之一炬而曾經改建過,現在室內有個電梯。

到了天井間,目前這裡已經不提供居住,所以都是先進的煮藥設備,有真空的器材,也有大的烤箱,以前都用炭火的磚瓦還在,但是已經改成用瓦斯管線,由於烤箱的溫度很高,還特別加裝了散熱的設備。

一樓的最後一進,以前是大量的藥材從屋後的小發財車要吊進屋裡的地方,木門有兩層,裡層的木樁還有機關不容易開啟,是為了預防來偷藥材的盜賊,藥材在此分類加工,研磨藥粉。

以往藥材的加工設備多是人工,但是我們到了二樓看到很多古老的機器設備,目前大多沒有在使用,例如手工可以把條狀的藥材一下變成藥丸,也看到了後來演變成自動化的機器。還有磨珍珠粉的堅硬石頭,把珍珠放入容器跟石頭同時放入旋轉,不時要加入薑汁,讓他旋轉七天七夜,就可以磨出珍珠粉,若沒有處理好,可能會中毒。

二樓的第一進是陳金清富與太太鄭寶珠的房間,三樓的第一進是客廳,三樓頂可以晾晒藥材。第二進就是給兒子媳婦住,很多地方還要堆放藥材,其實空間不是很大。

此外,我也看到了很多木製的老家具,厚實的椅子、中藥櫃,還有三層密不漏水的竹籃,雖然沒有整理,但是看了直呼過癮,很多也佈上了灰。陳文永師傅從1970年代來此工作,就沒有離開,如今兒子也在此服務,他一邊解說這些器材的使用,也一邊感嘆中藥加工經驗的流失,問他這些技藝有沒有寫下來,他說也沒有人做這個工作,消失也就消失了。

陳文永說明了製作水丸的過程,首要在竹篩上刷一層水,鋪灑藥粉,並用雙手搖篩,藥粉與水混和變成一顆一顆的水丸,然後不斷重複刷水、灑粉、搖篩,一直到藥丸漸漸變大,成為一顆顆大小適中水丸。做水丸和元宵是差不多的,市面上的一瓶水丸,大概要費時半天才能成形,如果量大則要耗費兩三天的功夫。而兩斤的藥粉可以篩出四、五斤的水丸,但功夫如果沒有到家,水丸不會變大,而且沒有藥效。篩水丸不但要用到掌力、臂力與腰力。

陳金清富後來把乾元藥行傳給了兒子陳鳳鎮,把春元行傳給另一個兒子陳鳳揚。陳鳳鎮的太太是屏東水底寮人,親戚到南部旅行時遇見,於是介紹給陳金清富當媳婦,傳統上嫁入了中藥行,代表的是辛勤的工作,媳婦要熬成婆時間很長。

陳建忠、陳建國兄弟,1970年代出生就在迪化街成長,上下學看著華麗漂亮的立面,也看了許多中藥行的興衰,國中起就在家裡幫忙。

陳建忠回憶說小時候曬龜殼,曾經看到有類似甲骨文文字的刻痕。每次聽他講到店面後方的儲藏空間,一桶一桶分門別類的中藥材,二樓已經從木箱改為鐵箱存放藥材,說著藥材有要酒製、蒸熟、醋製等等,每一次進去就好像進入了大觀園。

陳建國說當年樓下天井在煮藥不能中斷,而且只有夏天可以熬出膠質,要連續敖九天,晚上全家睡在樓上,又沒有裝冷氣,簡直是一個大烤爐無法入眠。他們兄弟經常苦中作樂,例如用炭火在鍋子上烤附子,把一片片附子切開,均勻的排放在鍋子上,等到烤完的時候,就利用剩下的炭火烤肉、烤香腸來吃,這也算是一種福利吧!

今日的中藥行面臨時代潮流的蛻變,民眾的身體健康,已經不需要補品,生病也經常只是去看西醫吃西藥,而普遍上漢醫也使用科學中藥粉,此外許多藥膳品紅棗、枸杞等也進入了便利商店販售,傳統中藥行生存不易。

即使如此,中藥行面對客製化的需求,還有百年來的傳承經驗,可以有獨特的配方,透過真空包裝保存,製作過程沒有添加防腐劑,我覺得仍舊十分有競爭力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