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8

【台北】最早的屈臣氏,大稻埕步行者的天國



右邊 2005,左邊 2017,相隔十二年,周邊依然有車子

從以前到現在街拍房子,每次都要閃車子等很久,不久前,迪化街還有很多電線桿!很高興現在逐步消失。

一百年前台灣進入現代化社會,畫家在畫布畫上電線桿代表現代化,但是現在的現代化,是要拍出人與腳踏車。— 在 Bookstore 1920s 。


***

大稻埕步行者的天國

世界各大城市的舊城區,是觀光客最喜歡流連的地方,中東地區的大市場、歐洲的跳蚤市集、東京假日執行的『步行者的天國』,為何只要在台灣執行,全部變了調?


迪化街南段,從歸綏街到南京西路這一段,星期日試行行人徒步區,最近大稻埕不少店家與經營者發聲,深怕星期日又成為年貨大街的翻版,假期結束後留下了一堆垃圾,造成商家與民眾雙輸,大稻埕被消費完會不會又再度沒落呢?


看著全世界的潮流,舊城區只要保留著舊建築、舊文化,其實就不怕沒有人去,大家是去體驗舊城區的歷史軌跡,還是只是去吃吃喝喝,買一下日常生活用品就回家呢?我們若不能提升一次性的消費文化,熱潮過後所有人都是輸家。


2015年,台北市首次iVoting結果,公館徒步區走入歷史,大部分的商家並不願意執行行人徒步區,今日我恍然大悟,原來商家在意的是攤商,只要變成行人徒步區就等於騎樓可以擺滿了商品,客人在馬路上行走的錯誤想法。


全台灣在日本時代規劃有騎樓(亭仔腳),是方便民眾在豔陽多雨的天候下也能上街購物,但目前全台灣老街的騎樓,不是停放汽機車,就是成為商品陳列區,客人用餐區,甚至是變成廚房,圓拱狀騎樓行人窒礙難行,更無美感可言。


目前的選舉模式,民意代表不願意得罪人,大稻埕山頭林立,市政府推給
iVoting,『大稻埕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的管理單位是都市更新處,既不是文化局,也不是觀傳局,想當然爾市政府又是互踢皮球。


既然無法靠公部門的管理手段,整個徒步區的交通管理費用也是市政府公帑支出,都市更新處這幾年來已經在大稻埕地區有許多的 URS
與學校、NGO合作的機制,是否應該退場,並將這一類的地方與組織轉型,凝聚街區商家的共識,商家間是否能夠組成強而有力的組織,以文化、美學為前提制定共同的願景,而不是以商業利益為主。


而退場的 URS 空間,是否回歸商業機制,或是提供更多元化公共用途。這些空間在民間是資產,但是在公部門卻是變成了負債,政府應在這些價值轉換中有更清楚的目標。


大稻埕自開發以來,十分接納新的商業經營手法,有別於艋舺、大龍峒以同鄉郊商的模式,日本時代以同業公會凝聚共識的做法,現在社會多元,百業爭鳴之下組成這樣的組織的確不容易,但是否由大稻埕的商家先行組織,也取得許多同業公會的信任,才是大稻埕之福。


馬德里的搶匪、巴黎的扒手、羅馬的小偷都沒有阻止全世界的觀光人潮,但大稻埕人潮才剛增加,我們不要被自己的消費文化所擊潰。

Xxx

圖說:大稻埕不只有南北乾貨中藥材、陣頭、小吃等,是多元文化的集合

2017/12/07

《櫻的親子丼》



另外一種深夜食堂的形式,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羈絆),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深刻又複雜!

我們所做所為沒有對錯,也沒有上下之分,每個人都是互相學習的對象。

所謂社會邊緣人,可以去的地方還真不少啊!

《老綠男有意見》及網站年度精選集《逗陣看台灣》



最近幾個月的某幾天忙著編輯左邊這本"逗陣看台灣"的文集,其實是我們的小編太厲害了,所以編輯群實在非常輕鬆,老實說我只去找了出版社社長,然後其他的工作就完成了。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擺脫太過嚴肅的政論形象,所以我們章節安排上以軟性訴求為先,讓人想要一直看完,這不是一本傳統政論文集,而是很多的朋友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熱愛所寫下的心情,不是結論而是一個過程,希望我們可以逗陣看台灣。

也歡迎投稿到我們綠色逗陣之友會

【綠色逗陣新書發表會】誠摯邀請您來參加

同步發表陳師孟的第一本政論集《老綠男有意見》及網站年度精選集《逗陣看台灣》。

歡迎您前來與作者群交流意見!
時間:2017年12月23日(六)下午2點
地點: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25號4樓(偉成大樓 台灣國際會館)

發表會除了精彩的談話、簽書時間外,綠逗將安排5次抽獎套書活動,抽中的幸運朋友可獲得二本套書。

2017/12/04

《血觀音》



電影最迷人的是無法推測出結局,由台灣的新聞事件改編的電影,實際上都沒有演出到底藏鏡人是誰,透過剪接的手法,讓觀眾自己去想像到底誰是兇手。

這不也是我們目前台灣政商媒交織出來的現況嗎?

《紅衣小女孩》《目擊者》這一類用新聞事件改編的劇本,大概《血觀音》是會比較會受評審的青睞話題,對台灣民主發展過程的反思與警惕,但看完後呢?難道我們沒有辦法阻止這些事情發生嗎?

或許沒有電影中的曲折離奇,許多看似無關的新聞串在一部電影內,是否用心去看懂這些來龍去脈,還是雙手一攤,只相信媒體的表象呢?

劇中所有的厲害角色全都是女性:棠夫人、縣長夫人、院長夫人、議長特助、議員夫人(大久保麻梨子),台灣的男性只留下了那個受到欺負失去自尊,而只能透過男性的力氣去欺負小女生,回到故鄉太麻里前,還要犯下強暴案。

2017/12/03

東野圭吾《解憂雜貨店》



人總會一直反思活在世界上的意義,這家雜貨店的老闆一輩子想著如何幫眾人解憂,卻忘了自己長年的憂慮,穿越時間的信箱,扮演了讓人"回信"的用途,就是所謂的"羈絆"。

老闆的兒子聽著了老闆的遺言,把這棟老房子一直保留著,讓大眾的緣分可以在不同時間持續,電影繞了一大圈,終於把所有的羈絆串連了起來。

對於台灣人喜歡拆掉舊房子蓋大樓,恐怕無法體會何謂"羈絆"吧?

2017/12/02

二十世紀石油的爭奪史《名叫海賊的男人》



一個男人的奮鬥,說明了二十世紀石油的爭奪史《名叫海賊的男人》

美國的興起基本上跟擁有石油的取得息息相關,俄羅斯擁有了巴庫(亞塞拜然)的石油,所以變成了工業大國,英國擁有很多殖民地可以產油,美國在世界各地開採石油。

1928年英美兩國簽訂紅線協議,世界的石油幾乎掌握在英美的壟斷。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何要往南入侵英屬印尼,甚至是攻擊美國的珍珠港,重要的原因就是要打破石油的壟斷。

這個問題表面上戰爭結束應該就結束了,但是隨著中東大量開採石油,伊朗問題浮出檯面,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等事件,大體上都是石油的爭奪問題。

這部電影從門司、下關海上賣油的國岡商店開始談起,進一步賣潤滑油到滿州,與國際石油公司槓上的事件,延伸到到戰後日本想要獨立取得石油與伊朗交易的種種事件,把歷史事件串聯起來一起看,中國的興起基本上與中東油管的連結還是息息相關的。

大海上有甚麼資源,可以取得能源呢?

2017/12/01

2017.12《TaipeiWalker》No.248:佳山旅館在哪裡?古月莊與北投文物館



1983年,張純明先生在北投慢跑運動,看到隱密的黑瓦,發現這幾棟日式建築,於是承租下來,隔年以「台灣民藝文物之家」經營,應該算是台灣第二個的私人博物館(第一為鹿港辜家),1987年,改名為「北投文物館」。

時光回溯到1921年,來自日本內地的吉田家族開始經營佳山溫泉旅館,新北投車站已經開通三年,觀光客從台北車站坐火車到新北投,然後緩步到達這個隱匿的溫泉旅館,閒適怡情浸磺泉看這片山水風景。

旅館位於山崖邊,入口在高處,路過時完全看不到裡面,非常具有隱密性,利用地形與樹蔭遮蔽,營造出秘境的氛圍,跨入了玄關,有一小庭園,一旁有一太子樓型態的屋頂,原來以前是一大湯屋,有一「遊八福佳山之圖」,畫了神仙在此泡湯,神情自若非常舒服的表情,並穿著印有「佳山」二字的浴衣。進入每一間房間,窗外都有絕佳的山景。

1939年,佳山旅館刊登的廣告:「山崖上的大宴會廳、尾牙年終公司宴請、觀光局指定觀景最佳、四邊閑靜、宴會廳可容納一百人、臺北市內一通電話到府服務」,常年溫度大約四十度,冬天浸溫泉,也不用特別加熱,大磺嘴引流過來的天然溫泉,觸摸皮膚滑嫩的舒適感,濃厚的硫磺味,在戶外湯池欣賞庭院造景,宛如置身天堂。穿上浴衣輕鬆的到二樓的大廣間享用美食,欣賞藝妓的表演,以三味線、能樂的演出,應該算是身心靈全方位療癒之處。

當時中產階級的薪水,大約二十日圓,六疊榻榻米的私人房間,一泊二食六圓,還有汽車接送服務,從台北火車站直接載送到佳山旅館需要二圓,但免去了火車要轉車,還要步行上來的舟車勞頓,提供各式貼心的服務。

1935-39年間,佳山旅館陸續增建了別館(今陶然居),與主館有走廊連結,另又增建二層樓的新館,溶入了洋式元素,許多房室提供家庭式的風呂。大型的凸窗可眺望山谷全景,挑高的房間因應台灣較熱的天候,還有氣窗的設置。

不只如此,當地北投燒的磁磚與地磚,還十分有創意應用在防滑,牆磚的造型特殊,還可讓水蒸氣緩緩滴下來。除了洋和混搭的形式,屋子內的每個細節,融入了北投在地特色。

在此可看到日式庭園的枯山水,「水庭葉」以多種台灣原生植物,搭配陳逢源所寫的詩《晚秋天狗庵作》,表現「秋在風林落葉間」的意境。洪以南的詩《北投雜詠》中「身淨如無物,心澄別有天」描述溫泉洗滌的不只是只有身體,還有美學與心靈的體悟。

傳聞戰爭期間被軍方佔用當成招待所,有神風特攻隊出入,終戰後外交部當成「佳山招待所」提供官員度假之用。1960年代,北投成為台語電影好萊塢時期的拍片地,當年武俠片「古月莊」在此拍攝,於是很多人就用「古月莊」稱呼此地。

【台北】我吃了一隻老鼠


昨晚夢到了吃掉一隻老鼠,我明知是老鼠料理,但還是硬生生的吞下去,但是一直嚼不爛,所以又從嘴巴拉出來,過一會被我咬爛的老鼠又恢復原狀。

是因為前幾天在街上看到老鼠嗎?

2017/11/30

【台北】看到長崎的老書店,今村仁美的立體模型展



踏入這個小展覽第一個看到的是長崎的某家書店,今村仁美的立體模型展

每踏入日本的大小博物館,不意外的都會看到模型,或大或小,呈現了整個建築最美的狀態,也可以觀察具體而微的日本文化,所有細節都不放過。

1924年(大正13年)的建築,融合了西洋與中國風格,但仍採日本不對稱的建築設計模式,建築師保岡勝也設計。

這家店的歷史如下:

1800年代,長崎伊太郎從京都搬到熊本的細川家擔任木工師傅,開設了靜觀堂賣木製家具。1872年,因為頒布新的教育制度,長崎次郎認為每一個小孩都要有教科書,西元1874年,長崎次郎在靜觀堂開設書店,用人力車配送書本給小孩,書店開始營運至今。歷經了戰爭、大水、2013年的停業,後來重新整修後在2014年的10月26日11點26分重新開業,所以二樓喫茶店每天的營運時間就是11:26到18:26。

長崎次郎書店是熊本最早開業的書店,後來店主的養子去上町開了長崎書店,時光過了140年,竟然是長崎書店回頭支持長崎次郎書店再度恢復營運,我逛了兩家書店,可以發現經營模式其實大不相同。

這個展覽有東京車站、台灣總督府還有高等學校的模型,全部用紙,仔細看著細節,若能夠搭配導覽,把當時帶建築的變革解說,就非常無敵了。今天好像是最後一天了,不知道未來還會在哪裡展出?— 在大橋工舍。

【九州】熊本的長崎次郎書店與長崎書店
http://trip.writers.idv.tw/2016/07/blog-post_3.html

【台北】遮雨,屋頂與權力



今天是何良正醫師的導覽,從台北公園繞台北賓館到台大人文醫學博物館,雖然已經聽過不同導覽老師講二二八公園的今昔,今日又有不同感受,二二八公園光繞一圈,就可以導覽三四個小時了吧!

不過,我還是蠻喜歡人文醫學博物館內許多的小故事,台灣醫學菁英當時為台灣貢獻良多,還好還有這博物館可以說說前人故事,不過仍是以西方醫學為主,不知道大稻埕是否有誰有興趣來做漢醫的科學博物館呢?

而台灣的畫家哪裡有專屬的美術館呢?光靠後代努力維持一些地方展覽館,真的非常的辛苦。

雖然台灣目前還不是一個國家,但是宣揚在地文化,利用閒置空間做這些展示,找回我們遺失的歷史,怎樣都不嫌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