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6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日語:嫌われ松子の一生)與《宮澤賢治的餐桌》(日語:宮沢賢治の食卓)

人生中看似人生勝利組,但在人生途中也不斷被誤會,死後才成名。

這兩人有著一樣的熱情,對人永無止境付出的愛!

兩人都當過教師,也都幫學生低頭認罪,不知道山田高樹是不是參考了宮澤賢治的人生改編創作這樣的故事呢?

看了銀河鐵道之夜,宮澤賢治利用了相關時事(如:鐵達尼號)、學習過程(如:水晶中發掘化石)、夢境幻想等,創作了自己所構建的故事體系,過程是歡樂的,但結局卻令人哀傷,早逝的宮澤賢治有著自我犧牲的哲學。

每每看文學家的電影、紀錄片,只要牽扯到土地、農民、歷史,都讓我深深感動,真希望台灣有更多這樣的作家,更希望能拍出這樣的電視劇、電影。

2017/06/25

《早安秀》



以新聞媒體娛樂化為主題,並以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來爆出社會弱勢生活之困難,這個早安秀的新聞記者,心理也歷經了現場直播壓力的創傷,以現代媒體荒謬的一面,擴及人性失衡之現象。

這部電影雖然是非常一般的劫持人質的方式,題材並不新,但是以娛樂節目的方式,把隱藏式攝影機與麥克風,結合直播的方法,雖然我們看到了現在進行式的事實,但是追求收視率與觀眾互動投票的方法,卻不是真實的人性。

我覺得目前台灣新聞媒體比電影演出的現象更為扭曲,能夠期待其他網路獨立媒體,或是新興的直播平台嗎?

我是悲觀的。

2017/06/24

【台北】大學同學的小學同學來 青田七六聚餐、導覽



平日導覽,沒有提到那麼多有關大學念書的過往,因為大學同學來訪,他目前還在做中研院地球科學相關的研究,從大學至今也快三十年了,能夠從一而終,在我看來實在非常的厲害。

某程度,我算是幸福的吧!雖然四十歲以前的工作還算穩定,但是四十歲之後能夠做導覽的工作,經常揮汗如雨,累得跟狗一樣,準備資料也花不少時間,但是心靈獲得的快樂無法比擬。

六周年慶,我們門口多了德國狼犬的立牌,馬廷英教授每天帶著他上下班的狗狗,同樣的品種,我在金門當兵時管錢,牠盡忠職守的幫我守護房間,有次因為我返台休假很久,以為回去的時候牠會忘記我,沒想到重逢後還是一樣的熱情。

感恩同學來訪,沒想到我導覽已經都完全講我自己的事情了啊!要謹記不要太自我。

【台北】薄霧書店,聽講筆記



來薄霧書店幾回卻都沒有打卡,嚴格來說,這應該是一家圖書館

之前詢問過老闆,他收藏大量的經典過期雜誌,來了幾次看也看不完,非常的壯觀,但是世界上雜誌之多,就算是只收集日本的一種雜誌,一排書架就佔滿了,而且可能只能吸引這類閱讀同好前來,而且入場一日就是兩百元,很怕書店一下就陣亡。

今日再訪,發現居然也有眾多的新雜誌啊!這樣真的可以活得下去嗎?我很擔心。

舉辦過多場的活動,舉凡漫畫、雜誌、書籍的設計與製作、電影討論會、公共建築分享等等,內容十分廣泛,但看題目又算小眾,如何能吸引到固定的常客,在我心中留下了許多的問號?

多次來訪的經驗,發現來訪的客群也十分多樣,坐下來喝杯水看幾本雜誌,或者只是來工作者,單純的為了一場講座而來的人也不少,吸收到的資訊量就好像讀了幾本雜誌,其實也不錯。

表面上我們看一本雜誌,總覺得只是新潮的資訊,時間過了就不合時宜,但製作一本雜誌背後的知識體系,比我們想像的要多的多,解構這些體系,吸收成為自己的知識,這門冷知識,看起來冷,其實真的並不冷,是我們要表達一個概念給群眾很重要的方法論。



日本富山縣富山市西町TOYAMA KIRARI
金沢
東京小平市,妹島和世
伍藏野美術大學
多摩美
藤本藏
男木島
蔦屋,門真
太田市美術館
磯達雄
隈研吾
高雄總圖書館

《亮軒書場》與充滿熱情的宮澤賢治



青田七六開幕後,亮軒老師本來有意要在此辦講堂,但是畢竟營業場所比較不盡興,又有人數的限制,所以亮軒老師就在他家開了講堂,每周四晚上,稱為『書場』。

亮軒書場的主題五花八門,有時電影欣賞,有時是西洋文學,有陣子日本文學,要曩跨這麼多時代,那麼多領域實在不容易,而且每周都要準備新內容,一個七十幾歲的老人家,真真實實的抱持著人生七十才開始的信念,持續做這樣的事情啊!

今天亮軒老師導覽的場次,提前的拿到了熱騰騰的新書,雖說都是書場的內容,重新細細品味世界文學名著,透過這本書,算是複習,也是一種重新認識,如同青田七六的再生,讓人有不同的體會。

跟老師小聊了一下宮澤賢治,從小喜歡收集石頭,也念過地質學,期待 亮軒書場 也來說一下從小到大在花卷長大,積極熱情的文學家吧!— 在青田七六。

【台北】幸田咖啡


不知道為何日日經過潮州街,我會選擇這家咖啡館走進去?

來了潮州街新開的小咖啡館,這周邊已經有四五家咖啡館了,只能說老闆很勇敢,對於生豆與挑豆這件事情非常在意,能夠喝到那麼純淨的咖啡,感覺到了日本自家烘焙咖啡館。此外,很特殊吃法的戚風蛋糕,只能說太有創意了,跟咖啡的味覺十分互補契合。

對面、隔壁與附近超多咖啡館,因為這兩年來胃不好,所以也少喝了很多咖啡,儘量不參加飯局,也避免在咖啡館聊天談事情。熟悉的咖啡館越來越多,對於新開的咖啡館,少了想要去探險的動力,倒不是因為怕踩到咖啡地雷,我的口感沒有那麼好,而是萬一遇到一桌聊天稍微大聲的人,整個下午就只能偷聽人家的故事了。

我想想為何會踏入,應該是開業的時間早,剛好都沒有別的客人,十一點就開了,剛好符合我的時間,不然我導覽結束十一點半,也已經吃了午餐,踏入早午餐店只喝咖啡,或者還要等到下午兩點才開門的咖啡館,都十分奇怪。

為何要叫做幸田咖啡呢?

2017/06/22

【台北】錦安里的導覽課


感恩里長有一些預算來辦這樣吃力不討好的課程,通常是社區大學相關的課程,需要十分有興趣的人來參加。

這幾年在大安區晃蕩,1930年代是日本人居住區,除了很多學校的建築可談之外,比瑠公圳開發還要早的霧裡薜圳,台北刑務所、日本時代不同階級的公務人員住宅,還有一個牙科診所的醫師松田繁義的住宅,如今是青田街、麗水街、金華街、潮州街的錦町,不單單只是目前錦安里的範圍,這周邊有股多樣的面貌,甚麼事情都可以講。

目前山林課的員工宿舍群修好了一棟,展覽有別於高級官員的住宅,這邊的住宅呈現了質樸的樣貌,雖然簡樸,但傳統日式建築元素,可一點都不含糊喔!

再次感謝里長,除了要實現柯市長喊出田園城市的構想,還努力執行老人家共餐的理想,舉辦導覽課程,感恩!!!

【台北】一號糧倉

看到一堆機關槍掃射的彈孔,這棟歷史建築可以說很多以前的故事啊!

【台北】欒樹下書房一周年


欒樹下書房開幕也算度過大約一年的時光,問問老闆與老闆娘,正確開幕的日期,他們居然說:忘記了!大概是......

那麼,我就私自訂為夏至這一天吧!這天是 青田七六 滿六周年,雖然這六年在周邊的鄰居開業的很多,但我越來越謹慎,很怕一送地址牌出去沒一年就陣亡了,尤其是『書店』類,那麼,我就用一年的時間來觀察,幸好,目前送出的地址牌,除了邱董搬家之外,還沒有人陣亡。

以前我都說要幫我出版書的出版社很勇敢,只要新書一出版不是社長身體不好,就是被裁撤,或者老闆換人之類的,但送地址牌這件事情,至今老闆都還是活得好好的。

希望欒樹下可以再度過無數的夏至,聽那蟬聲綿綿在溫州街旁佇立著。後來從粉絲頁找出來,是2016年7月6日算是開幕日。

2017/06/20

【台北】離線咖啡與快閃書店



第二次到這家咖啡館,原來是樟腦工廠

開到很晚的咖啡館很少,由於晚點還有事情,就走入這個燈光很酒吧,也有賣一點酒精飲料的咖啡館。

旁邊都是外國人,我正面坐著應該是披頭四(的玩偶),背後是書架,放著一些舊雜誌與黑膠,桌上有一些木頭魚游來游去,我已經不知道置身海底還是陸地上了。

總之在這裡就是搖滾、搖滾與搖滾。


這是華山內一家快閃書店,店名:世界@遠流

有些金庸的武俠小說,還蠻划算的,若是遠流出版社的話,應該還有更多更厲害的書吧!建議可以把"圖鑑"系列拿出來,應該很多人會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