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5

【台北】廁所有烤箱的雪可屋

我喜歡西米露珍奶與米糕,是每次來必點,搬家後的雪可屋看到溫州街的老路牌,上面有說明來由,目前臺北市的街道,已經不見舊的路牌,意外的被保留下來。

溫州街的咖啡館不斷的更替:開業、開分店、歇業、搬家、換老闆,是否可以來寫本溫州街商店考呢?

以下是2012 年寫的舊文:

【台北】沒有減法的雪可屋咖啡茶館

雪可屋在台大側門對面的溫州街上已經佇立了二十年,有人問我是否去過老店雪可屋,應該在大學的時候就有去過了吧!但我搖搖頭,原來我已經畢業二十年了。當年年輕充滿活力的黃老闆雖然現在有點年紀,但是心情還是像小孩子一樣。

我喜歡雪可屋的夜,從二樓望出去的街角,黃色的路燈,成雙成對拿著原文書的大學生親暱的走過去,三三兩兩汗流浹背剛打完籃球的年輕人迎面而來,更多時候,是提著公事包加班到深夜的上班族,無論走過去走過來是怎樣的人,斜對面的教堂改建,假日做禮拜的教友,在此舉辦婚禮的新人,雪可屋在這裡看著人來人往,時光也在屋內留下了刻痕。

夜裡從外頭看雪可屋內的客人,猶如欣賞梵谷的畫作,紅磚牆上的透明玻璃,看著人兒泛黃的表情,歐式舒適的座椅,無論是一個人低頭看著書,或是兩個人再此抱怨職場上的難題,甚至一群人討論著那場網路泡沫前的豐功偉業,雪可屋永遠不會拒絕你,因為從少到老的客人,從早到晚的時間,永遠有適合的餐點。

我喜歡把這裡當成一九九O年代的小歇茶坊,點滷味豆干、炸豆腐、毛豆,或者來點筒仔米糕,再來個特大杯的泡沫紅茶,就好像回到學生時代暢談對未來工作的期望。你要把這裡當成一九七O年代的爵士酒吧也可以,來一瓶比利時啤酒、海尼根啤酒或是荔枝啤酒,聽著有厚重低音的黑膠唱盤,只差沒有煙雲吐霧的雪茄味,老氣橫秋的說著人生的過往雲煙,彷彿一切人事物都隨緣。來杯自烘焙的公平貿易咖啡豆,嗅出世界各地的土地風情。再來盤蝦仁炒飯、義大利肉醬麵,或者冰淇淋、起司蛋糕、鬆餅,應有盡有,很佩服有時一整個滿座的客人,內外場只有兩個人,可以很快的變出所有的餐點。

黃老闆做過業務,開過骨董老金龜車,又會攀岩,似乎對越困難的事情越有挑戰的精神,看著被太陽光曬到泛黃的黑膠唱盤的封面,來到雪可屋甚麼歷史痕跡都可以瞧見,不用說話交談,也會遇見所有人的內心世界,不只是在這裡才有巨大的能量,在許多朋友的店裡,都會聽到雪可屋黃老闆的事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