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6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瑪德蓮書店咖啡

從國中學生時代,就經常來重慶南路一段逛書街,除了電腦、藝術專門書店之外,印象比較深刻的就是金石堂,總是可以找到需要的書籍,長久以來金石堂給我的感覺就是樸實,不隨便退回賣不出去的書,有別於其他書店所定義的暢銷書,金石堂不會譁眾取寵,依照銷售量公布排行榜。



位於重慶南路一段、衡陽路口的金石堂,是政治、經濟的樞紐路口,日本時期原本是西尾商會,販賣照相器材,對面有新高堂書店,是當時很大的書店,販賣教科書,還出版圖書與明信片,一九四五年後,變成了東方出版社,戰後周邊出版社、書店逐漸聚集,而成為書店街,熱門時期多達一百多家書店在此,但是目前僅剩下約二十家。

重慶南路是我這一輩人學生時代的記憶,舉凡學校的教科書,從小學、國中到大學、研究所,各式各樣的參考書、考試用書都有,書店甚至是各式各樣的文具、書法用品。後來,各類主題的書店也雨後春筍的出現,電腦程式設計專業的原文書、藝術圖書、官方出版品等等,這十年來,重慶南路快速的沒落,出版社一個個縮編、倒閉,甚至是合併、出售,就連紅極一時的六十九元書店,也都生存不下去。

記憶中的年輕學子,穿著制服穿梭在重慶南路上,或許買個泡沫紅茶、木瓜牛奶,學期開始去書店採買參考書,或者是要參加國家考試,選擇官方出版品,下課了去南陽街找名師補習,放學時刻到晚間九、十點,重慶南路仍是學生來來往往的地方,而今天到了晚上七點,重慶南路已經冷冷清清,這樣的對比十分明顯,有人說是網路書店的崛起,但我覺得是一種閱讀時代的結束。現今在日本的地鐵站出入口,仍會出現往年重慶南路的樣貌,我認為只是閱讀方式的改變,或用手機、平板電腦等不同工具。但重慶南路書店街,則是一個無法挽回的閱讀廢墟,在騎樓柱子旁擺著書攤販賣的長者,也不可能回來擺攤了。

二O一三年整修好重新開放的金石堂,目前二樓還是木頭地板,原本窗戶全部是封起來的,早年汽機車排放廢氣汙染嚴重,大樓窗戶經常是封死的,內部用空調,如今打開後採光很好,應該可以節省很多電費。看著以前的照片,與現在的樣貌仍有差異,但是金石堂有心重修,看了三樓看到保存良好的木造露台,在此喝午茶、咖啡或輕食,同時可以看書。

『瑪德蓮』這個名詞代表一種懷舊、感動與幸福感,在台灣就是媽媽的味道,法國名作家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在他作品中的描述而引申出來。瑪德蓮蛋糕也就是長得很像貝殼的海綿蛋糕,我在這個打著一堆法文的牆邊,查出了這樣的典故,頓時把這樣懷舊空間與幸福感連結起來。

金石堂三樓,目前規劃為台灣專櫃書籍,窗明几淨又不壅擠的書櫃擺飾,不少文創產品一起並列,旁邊是金石生活學堂,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看著作家的簽名牆簽滿了各類的作者,還有外露的磚牆,見證這棟建築的歷史,看著窗戶外依然熱鬧來往的車輛,不遠處的總統府與台灣銀行等古蹟,馬路旁堆放著一些拒馬,博愛特區內社會運動特別多,若建築會說話的話,不知道這棟建築對這百年來周邊過往繁華會下怎樣的註解?雖然建築不會說話,但是書櫃內一些有關社運思潮、不服從運動的理論闡釋,最近特別多人駐足。

立式的書架,每一櫃有每一櫃專屬的主題,不會用很誇張文字來形容選書,這就是金石堂給人樸實的感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