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31

【台北】永靜廟孚佑帝君,錦西街9號,創立及起源,大轟炸顯跡?


中西合璧的一座廟宇


永靜廟創立及起源(節錄),大轟炸顯跡?

由於在網路上搜尋不到永靜廟的創立沿革,剛好手上有一本,應是廟方製作的,民國五十九年(1970年)初版,民國九十四年(2005年)再版,觀察這本印刷品似乎是用中文打字機敲打出來製版印刷的,不是目前的電腦直接製版印刷,網路上也無搜尋到相關資料,後面還說歡迎翻印,我就把我覺得是重點的部分打出來給大眾周知,但不保證資料正確性,有關年號部分,我已經修改依據當時政權年號,輔以西元年號說明。

照片取自中研院台北市百年歷史地圖,1945年美軍版本,可對照文中大轟炸的資訊是否相符。

*開堂紀念

昭和三年(1928年)次戊辰年農曆十月十五日開堂紀念日。

*創立及起源

永靜廟乃開山師傅永德上人,自數十年來立志修業,傾囊不惜,建修廟宇,築橋修路,公益事業,聞之趨向,見之著手善事,無論大小,俱表真誠,合人敬慕及至老年時蒙 三聖帝君許諾在臺北市宮前町八十八番地(今臺北市錦西街九號)建立一座靜居以供老年修養之地,然靜居築竣後,善信士女訪道求學者日益頻繁,故未得如願靜修之狀況。

*臺北州寺廟建立許可

昭和六年(1931年)本廟派下呂瑞廷,參詣本廟時深感申請政府正式許可之必要,請問永德師傅貴意,該時師尊痛感需要將土地及靜居一切獻供為本廟公有,即時申請向臺北市役所經由受臺北州指合正式許可寺廟登 記,昭和七年(1932年)四月一日,臺北州指合正式寺廟,廟名永靜廟。

*覺修堂合祀

臺北市西園町(加納掘仔頭)本廟管理人楊蘇英建立家堂奉祀 三聖帝君等神,自開設以來經過多年尚未建立廟舍,昭和六年(1931年)楊蘇英詣永靜廟拜師求學,並請永德師傅許諾將家堂(覺修堂)全堂神像合祀永靜廟階下。

*廟舍擴寬

永靜廟左邊,乃派下周金諒居家一棟,因信徒日增多數深感廟舍狹隘,故將周金諒所有左鄰房屋讓受購入,以得廟舍擴寬以供善信參禮之便。

*廟舍第一次增建

自昭和三年(1928年)以至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經達二十二年,派下善士及一般參禮士女年年繁盛,廟舍自然感以狹隘,眾等同意增築之必要,該年十一月從右側新建一棟,繼而大殿改修擴寬,然後再將左側舊有平家拆開,改為二階共計三棟合為一座莊嚴廟舍輪廓以此初成矣,自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十月,增建期間至民國四十一年(1952年)十月,三個年,主任游建寅在任中造。

*廟舍第二次增建修飾

廟舍增建及修飾

廟舍全座,樓上樓下,輪廓經已成就,又感覺法會典禮大眾齊集時大殿、二殿均寬度不足,是以大殿連二殿前面再延廣一丈餘,以得廣大莊嚴之壯觀也,以上民國四十五年(1956年)八月。

塑神像改造神龕

民國四十二年(1953年)八月,神龕改造主尊及配祀神像再塑高大,以增廟宇之莊嚴,繼而大殿、二殿殿內一切修飾,再見禮堂之出現,民國四十六年(1957年)靜房增設及改修,以此面目一新乃現今之莊嚴廟舍光輝呈瑞。

玄關及庭園

民國四十五年(1956年)八月,廟舍前面設立玄關築造牆垣,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十二月下旬,廟舍正面牆垣內栽花植木,右邊開池噴水,雖曰園小而潔秀,居鬧市宛山莊之感。

八仙洞及七仙姑洞新建立

大殿左邊築造八仙洞府,奉祀八仙老祖南極仙翁,右邊築造七仙姑洞,奉祀 王母娘娘及七仙姑

五層敬字塔

廟舍正面右邊築造五層敬字塔,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十二月下旬,以上主任游興仁在任中造。

***中略***

*清心院建立及變遷

道院建立

永靜廟開山師傅永德上人,自中年起步,入善門長久年間盡瘁教門,振興三教,不辭艱辛及至年老,眾徒深感老師靜洞之需用門下眾等敬請 三聖帝君許諾築造清心道院,請恩師永德上人入洞禪靜時上人六十二歲,地址指南宮後金獅戲球正面,期間:自昭和十二年(1937年)十月,至昭和十八年(1943年)七月。

道院變遷

昭和十八年(1943年)八月中第二次世界大戰最猛烈之際,本院受日本政府誤聽人言無理壓迫,故永德上人退引下山將清心道院奉獻指南宮為附屬道院而院舍依然光輝矣。
(這段跟前一段有點兜不上,怪怪的)

***中略***

*大戰中神聖顯跡

第二次世界大戰自昭和十二年八月至昭和二十年八月,前後九年間,臺北市內居民疏開于村莊及山間者,日日繼續,月月增加,殆及日本降伏前二、三年間,除不得已事情以外,無論團體或民間人口,大半以上盡皆疏開於市外地方居住,以避難之狀況,而寺廟團體亦皆疏散在山間村野,然永靜廟亦有意疏開在中和鄉,但屢次敬請 四聖帝君恩主,聖意每次皆聖示無需要疏開,故本廟大戰中始終一貫如常辦理廟務,但其中間有數回顯跡,列記于后,以供參照:

第一次松山機場受炸,乃臺北市內初次受炸當日盟後三十餘架自坪頂山方面飛來襲炸松山飛機場。

第二次宮前町(中山北路)受炸,自圓山起點至大正街(水靜廟左邊)順沿五線道路爆炸及掃射沿路受破害者,不知其數,當日有炸片飛到永靜廟牆圍下,然廟舍及人口一切如常平安。

第三次城內及八甲方面受炸,昭和二十年(1945年)五月三十日(農曆四月二十日)盟機來襲編成隊伍,每隊十餘架或七、八架為一圈,其隊數約二十餘隊,每隊隔離五、六分間或七、八分間,連續自淡水港直向臺北市而來,隊隊皆經過永靜廟上空至城內八甲方面翻翼猛炸,其聲響宛如百雷彩落齊下,本廟門扇裂動窗戶玻璃受震,亦有破裂數片,稻江天主教堂則當日受炸傾頹。

當日本廟適值祈安禮斗,開斗日期自早晨以來派下善信濟濟詣集,開斗午時預定,因空襲未息故暫停至下午二時始得開斗,本廟內外一切如常,五月三十日空襲北市有感:

隊隊旋騰北市中,雄威直炸豈寬容;
百雷豁落地天震,家破人亡心膽傷。

第四次宮前町受炸,此次空襲順沿淡水鐵路線(永靜廟右邊)自中山區公所邊至永靜廟後菜園中,共炸五顆燒夷彈乃夜間十點其炸下地點如后:

第一顆,中山區公所後
第二顆,丸通運送倉庫前住宅
第三顆,永靜廟前十字路中
第四顆,永靜廟右邊菜園中,離壁九尺
第五顆,永靜廟後菜園中,以上之狀況本廟左右前後皆有襲炸幸蒙,恩心主列聖威靈赫赫護佑皆得如常平安。

第五派下應召出軍人員平安

永靜廟派下應召志願兵,軍屬軍夫勞務員等,不論出海外或在島內服務者,日本降伏後一切全員平安回鄉里,氏名列記于后:

呂連芳、游銘錢、林和春、許欽瑜、游辛燈、游一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