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Y字路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Y字路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21/06/02

【台北】剝皮寮啟示錄

剝皮寮,從歷史來看,原本是一條古道必經之路,原本古地圖標示為"北皮寮",日本時代的都市改正計畫,這條小巷子雖然不顯眼,但卻是公學校的界線,許多弱勢族群落腳在此,指定古蹟後的復興,弱勢族群不見了。

這幾年變成了電影研討、地方創生、小型展覽的區域,四、五月分的展覽,我的一篇短文被選中在此展出,原本想要去看看到底還展出甚麼其他的內容,疫情就爆發了!

剝皮寮到底有沒有過剝樹皮的歷史?還有原本"北皮寮"怎麼變成"剝皮寮"的?好像沒有多少人在乎。

歷史總是弔詭的進行著,這裡居然因應疫情的需求變成了篩檢處,不同人在花花世界,對不同人有了各自的眼光,我只能說病毒並不分別任何人的身分地位,公平的傳染給接觸到的人。

我默默地幻想,會不會有人在篩檢過程等待時看到我的短文後,被通知陽性,然後就很快地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下,送到了隔離所呢?

啟示錄第12章:一隻七頭十角大紅龍(代號666)與天使長米迦勒爭戰,世人都崇拜龍,並受牠的印記。

2021/04/23

【台北】城市中的異空間

城市中的異空間

一堆人在一個巷弄中聚集圍觀,原來是環保局要詢問那個攤車的主人是誰,這個小巷子的入口比防火巷還要小,進來後別有洞天,而且有清代的建築,會隨著時光逐漸被人遺忘(其實已經被遺忘)。

2020/07/12

【台北】由於這個Y字路在鋪柏油,於是留下了這張大家非常驚恐的畫面

#在自己的城市旅行

由於這個Y字路在鋪柏油,於是留下了這張大家非常驚恐的畫面。

Y字路可以說明甚麼呢?

1. 老街道、水圳道、上下坡與都市改正計畫而造成的交會

2. 過去與現在的交會,雨淋板的大量使用,背後是高樓大廈

3. 等等等

昨天的路途有點遠,從台博南門院區走到青田七六,其實跨越了許多不同的區域,看到的老建築也是五花八門。原本這條路線都是在紀州庵結束,講一下日人生活休憩方式,我們繞回青田七六,嚴肅的經過了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大甲溪水力發電辦公室,山林課員工宿舍,然後進入高商組合、帝大組合,我想每一個人應該都累翻了。

非常慶幸,台北還遺留這些建築可以讓我講故事,若全部都沒有了,那我可能只能用老照片講故事了。

感謝 陳良偉冒死拍攝照片

2019/11/09

《東京人》2019年11月號的封面



最近城南的導覽突然多了起來,也都有機會帶大家經過這個令人驚嘆的Y字路口,對於我來說,這個路口充滿了各種時代的印記,也有台灣人對於"雨淋板"特殊的使用模式,陽台與雨淋板這種殖民風格,在熱帶與寒帶國家使用,在日本交會,然後就被帶到台灣來,而台灣有自然衍生出自己一套的使用模式。

今天是 The Urbanists Collaborative 都市里人規劃設計有限公司 所主辦的 走進城南 活動之一,我們從南門出發,一探古亭庄從農業演變為日本人居住社區,由兒玉源太郎的南菜園別墅,轉變為南昌公園。水道課課長官舍最後變成陸聯廳這段歷史。還介紹了沖繩醫師與基層建築師的住宅。

我們在長慶廟旁的野草居食屋結束,後來我才發現漏講了台灣電力發展史,從三郎次郎到一郎的成功之路,最後只提到了明石元二郎制定了日月潭水力發電的計畫,延滯多年,最後由松木幹一郎蓋好了,也讓台灣電力株式會社併購壯大成為哥吉拉的大怪獸。

城南的空間區域目前還沒有一個大家都認同的範圍,你認為的城南是哪裡呢?— 和 Noriko Tanaka 。

2019/10/20

【台北】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沒想到眾多的街頭偶遇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看到很多排隊的人潮,都是小店與攤商。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不久,遇到簡永彬老師也揹著相機在巷弄間找尋題材,台北的街道巷弄那麼多,就是可以遇見。

這裡舊稱柴寮!

早在 1980年代的許多雜誌,就看過簡永彬老師的黑白照片作品,對於大安森林公園的前身,親自在許多房子間踏查記錄,留下了當代人的身影。

簡永彬老師的成功絕非偶然,長時間投入做同樣一件事情,初衷一直沒有改變,改變的居然是我們這座城市,而他也用相機留下了紀錄。

攝影者:徐伯峰— 和簡永彬。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來到北署後面的高牆,變成了城堡的城牆鋸齒狀,輔以紅磚收邊,本人才疏學淺,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會變成這樣?

因為這些石頭是來自於台北城牆石的意象嗎?還是另一種"辰野"式?這樣想還蠻有創意的啊!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居然在大稻埕北街,遇到芽可先生擺攤,不是應該都在自來水博物館那邊擺攤嗎?

芽可先生使用電子秤藍芽開發與手機連結的 apps,可以讓剛開始練習手沖的人可以穩定的注水,後來又使用木材質來當濾杯,最近在誠品廚房讓大家用紅酒杯來品嘗咖啡,是推廣咖啡更多元的推手,一改我們過去對於咖啡的刻板印象吧!

最近在迪化街的發酵迷擺攤,詳細時間請點入 芽可咖啡— 與 Arc Invention 在發酵迷 Fermeny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走到了永樂座舊址的巷弄內,突然遇到了陳銘磻老師,是說這個假日所有人都到了大稻埕嗎?

我刻意不走迪化街,也不去貴德街,就只是在小巷弄間穿梭,遇到陳銘磻老師氣色不錯,但他自己說自己身體不太好,因為長時間的寫稿,手都出了毛病。

著作已經超過百本書,還持續創作,是我輩學習的對象。— 和陳銘磻。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從大稻埕有樹的老房子開始,走過台北城的西邊的邊緣來到了艋舺巷弄,最後在同安街野草居食屋大吃中結束。

共同的景象居然是房子上的樹,根部深入沒有人居住的房子,以雀榕居多,踩了一地的果實,樹葉篩灑光線下,有著迷樣的氣息,或許房子這樣自生自滅,終結在主人不管的社會,留下了最美的身影然後消失,感覺有點哀愁。

日本櫻花盛開的那一周,太宰治瞥見那一瞬之美,台灣有這些樹屋,訴說另一種永恆。

田園城市的都市計劃,實現了嗎?




觀看與被觀看

咖啡館
客人
吧檯
老闆
路人

還有我




里辦公室公佈欄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在Y字路前,我們是觀光客與路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背後的高樓,與二層樓的矮房子也形成對比,散步在巷弄內,你會注意到甚麼呢?

有人可以來做一個雜誌封面產生器嗎?— 和栖來光和 Noriko Tanaka。

2019/10/04

孤獨的美食家



前幾季沒有看完,第一集總是比較好看,在橫濱中華街的交界處,有個交番所,右邊沒有混亂的招牌,左邊全部是漢字,這樣的對比,形成了兩個世界。

我們是否經常在內心形成了好多小世界呢?來跨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