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同學會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同學會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9/12/21

【台北】大稻埕導覽與大傳聚會



今天高老師接了四車導覽,每車30人,意外的被分配到A車,聽說都是長官,害我十分緊張。

大稻埕充滿了一團團的中學生、外國觀光客,加上台灣自己的旅行團,整個大稻埕充滿了人潮,呈現十分多元的現象。今天提了蔣渭水、蔣渭川、林獻堂、連雅堂、謝雪紅、郭雪湖、彭瑞麟、重田榮治等,各自在大稻埕闖出了一片天。

......

同時間大學社團有聚會,很可惜沒法參加。

2019/11/23

【台北】小學同學會



可憐的副班長,被逼迫不能躲到後面,班長最奸詐,躲在最後方— 和Ann Hung 、Eileen Hung 、張皓安、許勝永、 Cheng Sheng Huang、黃德種、鄭小蕙和 Jen Yi。

2019/11/02

【台北】國中同學會@荒漠甘泉



感謝國中同學訂了這家餐廳,這個同學會是一連串的偶遇,而且還有在同學會前幾分鐘在路上遇到了同學,世界很細小。

有同學是因為跟太太一起來聽水瓶子的演講、導覽,所以重逢;有同學是我在逛咖啡館茶館無意中翻閱到他寫的書;有的同學是去逛獨立書店遇到的;最不想要的是去醫院掛號看診找同學。

或許走在路上都會覺得這個迎面而來的阿伯是誰?但轉眼我們已經禿肚、白髮,身體毛病一堆的年紀了。

留言處有一段影片,今天也當成是咖啡會好了。— 與高承裕、林原立、蔡盛全、張光林、林中強和李啟彰在荒漠甘泉音樂主題沙龍 Stream Music Salon

2019/10/20

【台北】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沒想到眾多的街頭偶遇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看到很多排隊的人潮,都是小店與攤商。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不久,遇到簡永彬老師也揹著相機在巷弄間找尋題材,台北的街道巷弄那麼多,就是可以遇見。

這裡舊稱柴寮!

早在 1980年代的許多雜誌,就看過簡永彬老師的黑白照片作品,對於大安森林公園的前身,親自在許多房子間踏查記錄,留下了當代人的身影。

簡永彬老師的成功絕非偶然,長時間投入做同樣一件事情,初衷一直沒有改變,改變的居然是我們這座城市,而他也用相機留下了紀錄。

攝影者:徐伯峰— 和簡永彬。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來到北署後面的高牆,變成了城堡的城牆鋸齒狀,輔以紅磚收邊,本人才疏學淺,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會變成這樣?

因為這些石頭是來自於台北城牆石的意象嗎?還是另一種"辰野"式?這樣想還蠻有創意的啊!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居然在大稻埕北街,遇到芽可先生擺攤,不是應該都在自來水博物館那邊擺攤嗎?

芽可先生使用電子秤藍芽開發與手機連結的 apps,可以讓剛開始練習手沖的人可以穩定的注水,後來又使用木材質來當濾杯,最近在誠品廚房讓大家用紅酒杯來品嘗咖啡,是推廣咖啡更多元的推手,一改我們過去對於咖啡的刻板印象吧!

最近在迪化街的發酵迷擺攤,詳細時間請點入 芽可咖啡— 與 Arc Invention 在發酵迷 Fermeny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走到了永樂座舊址的巷弄內,突然遇到了陳銘磻老師,是說這個假日所有人都到了大稻埕嗎?

我刻意不走迪化街,也不去貴德街,就只是在小巷弄間穿梭,遇到陳銘磻老師氣色不錯,但他自己說自己身體不太好,因為長時間的寫稿,手都出了毛病。

著作已經超過百本書,還持續創作,是我輩學習的對象。— 和陳銘磻。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從大稻埕有樹的老房子開始,走過台北城的西邊的邊緣來到了艋舺巷弄,最後在同安街野草居食屋大吃中結束。

共同的景象居然是房子上的樹,根部深入沒有人居住的房子,以雀榕居多,踩了一地的果實,樹葉篩灑光線下,有著迷樣的氣息,或許房子這樣自生自滅,終結在主人不管的社會,留下了最美的身影然後消失,感覺有點哀愁。

日本櫻花盛開的那一周,太宰治瞥見那一瞬之美,台灣有這些樹屋,訴說另一種永恆。

田園城市的都市計劃,實現了嗎?




觀看與被觀看

咖啡館
客人
吧檯
老闆
路人

還有我




里辦公室公佈欄


念延平高中的時候,沒想到會有興趣相近的同學,今天與兩位同學約在台北散步,在Y字路前,我們是觀光客與路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背後的高樓,與二層樓的矮房子也形成對比,散步在巷弄內,你會注意到甚麼呢?

有人可以來做一個雜誌封面產生器嗎?— 和栖來光和 Noriko Tanaka。

2018/12/21

【台北】國中同學會



前幾天覺得我的記憶力比蝸牛還差,國中同學會現場發現我應該是大蝸牛,我是同學中記得的事情還算多的,越會念書的同學記憶力越差。

今天才知道老師當年生了一場大病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班上考上建中的人數創新高,次年,所有老師的兒女都丟到他那班,他壓力大到生了大病,後來就轉調到高職去教書,結束他在明星國中教書的日子。— 和劉仲平、林原立、張光林、 Kung-Hao Liang和李啟彰。


20190102 仁愛路、延吉街口的咖啡館二樓再聚

2017/02/03

【台北】1988級,延平高中同學會



當晚參加完1988級延平高中的同學會,感想太多了,一時之間不知道怎樣描述,就從冬瓜 李浩同 要我寫給老師的邀請函的文字開始吧!
本來隨便亂寫幾句交差,可是感覺文謅謅的,收回重修了多次仍不滿意,回想一下在高中時代周邊的記憶,還有那群沒大沒小到處惹禍的大孩子,我寫下了:

上課時曾經伴隨高架橋的車聲,
老師們的嘶吼是學生們的叛逆,
解除髮禁與解除戒嚴的複雜情愫。
......

高中三年算是我人生思想最自由的時刻,大家面對著我這個身材走樣的同學,髮禁解除可以開始留長頭髮,每個同學抹上髮膠比酷炫,想著當年的對話,只能說記憶力沒有老師、同學好,叫得出名字,記得住在哪個街區,突然想起哪個同學的家裡,或是在哪個籃球場、游泳池、撞球檯、桌球場運動過,又或是在哪裡丟過雞蛋,偷看小本的書被老師發現,如今的中學生也是如此度過嗎?

印象更深的是老師在下課後,除了留下來加強學業之外,還會帶我們去買當時的禁書,這些出版品在今日稀鬆平常,但解嚴前讓我們的思想得以自由,除了課業,至今回想這樣的啟蒙,比甚麼都還要重要。

我跟教務主任張漢鏞老師聊著,原來他也是我姪子的老師,還有把我成績從最後一名拉上了的金條老師,多年後與冬瓜重逢,才知道老師是他叔叔,延平師生像一個現實的小社會,每個人都有著複雜的人際連結。

邀請函最後:

我們,在這裡!

有沒有加兩個字:臺灣,都不那麼重要了,希望明年畢業三十年,可以增加到十五桌同學,請大家幫我們找尋更多的延平同學吧!

2016/12/03

【台北】地質過氣 F4 到兩任系主任家認證通過



我們的老師、學長們,多有在公部門、議會、中研院等單位為百姓服務,但我們的學弟妹,有在動漫界、演藝圈非常有成就的,只有我們這種大叔,高不成低不就,只好來偽裝偶像團體。

敝班四個身高大於180cm的同學,今天去了 Fireweeds 野草居食屋,是我們大學時代的系主任曾經住過的家。後來去了 青田七六喝了下午茶,是我們創系系主任馬廷英教授的家。但,馬廷英教授身高就185cm 了,學術研究拚不過,身高也拚不過,甚麼都拚不過,我,還能長高嗎?— 在 Fireweeds 野草居食屋。

2016/10/29

【台北】嗡嗡嗡!歡迎大家一起來,呆黑蘑的ㄅㄆㄇㄈ拼布被展

嗡嗡嗡!歡迎大家一起來,呆黑蘑的ㄅㄆㄇㄈ拼布被展。

展覽日期: 2016.10.29-11.20
開放時間: 週二~週五 11:00-21:00,週六~週日 13:00-21:00,週一休館
展覽地點: 台北市大直街34巷30號



老同學居然找我來開幕一起聊天,害我不知道要分享甚麼?

昨晚去看了佈展情況,只能雙手一攤,這根本與牽罟、達悟族的飛魚文化一樣,全村人為了生計一起工作,始於美國的拓荒時期,日本目前很有系統的建構了這個課程。

用ㄅㄆㄇ這個發音的語言,我想到了沒有文字的南島語族,還有世界各語系的分布發展。有關拼布,想到了掌中戲演變而來的台灣花布.....。

讓我們一起看展,找回失落的兒時生活,追尋我們的文化吧!

*老同學的聚會



轉眼,大學同學已經是認識 28年,我要特別感謝右邊越老長得越像劉德華的同學,每一次公開場合,我都會虧他就是大一害我當掉12學分的。

其實,是他跟另一個同學,考試前夕假借要一起讀書的名義,跑到我家玩電腦遊戲三國志,熬夜玩遊戲後,我睡過頭沒有去考試,他們兩個反而順利考過了。但真的是要感謝同學,人生難得很多機會重修的。

今天,其實特別感恩幸好當年當掉我的教授,讓我有機會一直重修很多科目,而這些老同學的聚會,也讓我有機會重修人生這門科目,人生像一個圓(不是身材),感謝同學讓我回來重修台灣地理這門課(請看後面的那顆骰子),雖然我們科系有很多同學轉到別系,但今日聚會,發現念甚麼科系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態。

因為這個ㄅㄆㄇㄈ展,阿秋的化學系一信同學講了台語的許多念音,因為我們這個發展才百年拼音系統無法呈現出來,例如:黃、母之類的,也有台灣國語:非常、發生等因為ㄈ這個音發不出來的趣聞,甚至談到了背誦古詩詞這一類因為發音練習的私塾習字方式,這些都是發音的練習,然後提到了一點有關日文ㄚㄧㄨㄟㄛ等等的趣事。

我上台分享了有關去復活節島的南島語族,與馬丘比丘考古來自台灣的少女,阿秋當年所拍攝的台灣玉紀錄片,台灣真的是這一大片海域人類的源頭,台灣玉還有語言就是一個文化輸出的案例,早在萬年前,我們都是這個語族的祖先啊!

最後,由遠流出版二部的總編輯,當她談到台灣館的種種書籍,我回想這套書的散步、古蹟、科普系列的書,我拿著書按圖索驥,伴我度過兒時散步的時光啊!但,為何總編輯看起來還是那麼年輕呢?

索引文創的老闆也稍稍提及了他成立這家公司的原因,每回來咖啡館看這些縫紉機,還有對於咖啡館裝飾的格調,我實在無法用更多的形容詞,不只是美,而是對於台灣當年胼手胝足的紡織機工業,他們可是辛苦努力的過來人。

阿秋有提到了植物染的陳景林老師,有塊布就是他的作品,還有更多更多,一個小小的展覽,可是眾人合作的成果啊!

2016/10/28

【台北】台大博物館群,朋友聚餐五十之十五



老同學台大散步

昨天刻意約了人類系的同學一起到台大散步、逛博物館群,這幾年好像沒有好好的逛這些博物館,順便問問以前洞洞館有甚麼秘辛。

路線:

1.農業陳列館:二樓展覽室有松鼠,真是農業的活展覽
2.人類學博物館:我覺得一直是最棒的展館
3.校史館:好熱,為何以前沒冷氣來這裡念書都不會熱,原來是沒有開窗戶,開了窗戶可能會有很多灰塵吧?
4. 植物標本館
5. 蕨園溫室
6. 小小福前吃東西
7. 鹿鳴堂:同學說了名字的由來,頗具意義。聽說快拆了,可是鹿鳴堂後面已經又蓋了一棟啊!為何房子的走向都亂七八糟的,看來格局已經無法正東西南北走向了。

8. 地質系展覽館,又遇到同一個認真值班的學妹
9. 生命科學展覽館
10. 變成戲劇表演的教堂
11. 買一個冰淇淋吧!

跟這個人類系同學相識28年,當年會念這幾個科系的人充滿了轉系的同學,所以後來畢業後各行各業都有,念書念的不精,但是倒是學的很廣,這幾年他跑了各式各樣的研討會,有空就跑圖書館,是個資料收集狂,然後問甚麼事情,都可以旁徵博引出其他的事情。

例如:他說日本在311後,為了要節省能源,規定筆電的充電設備,在白天的時候插電使用時不會充電,雖然這樣可以節省的能源也是一點點,但是當所有的充電設備都可以有效的利用離峰時間充電,這樣對於發電廠的負荷,是會有效減少的。

我們那個年代,洞洞館的洞已經封起來,各個老師的實驗室都加裝了很醜的窗型冷氣,東一個西一個,我相信目前的農陳館,還有日本時代的建築,利用自然通風的方法,各個教室不用裝冷氣都很涼爽,我們有幸還可以使用到在小福旁挑高的普通教室,但是這麼通風的教室、圖書館,目前來看反而是最耗能的建築,冷氣怎麼開都不冷,此外冷氣的戶外機、管線,也都很醜。

這些都回不去了。

日本比台灣遭受到天災的影響更大,但大城市卻不需要放颱風假,坐電車走商店街、地下道、電梯就直接到了辦公室,為什麼還需要放假呢?

倘若有一天,台大開始往下挖,把椰林大道底做出連通,人文學院也不需要蓋那麼高,除了展現工程技術能力之外,是不是更能節省能源呢?

PS. 看來不定期找老同學散步聊天,可以激發出不少創意。

2015/03/21

【台北】半X半農的阿達同學

昨晚跟地質系同學牌棍、病魚、阿達一起聚餐,集合點鳳城燒臘,然後去台一冰店吃湯圓、花生湯,並且想要回顧一下大學口的合菜,但是人太多了,去峨嵋要等一個小時,到重順要等二十分鐘,於是選擇了金雞園,這些店都是我們在大學時代就存在的店,實在懷念。



阿達在彰化,畢業後就力行生小孩運動,並且發誓自己的小孩自己帶,於是開了安親班,這十年少子化,他也早已經計劃轉業,投入農場事務,他帶著他的番茄來台北賣,已經打出了一片天。

見面拿了小番茄給大家,並且比了25的手勢,我大吃一驚,這趟來台北賣了25噸的番茄嗎?另一個同學說,是一天的業績25萬元吧!結果都不是,是這一小盒就可以賣250元,可見有多好吃。

回家馬上洗一下入口,真的非常的甜,真是送禮自用的好東西。

2014/11/29

【台北】延平高中的同學會

這次來的同學,大部分是自然組的同學,除了我以外,每個人都是人生勝利組吧!工作有在電子大廠,不然就是自己開公司,還有教授、老師、醫師、律師等行業,還有藝人ㄟ,雖然有一些人重考大學,看起來現在都非常順利。



一整個好像回到26年前的感覺,很感謝主辦人冬瓜,我請了大家在畢業紀念冊又簽了一次名,比較 26年前的簽名,大家都沒有變,明年五月聽說要辦桌的同學會,很期待!

2014/11/23

【台北】三興國小畢業32年後同學會

這是久違的32年的小學同學會,大夥第一次回到小學的校園去。



這批"馬",我想是三興國小畢業的同學共同的回憶,每個小朋友都要上去騎一下。傳說這匹馬晚上會繞著操場跑,所以大家晚上都不敢進校園。現在看那批馬好小,而我想到一個打雷的午後,大榕樹被雷劈下了一大根樹枝,還有拇指山火燒山直升機去救火那一幕。看著升旗台,我還負責升旗一個星期,或是上台要演講(或授獎?)的過往。

我們班負責打掃管理圖書室,我又如何在寒暑假前幫老師算全班的成績之類的,總總的回憶彷如昨日,那個跳了兩三年原住民舞蹈(當年稱為山地舞),還有後面廁所有手指頭的鬼故事,我們童年的記憶如泉水般湧了出來。

誰與誰在哪裡打架,或跑到屋頂試圖跳下,青春永遠喚不回,在腦中永遠最美,也最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