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9

《龍瑛宗傳》



原來我喜歡的不只是1930那個時代的建築,還有活在這些建築下的人們。

站在時代尖端的文藝青年,有見解又有批判精神,反而戰後十分暗淡。

《大稻埕查某人地圖》



婦女的活動空間,在日本時代的大稻埕有快速的改變,其中蓬萊小學與第三女中讓台灣女性從小有了受教權,大稻埕有許多女醫生,地位不比男性要低,那麼結婚對象會選擇甚麼樣職業的男人呢?

答案很簡單,也是醫生就好了。

2020/04/27

【台北】中正社大的公民周活動



今天的主題是文學故事在城南,我特地從陸聯廳開始,重點擺在南菜園這個文學空間,其實是在日本統治初期的一個攏絡地方仕紳的地方,兒玉源太郎腦溢血過世後,一切好像嘎然而止。

然後在 1941 年總督府又把兒玉搬出來,規劃了南菜園的庭園,指定為古蹟,戰後成為謝東閔的住家,此時名副其實的菜園,後來變成的公園。

南菜園縱軸從火車站出來的館前路,南昌路從南門到台大校門口。橫軸是淡蘭古道的一部分和平東西路,這個台灣總督的別墅,從日俄戰爭奠定兒玉將軍的地位後,就是一個日本貴族與政府執政者互拍馬屁的地方,而台灣地方仕紳文人買不買單呢?

請大家看看《南菜園唱和集》應該有各式不同的解讀。— 在台北市。

相關連結:

2017.02《Taipei Walker》No.238,水瓶子城市漫步05:臺灣軍司令官官邸在哪裡?原來今天是陸聯廳
http://trip.writers.idv.tw/2017/02/201702taipei-walkerno23805.html

《水瓶子專欄》尾辻國吉宅,亞熱帶和洋家屋夢想的實現
https://taronews.tw/2018/12/17/203851/

《水瓶子專欄》城市慢步:從南菜園拍馬屁政治,到公共開放的南昌公園
https://taronews.tw/2018/10/18/153741/

也算是兒玉神社吧?2017.07《Taipei Walker》No.243,水瓶子城市漫步09:臨濟護國禪寺,原來本堂大雄寶殿轉過座向
http://trip.writers.idv.tw/2017/07/blog-post.html

2017.08《Taipei Walker》No.244,水瓶子城市漫步10:野草居食屋,原來是石井稔家族所有,戰後陳玉麟家居住過
http://trip.writers.idv.tw/2017/08/201708taipei-walkerno24410.html

【台北】紀州庵五周年慶,作家的家,同安街一日表情
http://trip.writers.idv.tw/2016/12/blog-post_13.html

也是料亭,2017.06《Taipei Walker》No.242,水瓶子城市漫步08:梅屋敷在哪裡?原來是今天的國父史蹟館
http://trip.writers.idv.tw/2017/06/201706taipei-walkerno24208.html

另一個料理亭,2017.12《TaipeiWalker》No.248,水瓶子城市漫步14:佳山旅館在哪裡?古月莊與北投文物館
http://trip.writers.idv.tw/2017/12/201712taipeiwalkerno248.html

紀州庵對面,2018.03《TaipeiWalker》No.251,水瓶子城市漫步17:永和網溪別墅,楊仲佐與楊三郎父子的詩畫世界
http://trip.writers.idv.tw/2018/03/20180301taipeiwalkerno252.html

2020/04/25

【台北】大安文化節的導覽,觀音山蓄水池(日本時代稱為淨水池)



原本規劃是要去台大的導覽,由於疫情關係台大不對外開放,所以改到自來水園區,我們還是進入了地下水宮殿。

原本已經背熟了淨水池內那邊是入水口,哪邊是出水口,最後有一個參加民眾問我,這個是入水還是出水,我在裡面暈頭轉向,早已經不知道到底是入水還是出水,只好很誠實的回答:不知道!

等我確認蓄水池(淨水池)的出口,才想起來這是出水口,真是丟臉的導覽。

本來想要多講巴爾頓的事情,除了衛生水道專業,還會攝影,成立過寫真會。結果,我一路一邊爬一邊喘一邊講"森山松之助"來台負責總督府的興建,也設計了這個自來水唧筒室......巴拉巴拉!!!

百年前的衛生事業,與瘟疫蔓延比對,1940與2020東京奧運的停辦,建築上的較勁,在上山與下山間,時間空間都有許多趣味性。

感謝大安區公所的大安文化節,也感謝這個瘟疫讓我練習肺活量,之前戴口罩講一個小時就氣喘吁吁,現在講三個小時還可以邊爬山邊講,人間的學習永遠學不完。

【台北】欒樹下書房,蕭文杰老師的選書展土地記憶



蕭文杰老師的選書展,很榮幸選上了,等下來看看這本虛幻的台灣漫遊錄— 在欒樹下書房。


 20200224 好像沒有來此吃過蛋糕

許世賢傳奇



這是張博雅的老公紀展南先生所寫,紀錄他的岳母許世賢的一生,因為同樣是醫生,我想會記錄的比較多當醫生時的故事。

我很難得先看序文,看了紀展南先生自序,有一段我印象深刻:『內子張博雅教授一再叮嚀,撰寫媽媽的傳記要超然求實,文章要讓人家能夠流暢閱讀,不要寫一些與媽媽沒有太多關聯的歷史背景。』

這真是非常正確的評論啊!

不過,把大的歷史背景說明很清楚,也是傳記的必要之惡。

2020/04/24

【台北】大安社大的導覽,主題是蔣渭水文化之路



本來很擔心跟上回一樣會打雷下大雨,我印象很深刻,在李春生的洋樓群舊址,歸綏街底的小公園,毛毛雨稍微下了一陣子。這個地方,是石川欽一郎跟學生說是寫生的好地方,於是日本畫家山田東洋、台灣畫家倪蔣懷都有在此寫生,但可以發現同一個地點,大家所畫的重點大不相同。

http://trip.writers.idv.tw/2019/01/blog-post_9.html

結果走到大稻埕的前三棟街屋,我居然忘了是哪三棟,答案在這裡:

https://taronews.tw/2019/01/04/218627/

最後,在台灣民眾黨部的舊址旁的真人廟結束

邱函妮老師的論述:

https://arthistorystrolls.com/2017/04/25/「美術街角」-台北市建成町1丁目244番地-陳植棋《/

攝影:張家盛、賴裕封
感謝大安社大舉辦的導覽活動

山田東洋的信號機,第十二回白日會展覽會出品


山田東洋除了畫高樓高塔之外,也喜歡畫鐵道設施,請問這個在哪裡呢?

出處:台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山田東洋果然還是畫高樓與屋頂

閨秀時代《陳進》



那個時代的女性非常不容易,一是台灣傳統女性並無受教權,二是日本時代台灣人要到日本出頭天也備受歧視。

雖然從小台展三少年其一的陳進出頭了,可是我感覺進入戰爭時代,後來國民政府來台灣,被歸類成日本東洋畫,高齡結婚產子的陳進,仍然創作不停。

若以當代女性切入,一個介於傳統與現代洋風,大正浪漫下出生的傳統女性,所幸有一個有錢的父親陳雲如,進入三高女,然後去東京念書。

我們不了解的年代,阿嬤畫畫的心情到底描述甚麼過往?

2020/04/22

林文月《連雅堂傳》,有關雅堂書局的位置



由於想要找雅堂書局的地點,仔細了翻找書中P.222開始,描述了在太平町三丁目227番地,大概在今日延平北路二段功學社對面(書中誤植為延平北路三段)。

書中有描述當年連雅堂開書店時(約1927-1929年)與黃得時、楊雲萍交往的過程,還有上午十點從大橋頭住處走過來,中午回家吃飯後,晚上十點才關店回家,他一直在書店看書而不是顧店的過往。

林文月試圖把連雅堂的思考方式透過他寫的文字解釋清楚,但我只翻閱到他與林香蟬的對詩,還有到台南固園(黃家)做 cosplay 那幾段軼事,連雅堂抹了髮油,把頭髮中分,並且上半身穿著女性的衣服。

相關新聞在此:
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585329

不過我又要來挑毛病,這張照片並不算台灣最早的 cosplay,日本人在台灣的 cosplay 應該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