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9

【金門】料羅灣的漁舟

以下是楊牧的詩,1960年代當兵的作品,當時筆名是葉珊

寄件者 台灣‧金門

我不只一次看過那出名的料羅灣,卻沒有這麼激動過。
那天下午,四月的末尾,在烈日下,它平靜而神秘。
我在吉普車上看到它如貓咪的眼,如銅鏡,如神話,如時間的奧秘。
我看到料羅灣的漁舟,定定地泊在海面上,而那漁舟的靜並不是真正的靜。
我在遠處,只能看見藍色的海天和斑花的船尾,
畫了許多紋彩的漁舟,泊在海面上,彷彿是定定的,靜止的,
因為海面無波---而海面果然無波嗎?
漁舟果然靜止嗎?我們都納悶著。
我們未曾走上去,就體認不出它的動盪;
我們不曾飄海,就不了解它的起伏和不安。
許多美好的生活和甜蜜的園地都彷彿是不變的,安祥的,靜止的,無憂的;
事實上,我們看到它時,離它太遠,
不曾俯身向前,用生命去擁抱它,感覺它。
樹的無知,山的沉默,書籍的淵博,都要求我們去撫觸和踐履。
海也相同,海灣也相同,海灣上的漁舟也相同。

這是楊牧在1960年代寫下來的料羅灣,那時八二三炮戰已經過了,在這海灣應該有無數的海軍陸戰隊穿著紅色內褲在沙灘上操練。但看這寧靜的海面,不動的漁舟,難以想像兩岸竟會如此平靜,這是楊牧詩句中的隱喻。

1992年,雖然料羅灣附近的垃圾場惡臭不勘,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出公差,把垃圾丟到垃圾場,那個景象在我往後看到各種電影、紀錄片的類似影像,我都會想起料羅灣的老人與狗,在垃圾場旁討生活。

後來,垃圾場遷走了,但新聞報導中國大陸的垃圾漂流來料羅灣,於是社區協會,經常會發起淨灘活動。2005年我再度來訪,只剩下幾個穿紅內褲的阿兵哥駐守,希望我不要拍攝營區,至於美麗的沙灘可以隨便拍。

料羅灣現在不再惡臭,海陸軍人也遷走了,一如詩句中的景象再現,但,平靜與金色的陽光底下,我們仍不知道未來的方向。雖然,岸邊多了一尊媽祖媲祐。

而我也終於知道那靜止的海面底下,應該是暗潮洶湧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下迴響。